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九十四章 越小四和甄容
    “阿嚏!”

    鼻子痒痒响亮地打了个喷嚏之后,看着天上纷纷扬扬飘落的大雪,想到背后那空空荡荡的屋子,越小四哭丧着脸说:“这日子没法过了!”

    二戒和尚最看不得越小四这副死样子,忍不住恶狠狠地骂道:“在这里叹气有什么鬼用?你要是不服气,就进宫把甄容抢回来啊!”

    “我也想,可你看我这细胳膊细腿的,哪有那能耐?”越小四撩起袖子,随即立时又捋了下来,抱着双手一副冷得受不了的架势。他使劲跺了跺脚,又把双手放在嘴边哈气,这才用一种欠揍的语气说,“再说了,那可是晋王哪,我就算真的认了那小子当义子,他也未必能够承袭兰陵郡王的爵位,现如今天上掉下来一个亲王砸他脑袋上,干嘛不要?”

    和越影一道把平安公主护送过境,而后就立时返程归来,二戒只觉得自己跑断了腿,却换来了一个乱七八糟的结果,此时更是被越小四气得火气蹭蹭直冒,下意识地飞起一脚往人身上踹了过去。

    “要卖身你自己去,甄容可不像你这么狡猾,这一去就是那么多天,露出破绽怎么办?”

    “那你就小看他了!”越小四敏捷地躲过那一脚,随即紧了紧身上那件黑貂皮大氅,嘴角微翘,泰然自若地说,“他从前被保护得太好,但又因为肩头刺青,心里一直有一道过不去的坎,所以遇人不淑后才会险些破罐子破摔。可来了一趟北燕,栽到我手里,算他运气。他已经脱胎换骨了!”

    二戒忍不住想挥拳打越小四一顿。听听这话,什么叫遇人不淑?什么叫栽到我手里算他运气好?都这么多年了,这小子还是这般气死人不赔命的脾气!

    然而,想到甄容被召入宫中已有逾月,之前除却传来消息说甄容那是萧敬先的儿子,即将封晋王,其他消息几乎完全断绝,他每每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仿佛那个自己曾经当徒弟一般教过的小子会被关在哪个黑牢里严刑拷打,因此实在没办法像越小四这般淡定。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口气不善地问道:“废话少说,我只问你,到底进不进宫?”

    “当然不……不进宫我去哪儿过年呢?”越小四一个突兀的转折,见二戒脸都青了,他这才嬉皮笑脸地说,“现如今我可是没有妻子没有女儿的鳏夫,孤孤单单一个人呆在这冷冷清清的王府里,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今天是年三十大宴,你就算不说我也得进宫去领宴啊!”

    二戒这才意识到,这些天心烦意乱,再加上素来对这些逢年过节的事不大在意,竟然忘了这已经是到了大年夜!他正踌躇是不是要想办法逼着越小四把自己带进北燕皇宫去,谁料下一刻就听到了一声笑:“你去好好准备准备,我现在孤单单一个鳏夫,总得带个人在身边壮胆。你知道的,我在宫里人缘不怎么样,说不定还有人向我挑战,你可做好动手的准备。”

    “哼,我早就闲得发慌不耐烦了!”

    见二戒和尚转身就走,看那背影都仿佛战意勃发,越小四嘿然一笑,随即又耸了耸肩,刚刚那不正经的表情却是无影无踪。他在二戒面前那是说得云淡风轻,可他哪有那么大的底气,不过是仗着之前那些年对北燕皇帝的了解。而且,他也很牵挂在宫里的甄容。

    相比和尚担心的严刑拷打,他更担心的是精神上的压力。那小子不是越千秋,抗压能力没那么强,怕就怕那根弦被压断。当然,最让人不安的,还是皇帝竟然会把甄容硬是塞到萧敬先名下,这是仅仅一时突发奇想,还是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如果是真的,那就简直是好笑了。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件事。

    当越小四一身鲜亮的官服,外头裹着那黑色大氅,带了特地修饰了一下五官,让自己更显得雄赳赳气昂昂的二戒在傍晚时分进了皇宫时,立刻引起了众多瞩目。

    他这位兰陵郡王直到现在还挂着秋狩司正使的名头,可自从甄容被接入宫,他这一个月却始终因病告假,门前甚至还有禁卫守护,有心人浮想联翩,也不知道创造出多少悲情狗血的故事。所以,此时见他没事人似的抱手而行,便忍不住有人想要上前占几句言语便宜。

    然而,越小四岂是好相与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那刻薄阴损比越千秋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眼下火力全开,竟是直接气晕了一个宗室之中辈分颇高的郡王。而当其他人一时义愤上来动手时,他身后的二戒却不是摆设,不过须臾,雪地上就已经躺了七八个人。

    这时候,自始至终就没有动过一根手指头的越小四慢条斯理地说:“我才一个月没出来,就当我是过了气的?呵,老子在前头拼死拼活的时候,你们这些家伙在后头花天酒地,现如今倒是一个个出来想痛打落水狗?呵呵,对不住,没给你们留下落井下石的机会!”

