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二十八章 粉墨登场
    对于石头山上玄刀堂的第三代弟子们来说,这一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实在是让他们受到了莫大的惊吓。难得的火树银花不夜天,前一天这一辈的大师兄孙立代表严诩和越千秋,放了众人假去看灯,摩肩接踵再加上各种有趣的艳遇,很多人都是到快大清早时才回来的。

    谁能想到,大多数人合眼还没能睡上一个时辰,就被敲锣打鼓的声音给惊醒了起来。

    掌门人严诩竟然要在今天传位给越千秋!而且,据说自皇帝以下,一大堆人要来观礼!

    这不是耍人吗?

    尽管每个人在爬出温暖的被窝时,全都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可是,在紧急集合之后,孙立在疾言厉色的死命令吩咐过之后,说出了另一翻话,却让他们瞬间精神大振。

    “越师叔刚刚命人来传话,事情来得突然,晚上没睡好,白天还要精神饱满应付这么多大人物,确实是为难了大家。但如果别人看到玄刀堂一大堆人全都是精神萎靡不振,这日后颓废无能四个字传出去,咱们的名声就完了。”

    “所以,越师叔一会带两支上好的老山参来,他亲自切好了,回头每人三片!这都是越师叔从北燕某家王府里打劫的好东西,就是快死的人,含一小片也能吊命,更不要说现在仅仅是给大家提精神。至于用不掉的,大家留着以后治伤也好,补益元气也好,随便使用。”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此时越千秋发的是人参,又不需要众人上战场,只是希望大家在皇帝和某些重臣面前表现得精神一点,这样轻松的事情,谁还会推诿敷衍?随着第一个人叫嚷了一声越掌门真厚道,各种拍新掌门马屁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还有人嚷嚷万岁。

    好在这人大概立刻被左右捂住了嘴,没有人再附和这大逆不道的呼声。

    可不管如何,气氛总算是被调动了起来。孙立快速安排下了各种各样的差事,从打扫到布置再到摆设……当有人好奇地凑上来询问了一句武英馆那边人来不来时,就挨了孙立一记毫不客气的麻栗。

    “周宗主她们也被临时调去护卫圣驾了,怎么,非得有女孩子在,你们才能卖力?都表现得精神一点,悍勇一点,皇上一句赞许,说不定你们的前程就这么定了!”

    在物质、精神和前程的三重鼓励下,红了眼睛的少年们嗷嗷直叫得分头行动了起来。于是,当越千秋带着戴展宁和刘方圆赶到时,就只见山门附近已经是干干净净,乍一眼看去纤尘不染,就连玄刀堂三字匾额仿佛都闪闪发光。

    他虽说还请徐浩去下帖子邀了白不凡,可白不凡还不算正式的玄刀堂弟子——严诩除了越千秋之外没收别的徒弟,别的长辈们如刘静玄戴静兰都在边疆,谁好意思大剌剌隔空收下白家嫡系?所以,越千秋灌下一碗参汤,又带了一包参片出门后,就只去亲自拉了戴展宁和刘方圆兄弟两个。

    戴展宁和刘方圆也同样没想到原本定在二月初的事会提早到这会儿。而当越千秋表示越老太爷都已经捎话过来,说是皇帝和宰相们都会到。两人就更紧张了。虽说他们都是稚龄就见过当今天子的,可那会儿是天不怕地不怕,如今却不然,谁都不敢想象发生问题的后果。

    所以,两人刚一到,就立时问孙立要人,把往日来玄刀堂时最看好的那些弟子一股脑儿都选了出来,分成两队,从玄刀堂一路往外拉网式排查,同时又嘱咐孙立派稳妥人到石头山上其他各处送信,委婉却又强硬地要求人家今日关门。

    至于借口,那是现成的,严诩家老娘东阳长公主今天会带一群女眷莅临玄刀堂指导!整座石头山都会戒严,他们就算开门也不会有客人,还不如老老实实关门!

    至于一群女人们能指点玄刀堂弟子们什么,谁还解释这个!

    越千秋眼见雷厉风行的人都去自顾自忙活了,他站在玄刀堂进山门后的那块宽阔空地上,却忍不住有些发呆。

    记得当初各大门派的人齐集金陵重修武品录,而他借口诺诺的生日会在此宴客,最后亲自引着甄容一行人穿过山门到了此间。那时候的情景仿佛历历在目,那时候的议论仿佛声声在耳。其实整件事过去才不到一年,但他却觉得仿佛过去了很久很久……

    “落英子甄容……我的身世都不知道第几个版本了,不知道你那边如何?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再相见,那时候我应该能和你打个平手吧?”

