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零三章 玄龙将军严诩
    东阳长公主说出来的这两个字,一般人在听到之后,第一反应不是诛杀,便是朱砂。

    而越千秋却觉得,东阳长公主如此郑重其事地分析那字迹的颜色,说出来的词恐怕不会是那么简简单单。因此,他在第一时间迅速扫了一眼这屋子里的所有人,结果在他这飞快却细致的观察之下,他果然看出了几分端倪来。

    平安公主明显面色一变。除此之外,其余任何人,只不过是听到程芊芊说话之后,流露出了惊骇、恐惧、愤怒……等诸如此类的反应而已。可紧跟着,他却发现原本赖在平安公主身后的诺诺歪着脑袋仿佛在想什么,当发现他看过去时,小丫头立刻对他眨巴了一下眼睛。

    他和诺诺相处这么久,彼此之间不说心意互通,也大略能明白对方的意思。此刻一看小丫头这眼神,他便不由心中一动。因为她这暗示仿佛是在说,千秋哥哥,我听说过这两个字。

    既然是平安公主有反应,诺诺又给了暗示,越千秋随便开动脑子那么一想,立时非常不正经地笑道:“朱杀?难道是北燕秋狩司的朱杀?”

    他原本不过随口那么一说,可当发现东阳长公主抬起头来,眼神中赫然有些惊愕,随即就赞许地点了点头。他就不禁呆住了,有心打哈哈说自己只不过是随口一说,可发现包括周霁月在内的其他人都看着自己,分明把他当成了知情者,他就没法解释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

    肯定了越千秋的猜测,东阳长公主神态自若地将字条折好放进怀里,这才站起身来。见平安公主也起身,她有些歉意地对其一笑,这才伸手示意平安公主和其他跟着离座而起的众人坐下。

    “今日我带着芊芊出来,说是为了引蛇出洞,但归根结底,最主要也是散散心,却是真没想到某些凶徒竟如此狂妄大胆,视王法如无物。既如此,我们再留着便扰了大家兴致。”

    说到这里,见众人连忙欠身说了些义愤填膺的话,她就若无其事地说:“北燕秋狩司猎人头的朱杀从前丧心病狂,可若是他们只在北燕嚣张一时也就罢了,可既然要到我大吴金陵来招摇,那么便只有让他们来得去不得了。我倒要看看,谁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动我的人!”

    见东阳长公主说话间就往外走,平安公主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出声叫道:“长公主,这秋狩司的朱杀,在北燕那边固然臭名昭着,而且朱杀帖配方隐秘,可听说这伙人最肆虐的时候至少是一二十年前的事了。北燕先帝常常用此物来迫使文武大臣自杀,真正杀的人很少。”

    不论是出于身为曾经北燕公主的立场,还是出于如今身为南吴宰相儿媳的立场,平安公主并不希望北燕和南吴在这样一桩并没有十分确证的情况下发生什么冲突。然而,话一出口,她就意识到,自己还是有些嘴太快了。

    越千秋也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他当然可以直接把话头接过来,说这朱杀两个字还是他之前对平安公主说起北燕之行时透露的,但话到嘴边,他最终还是决定略过这一茬,省得欲盖弥彰。

    “娘在边境上住了多年,看多了两国拼杀,生民涂炭,所以总担心无风起浪。不过,她说得也有道理,再隐秘的配方也不是不能够仿制的,万一有人借此挑起两国纷争,也不是没准的事,长公主还请息怒。”

    小胖子原本正惊悚于那血红的阎王帖,等听说这是什么朱杀帖,越千秋又声称是什么北燕秋狩司的东西,他原本已经要炸了,可听到平安公主的提醒和越千秋的补充,从前素来冲动的他竟是立时三刻冷静了下来,甚至还有闲工夫在那琢磨是不是有人故意捣乱。

    而东阳长公主此时已经走到了珠帘前头,她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却并没有回头,只是笑了一声说:“我自然不会冤屈人,芊芊那辆马车上有特殊的熏香,要把信送到她那车上去,出手的身上必然沾染,不出十二个时辰,此人必定会落网,你们就放心好了。”

    此言一出,屋子里自然再没有二话。可外头院子里却传来了一阵小小的骚动,紧跟着门外便是一个熟悉的大嗓门:“娘,我有事要和你还有千秋说,能进屋吗?倘若都是女眷不方便,就在隔屏外面说话也行。”

    尽管严诩昔日曾经“失踪”多年,但这位东阳长公主之子自从复出之后,却干了很多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因此这隔屏后头的众人几乎就没有一个对他真正陌生的,就连平安公主也不知道听越小四唠叨过多少遍这个昔年旧友。

    此时此刻,已经眼看要出去的东阳长公主就硬生生缩回了触碰到珠帘的手,随即似笑非笑地说:“这儿云英未嫁的姑娘们大多都是你见过的,除此之外的那些夫人和千金,和咱们家也都可以算是通家之好,你还在那避嫌什么?有话进来说,当着你娘的面还怕什么闲话!”