    地上那一个个呻吟呼痛的家伙听到这话,险些气炸了肺。然而,还不等有嘴皮子利索的人远远和越小四对骂,突然就只见不远处有两列全副武装的禁卫匆匆赶了过来,为首的正是徐厚聪。尽管直到现在还有不少人瞧不起这位从南边叛逃而来的神弓门掌门,可眼看人圣眷正隆,却也没人敢轻易招惹此人。

    就连那些本来还躺着装可怜的官员和贵胄子弟,也有不少以非同寻常的敏捷蹦了起来,最终死赖在那儿的只有两个,刚刚动手把人打趴下的二戒看得心里直骂娘。

    要是真的全力出手,这七八个人早就都没命了!他刚刚明明收了手,这些家伙装什么死!

    然而,赶了过来的徐厚聪却看也不看地上躺着的两个人,到了越小四面前便笑容可掬地拱了拱手道:“兰陵郡王可是来了。皇上之前还和左右打赌,我是正好押了重注,道是郡王肯定会来赴除夕宴,这下可是赢了一笔小财。”

    越小四没想到皇帝竟然还会和人打这样的赌,顿时眉开眼笑道:“那皇上赌的是什么?”

    “皇上没赌,却亲自坐庄,参赌的就是几位禁军将军和秋狩司的人。”徐厚聪连楼英长的名字也不愿意提,笑过之后就殷勤地举手请越小四入内。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去看其他人。

    他这领了越小四二人一走,周遭那些官员贵胄们顿时一片哗然。有人痛骂他这是小人得志,有人鄙薄他目中无人,可纷纷乱乱骂了好一阵子,没人理会他们,众人顿时不得不散去。至于地上那两个装死不成的家伙,更是不得不在没人搀扶的情况下艰难地从雪地上爬起来。

    可怜在这大冷天躺的时间太长,他们浑身都快僵硬得麻木了。然而,更加让他们感觉冷飕飕的是,刚刚被人撺掇了跳出来和萧长珙放对,想要人多对人少把人痛殴一顿,可事到临头输了阵,却是就被人当成了弃子。兰陵郡王萧长珙为人睚眦必报,回头他们怎么扛得住?

    越小四才不管别人是怎么气急败坏,后悔不迭,跟着徐厚聪一路往里走,他轻易就发现了这不是去往除夕夜宴的麟德殿,而是另一个方向。换成别人,此时早就担心设伏又或者事有蹊跷,他却依旧没事人似的,一路走还一路东张西望,他身后跟着的和尚却已是浑身绷紧。

    “前头是甄公子在宫里这段日子住的止水园。”徐厚聪到底没有吓人卖关子,此时便诚恳地说,“皇上对他真是没得说,不但请了名师来教导他经史和兵法,还没事就过来和他谈天说地,就连那些皇子也不曾有这样的待遇。”

    越小四听到最后一句,忍不住打哈哈道:“谁不知道皇上如今剩下的那些皇子不过尔尔,皇上雄才大略,看不上他们也不奇怪。反倒是甄容重义气,又勇猛绝伦,文采虽说差点儿,可那玩意比武艺好弥补得多,也难怪皇上越看越喜欢。所以说,我这眼光绝对没得说。”

    嘴里说着自吹自擂的话,越小四心中却犯起了嘀咕。说句不好听的,北燕皇帝对萧敬先这个小舅子好像也没这么好吧?这种待遇听上去不像姐夫是对小舅子的儿子,而像是对自己的儿子!可是,甄容的年龄和北燕先头那位皇后生子的时间好像对不上……

    他面上丝毫不露破绽,一副作为人才发掘者而与有荣焉的样子。直到进了止水园,看到甄容正在正中舞剑,那一手青城嫡传的剑法使得大气端方,竟是隐隐有一种和从前不同的气度,他心里方才咯噔一下,越发摸不准某些发展了。

    看甄容这样子,看不出半分强迫。如果真是被皇帝强留宫中,冒充萧敬先儿子,以甄容的脾气,这会儿还有兴致舞剑?

