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一十五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走水这种经历,不但是平民百姓最害怕的,那些达官显贵同样最是忌惮。水火无情,只要风向不利,转眼间就能让百年老宅付之一炬。而这些害怕的人当中,又以裴家为最。毕竟,这十年来,金陵城的大户人家里,最大的一场祝融之灾,就是裴家的那场火了。

    那场火除却让裴招弟的亲生父亲身败名裂,还是裴旭倒台的最直接因素之一。

    虽说那一次上上下下都跑得飞快,最终只是烧了房子,那个刺夫纵火的侍妾自尽而死,从上到下的其他人保住了性命,唯有两个倒霉鬼被火撩了一下,胳膊和大腿一串水泡。可如今别院这一声走水了,裴家上下还是完全乱了套,也不知道多少人扑回屋子里想要抢救财产。

    毕竟,上一次裴府的那场火,从主人到仆人,财产损失全都异常严重。

    而前院的那几个家丁在一哄而散时,更是有一种大厦将倾的感觉。亲眼目睹那位在裴家地位极高,就连老爷少爷们也素来客客气气说话的供奉,出场时固然气势十足,可在那个蒙面来客来袭之下,竟是一个照面就败得干净利落,被那人直接闯进了别院,这种冲击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当听到后院那边嚷嚷走水这两个字,他们立时毫不犹豫地撒腿就跑。往日高高在上的供奉一招就败,明显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一旦别院再烧了,裴家哪来的回天之力?

    径直往外跑的只是少数,有人跑回自己的蜗居收拾细软准备跑路,有人直接冲进了正厅客堂之类的地方,看到值钱的东西就往怀里揣,只想着捞一票就离开金陵。

    在这种纷纷乱乱的情况下,眼见后院西北角火借风势越烧越大,竟是非常可能重蹈上次裴府老宅的火灾覆辙。裴旭根本就顾不得再去把不知道钻哪去的周霁月等人找出来了,一面手忙脚乱地指挥人灭火,一面让人去通知女眷避难,一面还要嘱咐心腹去收拾细软……

    因而,虽说隔壁那家胆敢擅闯后院的家丁已经被揪出来三个,可得知是其中一人被追捕时点了火,气得倒仰的他非但谈不上解气,反而指着人怒喝道:“给我把这畜生吊起来,等回头灭火之后再发落!”

    于是,护着头顶衣裳的裴家姊妹和几个侍女,匆匆从别院二门冲出来的周霁月,在裴府别院四处都在大撤退大逃亡的大环境之下,显得再平常不过了。

    早一步跑出来的几个裴府老爷少爷看到外院空空荡荡,顿时有人在那发起了主子脾气,这会儿见女眷竟然也跑出来了,正有人要呵斥,却有人发现一大堆头上罩着衣裳的女人中,还有一个身材高挑,根本没有遮脸的陌生女郎。

    见几个叔伯兄弟盯着人直瞧,裴旭长子裴安宁也看了过去,立时认出了对方。他之前在前院,亲眼目睹周霁月和自己素来最惧怕的父亲针锋相对,再加上他了解人家的真功夫不在嘴上,而在手上,于是生怕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叔伯兄弟惹麻烦,慌忙重重咳嗽了一声。

    他快步迎上前来,笑容可掬地拱了拱手道:“周宗主,实在是对不住,家里突然乱成这样,居然还要靠您亲自护送我家中女眷出来,我这都不知道怎么说感谢的话是好了。”

    面对这样的奉承,周霁月瞥了一眼那些忙不迭别过头去避开自己目光的裴家老少,不由哂然一笑:“我本来是带人去后院帮帮忙的,没想到刚见到几位裴小姐,就听到说走了水,索性就护送了她们到前院避难。至于其他几位,她们去看可还有其他女眷需要帮助了。”

    “原来如此,实在是多谢,多谢。”裴安宁打着哈哈,扫了众人一眼,见里头依稀有自己几个妹妹,就连侍女们也人人都顶着衣服,一时看不清楚到底什么形貌,如此也避免了人都窝在前院抛头露面之虞,他自然乐得多说几句好话给人听。

    “您实在是急公好义,不愧巾帼英豪!今天有劳您带人特意跑一趟护送我那个堂妹回来,可您看家里这兵荒马乱的,实在是顾不上她了。还请先带着她回去吧,事儿改日再商量,如何?等过了今日,家父和我一定亲自去长公主府向东阳长公主赔罪,上武英馆致谢。”

    虽说是商量的口气,可他生怕周霁月和之前一样言辞犀利,又或者干脆揪住他不放,干笑一声就立刻说道:“刚刚家父还在里头叫我呢,我就少陪了,周宗主见谅!”