    外间的严诩等的就是母亲这句话。他前次急急忙忙回来迎接了新生的儿子之后就立刻和越千秋带着武英馆那些仗义帮忙的年轻弟子们启程,等回来又忙着求官,因此他一直都没抽出空来看看越小四的媳妇。

    虽说日后也不是不能来,可他今天当街将那个御史噎得恐怕就要辞官,再者那件事情已经办成,今后就不能那样随心所欲往越家跑了。

    所以,他答应一声就立刻入内,等到了珠帘前头,他干笑着和东阳长公主对视了片刻,等到母亲转身往回走,他这才连忙跟了过去。等发现满座妇人和小姑娘们当中,除却自己的徒弟越千秋,还杵着小胖子和李崇明,他还非常善意地朝那叔侄俩笑了笑。

    叔侄俩何尝见过素来不把人放在眼里的严诩如此和气,一时都生出了某种错觉。

    严诩这态度不正常,绝对有问题!

    可别人当然不是人人都这么自在,尤其是金家、言家和秦家这些越家姻亲的年轻女眷们。越千秋和李易铭李崇明叔侄俩,那都是十四五岁的少年,在外名声很大,挺令人好奇的,见一见也就罢了,可严诩就不同了。

    随着人旁若无人地大步进来,举手投足和青涩少年截然不同,那种成年男人的气势扑面而来,一时好几个未嫁千金都第一时间垂下了头,竟是不大敢多看他一眼。

    而从小熟悉豪放江湖的姑娘们就要大方得多了。有的叫严掌门,有的叫严师叔,还有的则是严叔叔严伯伯之类的乱叫一气。若是平时,严诩听到那一声严伯伯,一定会气得和某个小姑娘理论,可现如今他只是没好气地瞪了一眼,随即就来到了居中罗汉床前。

    虽说此时才对起身的平安公主致意,但他从一进内间开始,眼睛就一直在盯着越小四这个身份尊贵的妻子。尤其是一想到上回在北燕,他根本就没见过人,越千秋却被越小四带过去住了两天,他那好奇心就更重了。

    发现人秀美温柔,和苏十柒的爽朗大方是完全不同的类型,此时已经是离得极近,他拱手行礼时,却在心底暗自纳罕,越小四从前一直都说要找个江湖侠女并肩打天下,可一转眼就把当年大愿丢到九霄云外,这位弟妹恐怕绝不似表面那样弱质纤纤。

    而平安公主哪里会没注意到严诩那炯炯有神的眼睛?饶是她知道他那绝对只是满满当当的好奇,而不是什么唐突的登徒子,仍然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心里刚生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念头,接下来唐突的邀请就已经来了。

    “我和小四当年是生死之交,一别就是十几年,如今弟妹终于归来,料想那小子不久之后也能回来,这真是一件大好事。拙荆这几日不便出门,所以今天小宴,只能娘一人过来,等到元宵节之后她做完月子,我和她在家中再回请弟妹和千秋诺诺,还请一定要赏脸!”

    平安公主听到严诩一口一个弟妹,摆明了非要做越小四的大哥,她一时更觉得啼笑皆非。然而,论年纪严诩确实更大,而且越老太爷捡来的越千秋,更是可以视作为严诩一手教大的,所以她也没计较这口舌便宜,反正越小四也不在。

    “他从前也常常说起严大哥,道是你们多年交情,你和嫂子若是设宴,我自然一定去。”

    严诩被这一声大哥和嫂子说得眉开眼笑,差点忘记自己的来意。直到越千秋使劲咳嗽了一声,他这才把那份平易近人倏忽间转化成了严肃。他侧过身来面对着屋子里其他众人,拱了拱手算是见过,这才沉声说道:“我刚刚从垂拱殿来,蒙皇上信赖,授了我玄龙将军。”

    此话一出,屋子里瞬间一片寂静。不论是小胖子和李崇明叔侄俩这样的贵胄,还是大太太和平安公主这样知晓一些朝廷大事的女眷,又或者是其他对官制一知半解的妇人们和姑娘们,此时绞尽脑汁回忆的只有一件事。朝廷有玄龙将军这样一个职司吗?

    而作为唯二两个听过玄龙一词的当事人,东阳长公主和越千秋同感愕然,紧跟着的反应却大不相同。和闭嘴装哑巴的越千秋相比,东阳长公主是直接一拍扶手怒喝道:“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和我商量?”

    屋子里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长公主您这训儿子的地方选择得不对,就连平安公主,也在看到越千秋一个摇头阻止的眼神,也不得不使劲忍住了劝解的念头。在成年人们的沉默之中,诺诺的小声嘀咕便清清楚楚地传到了每一个人耳中。

    “肯定是严叔叔想着长公主肯定不同意,所以就先斩后奏!”

