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九十七章 赔偿和追责
    心直口快的宋蒹葭这句话,顿时惹得一大堆少年们齐齐哄笑。其中笑得最大声的不是别人,正是越千秋。而严诩则嘴角抽搐,脸色一黑,旋即意识到甭管苏十柒当年是不是那位铁锤海十三的崇拜者,现如今那都是给自己生了三个大胖儿子的妻子,他立马气定神闲了起来。

    他又不是那种喝干醋的丈夫……嗯,等回家之后再好好问问媳妇有没有这回事!如果是宋蒹葭那小丫头胡说,他非得让她好看不可!

    相形之下,坐倒在地脸色灰败的刘国锋,反而没有多少人关注。他的双手十指死死抠着地面,几乎深深扎入了泥地,起头绝境求生的斗志此时已经完全被悔恨和不甘取代。

    身为曾经的天巧阁掌门弟子,他的剑术和身法都及不上在机关陷阱的造诣,此时这一重伤,再失去挟持的人质,他怎会不知道今日已经绝难逃出生天?

    如果今次来追缉他的人里,没有天巧阁那两个卓有天赋却一直都被他死死压着的弟子;如果不是曾经那些师长在教授他的时候,显而易见藏了私;如果不是萧京京竟然会没死,而是故布疑阵;那么,他一定会成功生擒戴展宁,到那时候腾挪的余地就大多了。

    但最可气的是,他选错了挟持的人!

    而越千秋在第一个笑场之后,心情轻松下来的他看也不看刘国锋一眼,笑着对自称海十三的海先生拱了拱手道:“我刚刚还想着是不是要冒险出手的,可看到海先生突然拿出个小锤子,我就决定先观望观望,没想到您给大家带来了这么大一个惊喜。”

    海先生不禁打趣道:“九公子就没想过,我这小锤子像玩具似的,拿出来就是闹着玩?”

    “我只是觉得,人在危急时刻拿出来救场的东西,一般不大可能是没用的废物。尤其是海先生这样,连刘国锋也不惜挟持以求脱身的智者。”越千秋笑容可掬地说,“就比如自从我当年靠着那些层出不穷的小玩意从北燕密谍手中脱身,就一直都随身揣着那些东西,以备不时之需,这是同样一个道理。”

    严诩听着只觉得嘴角直抽抽。你都已经是小高手一个了,还老是带着那些乌七八糟的跑江湖必备小玩意,说出去好听吗?

    直到这时候,萧京京才猛地一个激灵惊醒过来。还不等海先生回答,她就猛地冲上前去,等到海先生面前便猛地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眼睛死死盯着他那还残留着一道血痕的脖子,可嘴唇蠕动之间,却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萧卿卿这些年忙着各种各样的事务,给女儿启蒙读书之类的事,反而海先生一手包办了大半。此时想到当初那连自己都又惊又怒的“刺喉自尽”流言,又看到小丫头眼睛渐渐红了,分明是心里憋了无数的委屈和伤心,海先生不由得长叹一声,伸手摸了摸萧京京的头。

    紧跟着,他才徐徐转身看向了严诩,郑重其事地说:“严掌门,劫杀你和玄刀堂弟子之事,确是宫主手令,至于后来刘国锋以少宫主刺喉自尽,朝廷再容不下红月宫为由,让大家全力以赴,务必拿下戴展宁不可,那也是因为我首先轻信了的缘故。戴公子等人因为历经劫杀连场,伤得不轻,所有责任我来担,希望能够从轻发落红月宫其他人!”

    他说着便盘膝坐了下来,那把如同玩具一般精巧的小锤随手扔下,而双手也放在了膝盖上,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而看到他这幅光景,萧京京猛然间醒悟过来,一时迅速张开双臂挡在了他跟前,等看到越千秋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她更是涨红了脸。

    “要说错,那是娘亲的错,是我的错,和海叔没关系,从前没人知道他会武艺的!要担责也是我担责,轮不到海叔!”

    海十三和萧京京相继要求担责,那些丢下兵器的红月宫中武者一时面面相觑。并不是人人看到少宫主现身,于是就幡然醒悟,也有不少人是因为意识到大势已去,因此想要借着丢下兵器和刘国锋划清界限,于是蒙混过关。所以,接下来这些人顿时呈现出了两种反应。

    大多数人权衡再三,采取了与海十三同样的策略,盘膝坐下。不管这认罪又或者说认命的行动到底是否出自真心,至少已经摆明了态度。甚至有人在一屁股坐下的同时用远远大于嘟囔的声音叫道:“不用海先生和少宫主受过,我砍了人一刀,大不了人也砍我一刀好了!”