    伤春悲秋的时间,越千秋当然不会有很多。皇帝那一行自然是绝对姗姗来迟的,而提早到的宾客却多得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东阳长公主的到来是自然而然,可她还带来了金灿灿金大小姐。对于跑来凑这么个热闹,金灿灿瞅了个空子出来,私下对越千秋做了这么一番解释。

    “九公子,真不是我消息灵通腿脚快,是长公主派人去我家接了我来的。”说这话的时候,金大小姐自己也有些脸色发苦,心里明显发毛,“如果回头贵人很多,我应付不下来,到时候装病躲在房间里不出去可以吧?”

    越千秋不禁呵呵一笑,但那笑容中却充满了同情的意味:“长公主带你来,明显就是想要你露个脸,你要装病,问过她吗?放心,她带你出来就肯定会护着你,这点信誉长公主还是有的,再说,你的名字也好歹是在皇上耳边出现过的。”

    换成别的姑娘听了这话,一定会为此振奋鼓舞,可金灿灿却哭丧着脸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她又不是官家小姐,好容易说动了父母少许给她那么一丁点自主权,可照这样下去,非得被那些达官显贵囫囵吞下去不可!

    就在她唉声叹气时,找不出话安慰她的越千秋就听到了孙立的声音。这位“临危受命”去当迎宾童子——哪怕年纪一大把的某人怎么也不是童子了——此时的声音里头赫然有几分气急败坏:“师叔,外头晋王殿下来了!他还带来了……带来了那个裴家小姐!”

    越千秋猜到萧敬先很可能不会放过这么一个高朋满座的场合,却并没有想到人会明目张胆地把裴宝儿带出来。看到金灿灿那张脸黑得如同锅底,仿佛下一刻就能骂出声来,他便耸耸肩道:“他们两个之间的事那是你情我愿,咱们作为外人看看就好,少说话。”

    见金灿灿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他就笑吟吟地说:“你去陪着长公主吧,萧敬先我来应付。至于裴宝儿,你自己按照本心看着办,只要别乱给萧敬先脸色看就行了!”

    说完这话,他就转身大步离开。等到跟着孙立来到山门,他才意识到萧敬先今天有多显眼。刚刚来的东阳长公主虽说带着金灿灿和众多侍女,但那是寡居多年的孀妇带着一个未出嫁的别家千金,侍女们也就是个点缀。可眼下萧敬先锦帽貂裘,裴宝儿头戴银鼠卧兔,身披五彩鹤氅,乍一眼看去郎才女貌,简直是登对到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面对这一幕,就算他知道萧敬先是什么心肠,却也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随即才似笑非笑地上前说道:“晋王殿下是怕别人不知道你抱得美人归,这才非要带人出来炫耀炫耀?”

    “隆冬时节,宝儿闷在家里憋屈得很,难得有这样的热闹可看,我就带她出来走走。怎么,你嫌弃我们是不请自来的客人,打算把我们拒之门外吗?”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萧敬先说这话时声音很大,和一旁小鸟依人做娴静状的裴宝儿形成了鲜明对比。眼看越千秋毫不客气地哼了一声,似乎打算嘲讽他两句时,他方才上前一步,熟络地伸手按了越千秋的肩膀,用勾肩搭背的姿势低声说道:“今天裴旭会来。”

    这六个字一下子完美解释了萧敬先此来的目的。而越千秋在心中有数的同时,斜睨了一眼重新回到裴宝儿身边犹如好男人似的萧敬先,最终没好气地说:“好了好了,你这贵客能来,我举双手欢迎行了吧?长公主已经到了,你是先带你的美人去客堂会会她还是怎么着?”

    “求之不得。”萧敬先看了一眼旁边显然有些紧张的裴宝儿,不动声色地伸手替她拢了拢那件几乎长得要及地的鹤氅,“你不是一直都说很敬仰长公主吗?走吧,和我一块去见见。”

    越千秋实在受不了萧敬先的恶趣味,把他二人领到客堂就立时溜之大吉。至于那边厢会不会有什么碰撞,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而麻烦的客人明显并不仅仅是这两个,他刚溜出院门,白不凡就跑了来。

    “你倒是跑得快。咦,这是碰到了天敌吗?居然这么一副满头大汗的样子?”