    说完这话,他冲着周霁月歉意地一点头,随即转身拔腿就溜。等他直接先闪进了二门,他脚步立时慢了下来。毕竟,里头那火也不知道烧得如何,他根本就没打算涉险。可下一刻,他就只听到后头杂乱的脚步声,再一看,他那几个叔伯兄弟竟是全都跟了进来。

    还没等他开口说话,他那位叔父就干咳一声道:“大家一块去看看后头如何,总得把其他女眷也一一转移出来……”此话一出,其他人也纷纷附和,之前只顾自己跑,现在没有带出来的家眷,却成了最好的跑路借口。

    显然,裴旭之前斗口都险些被噎死,这实在是给裴家人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至于比武,在前头那位供奉被闯进来的不明来客重创之后,其余三位高手都紧赶着去保护裴旭外加监视火场了,他们这儿一个高手都没有,谁想正面对上白莲宗宗主周霁月?

    赶紧避开,让那个难缠的女人带着那个瘟神走才是最好的!至于几个庶女……反正周霁月是姑娘,有什么可担心的?就算真出了什么事,也比他们这些人挨骂挨打强!

    刚刚说服不成,周霁月本来只打算带走裴宝儿,可如今裴家这一团乱之下,男人们竟是都躲开了,一大堆女眷更是就这么被她们的男性亲戚撂在前院了,她登时气不打一处来。

    然而,裴招弟裴宝儿她们以及几个侍女这会儿却纷纷除下罩头的外衣透气,没有任何人因为叔伯兄弟的态度而生气,也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无所谓了,气氛反而显得轻松了不少。

    生性天真的裴素素甚至还亲昵地拉着周霁月的手千恩万谢道:“多亏周宗主好心,救了我们不说,还托了那几位姑娘帮忙去别处查看救人,就和大哥说的一样,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呢!”

    “是啊是啊,看看六叔和大哥三哥五哥他们,一个个都是自己出来的,连婶娘嫂子她们都没接出来呢!”

    周霁月见裴家姊妹几个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不禁暗自皱眉。可就在这时候,她陡然之间捕捉到了一个衣袂破空声,抬头一看,她就只见一条人影倏然窜过了围墙,径直朝这边疾冲了过来。发现对方身材特征绝不似越千秋,她不敢怠慢,立时不闪不避径直迎上前去。

    刚刚还觉得有周霁月当保镖,前院也很安全,此时突然就有不明身份人士出现,裴家姊妹几个登时倒吸一口凉气。而几个侍女看到周霁月已经是和那藏头露尾的不速之客乒乒乓乓打成了一团,更是急得六神无主。

    有胆小的甚至扯开喉咙叫道:“有歹人闯进门了,快来人哪!”

    听到这动静,刚刚只是躲周霁月的裴家老少爷们在面面相觑了片刻之后,非但没有反身回去,反而个个恨不得多生一条腿,玩命似的往里跑。

    每个人都想到了之前那动静,裴家供奉之中号称第一的少林俗家弟子刘芳洲都被人偷袭击败了,周霁月虽说是白莲宗宗主,可年纪摆在那儿,能抵挡得了多久?

    至于那些女眷,有吼的功夫,还不如逃跑!

    相比吓得瑟瑟发抖的裴素素和裴欣儿,还有那些不知道是该忠心护主好,还是自顾自逃跑好的侍女,裴招弟和裴宝儿总算是稍微冷静一点。因为知道某些内情,两人全都认定来人不过是和周霁月演戏,打上一阵子就必定会朝她们这边过来。

    果然,不过一小会儿,她们就只见那个黑衣来客阴恻恻冷笑一声,竟是左右小臂猛地一合,叮的一声用袖中一对铁护臂荡开了周霁月的剑,随即如同大鸟一般朝她们这边扑了过来。

    面对这一幕,裴宝儿想都不想就一步跨上前去,谁知裴招弟动作比她更快,竟是一把将她拨在了身后,一副舍己为人好姐姐的架势。

    然而,裴招弟万万没有料到,她那瞬间做出的决断只是徒劳,因为扑过来的那个黑衣蒙面人随手一挥就将她扫到了地上,随即竟是一把揽起裴宝儿转身就跑。看到这一幕,听到裴宝儿那抑制不住的惊呼,她忍不住又懊悔又愤恨,可下一刻,她就听到周霁月的怒吼。

    “大胆,把人给我放下……我让你放下!”