    如此一来,剩下的那两三个依旧站着的人,以及那几个刘国锋招揽来的,直到这会儿也没有放下兵器的亡命之徒,便如同鹤立鸡群,异常显眼。

    当他们自己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却已经发现迎面几条人影飞扑而来。尤其是那几个手持兵器被视作为冥顽不灵的凶徒,那更是有幸体会到了严诩和周霁月联合出手是什么滋味。

    不过几息功夫,这些犹疑又或者不肯缴械的家伙就已经被撂倒在地。而这时候,根本没有抢到出手机会的越千秋便没好气地干咳一声道:“杀人者抵命,这次最万幸的是没人死,事情也没闹到官府,除却皇上,朝廷没多少人知道,勉勉强强可以算在武林私斗上。”

    “但是!”越千秋倏然词锋一转,一字一句地说,“戴师弟刘师弟和他们那些亲兵死里逃生,这却是有目共睹的。伤人者抵罪,刚刚那些不认错不认罪,甚至还拿着兵器想要负隅顽抗的,将来不管是什么下场,那都是你们自找的!”

    “至于坐下的各位,你们当中应该有之前也伤过刘戴二位师弟以及他们那些亲兵的,刚刚我听到什么你砍了人家一刀,让人家也砍你一刀。我觉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不是这么算的。宋师妹,劳烦你出马去给戴师弟他们看看伤,然后估算一个大体医疗费。”

    见宋蒹葭愣了一愣方才答应下来,越千秋嘴角一翘,皮笑肉不笑地说:“汤药费、误工费、精神损害赔偿金,这三项劳烦红月宫给赔付一下。别误会,我可不是钻到钱眼里去了,戴师弟和刘师弟他们都不缺钱,我更不缺,所以不接受金钱赔偿,只接受人力赔偿。”

    他掰着手指头,神情自若地说道:“如今可是过年,被你们伤了的人,家里老小总归照顾不到了,而且还要反过来别人照顾他,你们是不是该出力?”

    “他们家中祭祖也已经耽误了,你们当然不能代表他们去祭拜祖先,可是不是该帮忙打扫翻修祠堂?”

    “若是有人腿脚受伤不良于行,十天半个月好不了,但凡下过手的人,是不是应该平日推轮椅,轮椅不能通行的地方就背他过去?”

    见自己面前是众多瞠目结舌的面孔,越千秋就耸了耸肩道:“我当然不是滥好人,不过是看在不少人被刘国锋蒙蔽的份上,所以给各位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要知道,要不是因为你们,他们这时候本该在家里开开心心过年,你们应该庆幸没死人,否则就没那么便宜了!”

    改过自新?这还不如杀了他们算了!

    然而,一大帮在浑浊的江湖中厮混了大半辈子的人,此时只觉得头皮发麻,甚至认为这还不如抵罪,坐牢,又或者被别人砍回来一刀,可在到底还单纯的萧京京看来,越千秋所言,相比她之前答应他要求时曾经设想过的那些糟糕结果,已经是好太多了。

    所以,她不假思索地开口答应道:“好,我答应你!我会去照顾那些伤者的!”

    戴展宁一想到那三个遍体鳞伤的亲兵,原本听到越千秋要与人轻易和解,只要人家肯赔钱,还觉得心中愤懑,可听到越千秋说不要赔钱而要赔人力,他渐渐就品出了滋味来。可即便如此,当听到萧京京一口答应此事时,他仍是不由得微微张大了嘴。

    萧京京这小丫头说是红月宫少宫主,实则什么事都被蒙在鼓里,没想到责任心……或者说好胜心还这么强!她会照顾人吗?

    而海十三同样是想要阻拦都晚了。他有些头疼地按着太阳穴,随即苦笑道:“想当初我被人暗算几乎死在街头,最落魄潦倒的时候,是宫主把我带回去的,这二十年清静日子也是亏了宫主才有的,少宫主都答应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舍命相陪吧!”

    一听到此话,越千秋就笑了起来;“海先生言重了。伤人的就照顾伤者,没伤人责任较轻的,那就赔补人力而已,哪用得着舍命相陪?比方说,你给戴师弟刘师弟和他们这些亲兵每家每户都给补上春联,替他们审计家里的账本,核算一下开销,这也一样是弥补赔罪嘛!”