    对于这个不打不相识,和自己并列金陵四公子之一的白家幼虎,越千秋一贯非常亲近,此时刚打趣了一句,就只听白不凡气急败坏地说道:“英王和嘉王世子一块来了!我本来是在他们后面,可听到前头两个熟悉的声音在斗嘴,就绕过去看了一眼,随后赶紧抄近路穿过树林来给你报信!路上遇到戴哥,听说这事,就说都交给我了,他没法应付那两位。”

    越千秋顿时好一阵头疼。小胖子不应该跟着皇帝一块过来吗?这么早到干什么?晚一点就不会遇到李崇明这个冤家!可他到底对类似的情景看得多了,此时就故作无所谓地说:“他们俩一旦遇上,那一次不得吵得不可开交,有什么好奇怪的。”

    “话不是这么说!”白不凡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恶狠狠地说,“我听到英王在质问嘉王世子,说是嘉王府的人,和扬州程氏灭门案有关联!”

    越千秋自己都是昨天晚上才刚知道这件事的,可想而知,这是需要保密的事件。如今小胖子却是已经到了质问李崇明的地步,那么很明显,事情已经不可避免地泄漏了。小胖子十有八九是在得到消息之后,心绪大乱,于是被人当了枪使!

    “这个不着调的死小胖子!”

    恶狠狠骂了一句,越千秋顾不得其他,飞也似地往外跑去。当他匆匆来到山门时,就只见孙立正在那团团转,不远处赫然是小胖子和李崇明那一行人往这边过来,前头小胖子正在唾沫星子乱飞地骂娘,从背后接近的他就一巴掌拍在了孙立肩头。

    “你去替我招呼一下其他客人,这两个麻烦精交给我!”

    远远认出那两位贵客,还发现他们在吵架的孙立正发愁该怎么接待,听到越千秋这话顿时如蒙大赦。至于称呼两位顶尖皇族为麻烦精这种事儿……反正越千秋连给英王李易铭起绰号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他才不会费心去纠结,一溜烟闪得飞快。

    而越千秋定了定神,见不远处那两个少年还在针锋相对,他就猛地大吸一口气,扬声叫道:“英王殿下和嘉王世子莅临玄刀堂,莫非就是为了在门外吵那一架的吗?”

    此话一出,惊醒过来的小胖子见李崇明一脸如释重负的样子,突然只觉得邪火直冒,恨不得不管越千秋那调停,把这个装模作样的小子给踹下马。然而,他好歹还知道此时更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使劲一抖缰绳就策马窜了出去。

    等快到越千秋面前时,他一跃下马之后,便脸色发黑地问道:“你来迎我还是迎他?”

    “必须二选一吗?”越千秋呵了一声,见小胖子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就毫无顾忌地上前一把搂住人的脖子将其拖到一边,低声问道,“是谁对你说嘉王和程芊芊家灭门案有涉?”

    小胖子当然不是笨蛋,此时用力挣脱了越千秋的胳膊,他便气咻咻地说:“是陈五两说的,难不成他还会骗我?”

    怎么会是陈五两?越千秋本来还以为有人告诉小胖子,是想让人被愤怒冲昏头脑,做出愚蠢的事情来,从而为嘉王一系又或者别的人提供某种机会。可此时小胖子供出陈五两,他就知道自己猜错了。可这并不妨碍他犹如老鹰捉小鸡似的把小胖子再次拎了过来。

    “就算你听到,也应该暂且压在心里,回头瞅准机会再发难,半道上和人争得面红耳赤,有半点用吗?人家只要死不承认,你能怎么样?就算你觉得你父皇有了人证物证,嘉王一系说不定就没有什么日后了,可你就没想过陈公公说不定是奉皇上旨意告诉你,然后观察你的反应和应对?”

    “我……”

    小胖子一下子为之语塞。他脸色绷紧,心情更是为之大坏,最终不可抑止地对越千秋低吼道:“父皇就我一个儿子,他为什么非得考验我不可?难不成就是因为晋王说的,帝王城府,乾纲独断,高深莫测?可我是他的儿子,他有什么话不能直接对我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