    最后五个字就犹如惊雷一般炸响在她耳边,然而,更让她目弛神摇的是,周霁月脱手掷出了手中宝剑,而那宝剑便犹如一道长虹,朝着掳走裴宝儿的黑衣蒙面人背后激射而去。

    醒悟到来人恐怕并非和周霁月一伙,她一下子反应过来,立时大声叫道:“快来人哪,有人被掳走了!”

    听到这话,侍女们如梦初醒,一时哭喊的哭喊,叫嚷的叫嚷。然而,裴招弟却压根没留意她们,只死死盯着挟着裴宝儿的那人。就只见那人身形一动,整个人竟是不可思议地平移了半尺,硬生生躲过了那贯心一剑!

    紧跟着,此人腾空而起,竟是轻若无物地挟着裴宝儿跃上了墙头!

    周霁月一时气得眉头倒竖,脚下用力一蹬地就往围墙奔去。尽管确定人肯定不是越千秋,可她还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仿佛对方刚刚那招式章法,自己依稀在哪见过。而且,在她记忆中,能够无视那么高的围墙带人走的,也好像是有那么一个人……

    可此时此刻她来不及多想,敏捷地在半道上捡起剑之后就翻过了墙。然而,她还没落地,就只见马车前头坐着的越千秋唉声叹气地对她摊了摊手。根本不用费神,她就明白越千秋那点简单粗暴的计划有了什么变数。

    果然,当她迅速奔走到马车旁边时,就听到了一个极轻的声音:“之前闯进裴家打倒那个供奉的人是萧敬先,这会儿掳人的是徐浩,他是被萧敬先逼的,说是不干就拆穿他。”

    萧敬先这是要英雄救美吗?周霁月呆了一呆,随即便又好气又好笑。怪不得她觉得之前掳走裴宝儿的那个人招式身法眼熟……能不眼熟吗?越家那位出身追风谷的徐老师,她进进出出不知道见过多少回,虽说没切磋过,却看到过他教人武艺!

    她来不及多想,手起剑落砍断了拉车那匹马的绳子,随即冲着越千秋,把他当成真马夫似的沉声喝道:“你别在这耽搁了,马车不要也罢,赶紧去武德司,把裴家这儿的变故报上去,我先骑这匹马去追掳走裴家那位小姐的人!”

    周霁月这话声音不轻,外院那些惊慌失措的女眷们全都听得清清楚楚。得知贼人走了,刚刚吓得瑟瑟发抖的人便犹如有了主心骨,甚至还有侍女大胆地跑到大门边隔着门缝张望。

    当看到门前停着一辆没有马的马车,周霁月骑马绝尘而去,而另一个头戴斗笠的人亦是匆匆而走,她就喜出望外地说:“周宗主骑马去追那恶贼了!她一定会把七小姐带回来的!”

    相比那些抱着绝大希望的人,刚刚被推倒在地,又大叫有人被掳走的裴招弟艰难爬起身来,只觉得胳膊大腿火辣辣的疼痛,却是顾不得气恨了。她只希望那掳走裴宝儿的人并非越家安排,恨不得那便是最凶残的江洋大盗,武林败类。

    可此时此刻相比这个,好容易站起来的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周宗主一个人去追恐怕会有危险,还得赶紧去告诉伯父和周宗主那些师妹们,开了马厩让她们骑马去追!”

    不管裴招弟之前惹出来的那场祸事如何非同小可,裴家姊妹们背后如何非议,可此时此刻她这建议却因为实在是太正确了,没有任何人反对。只是,内院此时一团乱,又是走水,又是一个不明身份的贼人,还有隔壁那些翻墙闯进来的家丁,谁也不敢贸然进去。

    最后还是裴招弟主动站出来。不但站了出来,她的话更是说得丝丝入扣:“既然是我说的,当然我去!不过刚刚尚且有人闯进来,眼下没有周宗主,自然更不安全,大家如果怕后头不安全,至少还是退进二门来得好!”

    幸好刚刚挺身而出的她被人无视,否则就真的太糟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