    周霁月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暗想越千秋还真是这么多年从来就没变,竟然能够想得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伤人抵偿法。于是,看到萧京京和海先生先后答应,其他人或有气无力,或垂头丧气地答应了下来,她忍不住松开了刚刚擒拿住的一个凶徒,随即开口问道。

    “千秋,那这几个人呢?”

    “这几个……呵呵。”越千秋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一字一句地说,“当然是带回金陵之后,扔给武德司又或者总捕司那些相关人等,好好问一问他们旧日有没有什么罪行!要知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跟着刘国锋几乎一条道走到黑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严诩是一点都不意外越千秋那层出不穷鬼点子的,此时他脚踩着一个刚刚竟敢冲他挥舞刀子的倒霉家伙那脑袋,双手环抱着,眼睛瞥了一眼面色极其难看的刘国锋,冷不丁出口问道:“千秋,你不是还忘了一个人吧?”

    “咦?”越千秋顺着严诩的目光看了过去,随即才仿佛刚想到还遗漏了一个人似的,使劲拍了拍脑门,这才笑眯眯地朝两个天巧阁弟子招手道,“天巧阁的叛门弟子找着了,回头要不要我派人帮二位师弟一块把人送回去,给刑阁主过目一下?”

    刚刚一路上,天巧阁两个年轻弟子钱五一和赵青青在避开甚至陷阱和机关上出力最多,即便如此,在发现刘国锋竟是阴险狠毒到让人咂舌的地步时,想到那昔日还是天巧阁的掌门弟子,差一点就会成为下任掌门候选,两个人还是觉得极其丢脸。

    所以,越千秋竟然如此豪爽地答应把人送给他们处置,而不是交给武德司又或者总捕司,他们自然喜出望外。根本不用商量,两个人便异口同声地叫道:“多谢越师兄!”

    越千秋笑容可掬地拱手还礼道:“不客气不客气,大家都是一家人!”

    一路始终充当斥候哨探的小猴子不禁咧嘴一笑。嗯,现如今叫越千秋九公子的很多,叫大师兄的也很多,叫越师兄的更多,可如同自己这样叫越九哥的,好像还真是不多见。庆余年本来也很有机会的,可谁让他比越千秋年纪大呢?

    所以说,年纪小还是有优势的,武英馆那么多人,比越千秋小的真是凤毛麟角!

    尽管刚刚被海先生重伤,刘国锋却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只想着自己知道的东西很有价值,不论越千秋是不是想用刑求之类的办法撬开他的嘴,他总还有机会来争取一条活路。可他万万没想到,越千秋就仿佛当他是个根本不重要的人似的,随手就丢给了天巧阁!

    一想到当初天巧阁那么轻易地宣布他叛门,一想到自己那些年踩下去的同辈,一想到不少师门长辈也曾经被春风得意的自己重重得罪过,他的脸色不禁剧烈变幻了起来。尤其是想到门派之中对付叛门弟子的私刑,他更是只觉得头皮发麻,一颗心完全凉透了。

    擅长机关巧具的天巧阁中,那些刑具绝对能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爆喝一声道:“越千秋,天巧阁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私设刑房,山门中的莲花池里也不知道葬了多少尸骨……唔!”

    还没等刘国锋把话说完,越千秋就如同大鸟一般腾空而起,凌空一拳重击而下,瞬间砸在了他的胸膛上。眼见人仰面而倒昏厥了过去,稳稳落地的越千秋吹了吹拳头,这才笑眯眯地环视了一眼众人,随即轻描淡写地说:“私设刑堂这种事,希望各家以后都能注意一下,嗯,不如多学学咱们玄刀堂。石头山上玄刀堂一直随时供人参观,可从来就没有刑堂这玩意。”

    “咱们武门弟子,要与时俱进,要讲法度,否则,朝廷的武品录去年能重修,今后还是能重修!就如同各家都有家法,长辈能够罚小辈下跪饿饭打板子,可若是弄出人命,那就脱不了罪名!”

    “大家别忘记,各大门派招收的每一个人,朝廷都是入档有案可查的!别忘了带孤儿回去当弟子不是不可以,但如果不上报户籍之类的违规次数大于三次,就要降等,大于五次就要除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