    先斩后奏这个词把东阳长公主原本就已经七分的火气直接撩拨到了十分。然而,还没等她雷霆大怒,严诩的话就如同一泓清泉,把她那满身燥热瞬间又安抚了下去。

    “娘,这事是皇上答应我的,不是舅舅答应我的。我上次就和你说过,我已经是三个儿子的爹了,可以分担你肩膀上扛着的担子了。我之前也对千秋说过,玄刀堂我打算年后就传给他,专心致志地做我自己的事情,不会再让您劳心劳力。你只管高屋建瓴提点我就行了。”

    说到这里,严诩就看向了武英馆那些小姑娘们,笑着说道:“我进来的时候,男孩子们都在亲亲居了,因为听说这儿人多就没有扎堆似的进来。回头你们把这好消息转告他们一声。到时候我在石头山上玄刀堂传位给千秋的时候,记得全都过来给他捧场!”

    小姑娘们一时轰然应诺,而周霁月则是讶异地看了一眼越千秋,见他对自己耸肩表示无奈,她想到自己从前十二岁尚且能暂摄白莲宗宗主,越千秋过了年好歹已经十五了,当个掌门也没什么不可以,当下不禁莞尔。随后,她就看到了严诩使眼神暗示她带头先走。

    知道严诩非得借着人家的地盘谈事情,她也没办法,只得悄悄拉了拉宋蒹葭和萧京京:“那我就带着大家先告退了,一会儿吃饭看戏时再进来陪着……四婶婶。”

    见周霁月叫这四婶婶三个字始终有些别扭,平安公主不禁再次笑得露出了双颊的小酒窝,少不得又客气了几句。周霁月既然起了头,几个小姑娘也七嘴八舌地暂且告退,如萧京京和宋蒹葭这样的,临走时还看了一眼程芊芊,但终究还是被人拉走。

    屋子里瞬间少了一小半人,大太太立时品出滋味来,当下说是带自家人去衡水居逛一逛。二太太亦是反应极快,笑说有几句悄悄话要对娘家人说。至于唯一想留着看看进展的三太太,则是被娘家的两位嫂子死活拖走。于是不多时,刚刚还没地下脚的清芬馆就只剩了几个人。

    这种时候,李崇明纵使本就是硬掺一脚进来的,也不禁打了退堂鼓。可他鼓足勇气正打算溜号,却不防严诩突然开口说道:“程姑娘,程家灭门惨案,已经有线索了。劳烦你跟我去一趟刑部总捕司见一见杜白楼。记得你和他是熟人,应该能信得过他才对。”

    他不用看都知道东阳长公主必定是面露惊愕,但他却没有对母亲做出任何解释。眼见程芊芊那眼神一点一点亮了起来,最终整张脸上露出了慑人的神采,他就淡淡地说:“杜白楼当初去晚了扬州一步,以至于程家灭门,耿耿于怀的他直接追了疑似凶徒将近一个月,如今总算活捉到了一个人。纵使是和你没多少感情的家人,但人命关天,不得不请你去看看。”

    此话一出,李崇明登时心中一动。什么叫没多少感情的家人?程家之事还有别的内情?他迅速扫了一眼其他人,发现只有平安公主面露错愕,其他人都一副泰然不惊的样子,他就意识到,除却越千秋这位养母,其他人都比他知道得多。

    这个体悟不免让他心中非常不自在,原本那立时避开躲事的心思立刻就淡了。他并不想仅仅当一个闲王世子,既如此,别人又没赶他走,他干嘛要走?不但不能走,而且,他得跟过去瞧瞧,严诩这个所谓的玄龙将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又是他来请程芊芊!

    见程芊芊点点头,仿佛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严诩,小胖子不知怎的,总觉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舒服。而就在这时候,他只听得一旁的李崇明突然开口说道:“虽说有些对不起越家伯母,但这边热闹凑过了,我既然撞上了这件事,表叔可否容我去看个热闹?”

    小胖子登时气坏了,他想都不想就开口叫道:“我也去!”

    抱手而立的越千秋闲闲地看着因为关心则乱被李崇明坑进去的小胖子,一点都没有开口阻止的意思。反正有严诩呢,再坑能坑到哪去?这些捣乱的家伙不在,平安公主这场小宴反而能太平一点!

    然而,他想躲事,却没想到耳畔突然传来了平安公主的声音:“既然英王和嘉王世子都去,千秋,你也跟去看一看吧。”

    越千秋顿时为之愕然,等看到平安公主那极为认真的眼神,他想到刚刚那张所谓的朱杀帖,微微迟疑片刻,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随即眼珠子一转就上前一把抱起平安公主身后的诺诺,用极为自然的口气说:“娘既然这么说,那我先嘱咐诺诺,让她代我好好招待客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