    而正坐在旁边观战的皇帝瞧见了那边进来的一行三人,目光直接略过徐厚聪落在了越小四身上。见这位在家养病一个月的兰陵郡王双手全都缩在大氅之中,走路不慌不忙,脸上仿佛没有之前软禁似的在府中呆了一个月的愤懑和郁闷,反而显得很从容,他不禁笑了起来。

    “朕之前坐庄,看他们赌你来是不来的时候,还以为你会不舍得踏出府门。”

    “只要皇上派去的人不拦着,臣这个闲不住的自然是恨不得天天在外头乱逛,又怎么会一个人在家里过大年夜?”越小四随随便便行了个礼,随即便愁眉苦脸地说,“毕竟,臣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晚上睡觉的时候冷冷清清。”

    “哦,你是在向朕暗示,挑个名门淑女给你暖床?”

    对于皇帝这样的揶揄,换成别人处在越小四这等高阶间谍的立场上,多半就是满脸恭顺接受下来,可越小四却自有自己的应付之道。

    “皇上如果再给臣再把平安公主从黄泉里头拖回来还差不多,若不是,纵使是再好的芳草,臣也没多大兴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别看臣这么不正经,对喜欢的人还是一心一意的。”

    说到这里,越小四看着正在舞剑的甄容,脸上流露出一丝温柔之色:“说起来,如果臣的女儿千千还在,倒是和甄容挺配的。”

    二戒和尚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子直跳。你也敢说!你之前还说女儿和越千秋挺配的,也不怕南边那些最讲究规矩礼法的人喷你一脸!

    而甄容这时候终于停了下来。他并没有那么心无旁骛,毕竟,舞剑的时候要是连那么几个大活人进来还不知道,那就枉为青城掌门弟子了。看见越小四笑吟吟冲自己点头,想到对方如谜一般的身份,想到对方之前那些日子对他的照应和指点,他突然有些心烦意乱。

    北燕皇帝是拿出了很多看似确凿无疑的证据,甚至还有人明明白白地说出了他当年被遗弃的经过——包括那个和萧敬先春风一度,后来就被弃若敝屣,也就是自称他母亲的女人——然而,就连北燕皇帝自己也对他说,那女人所谓抱孩子上门相认不成却被萧敬先赶出去,这种故事非常假。

    而他更不觉得那个看上去五官和他有几分相似,性子却令人作呕的女人真是自己的母亲。

    只不过,北燕皇帝却明明白白地告诉他,既然人证物证俱全,那么他就不妨当一当这个晋王。如此一来,他会派人根据他肩头的纹样仔细追查,那时候,他如谜的身世说不定会有进展。至于北燕皇帝想给远在南边的萧敬先添点堵,那反而是次要的了。

    当然,如果不是皇帝用兰陵郡王萧长珙的身家性命来威胁他,他也不至于那么轻易地答应那么离谱的事。毕竟,对于孤孤单单被留在北燕的他来说,萧长珙对他如师如父。最重要的是,萧长珙新招揽的那个侍卫长,就是化成灰他也认得,绝对是曾经教过他武艺的少林长老二戒和尚!

    因此,此时他收剑入鞘,缓步走上前去,先是对皇帝行了个礼后,他还来不及说话,就只见眼前一闪,却是倏然一张笑吟吟的脸呈现在面前。

    “皇上,臣有一大堆话想对这小子说,请恕臣失礼了!”

    撂下这话,越小四就不由分说把甄容给拖走了。徐厚聪见皇帝面对这一幕非但不以为忤,反而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他不禁暗自咂舌,心想幸好自己一直都和对方维持着不错的关系。

    而越小四把甄容硬拽开老远,瞧见皇帝那边正在和徐厚聪说话,二戒亦是因避嫌留在原地没动,他发现甄容从脸上到周身全都异常僵硬,这才松开手沉着脸问道:“怎么,认了个爹就翅膀硬了,不高兴和我拉拉扯扯的?”

    甄容才迸出来一个不是,后续的解释还没来得及出口,脑袋就猛地被越小四硬拉了近前,紧跟着,他就听到了低低的声音:“凡事以保重你自己为主,不要硬顶!萧敬先的儿子就萧敬先的儿子,反正那家伙人在南边,你不用担心有人骑在你头上做牛做马!”

    做好准备会迎接一顿劈头盖脸的痛斥,可此时听到的却只有关切的嘱咐,甄容只觉得心头一热,眼眶则是微微红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用最快速度说了皇帝带到面前的那些人证物证之类,随即才涩声说道:“但他也说未必是真的,只是希望我装一装……”

    “也就你这傻子才信他这话,你呀,被人卖了都还帮人数钱!”越小四心中如释重负,狠狠拍了甄容的后脑勺,这才一字一句地说,“学学千秋,身世之类的能查就查,不能查也别钻牛角尖。记住,有些时候,养你的人比生你的人更重要,更比生你的人更重视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