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一物降一物
    你小子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

    越千秋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小胖子,随即实在是懒得和这小子废话了,扭头就走。

    尽管小胖子这些年来也算是收敛了不少,改正了不少,但从骨子里来说,那就是个因为是独一无二的皇子而被宠坏的家伙,独占欲极强,一旦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就会做傻事。

    看看古往今来,但凡是独子的皇帝,往往都有很严重的性格缺陷。作为独子的汉安帝刘保,生母卑微,自己还被废过,重新坐上皇位后就信赖阉宦和外戚,自己毫无作为。同是独子的同治皇帝,生母是慈禧太后,结果不消说,这个被养残的皇帝比光绪存在感还弱。

    要说性格和眼下的小胖子有那么一丁点相似的,也许就是正德皇帝了。

    那个太过特立独行,或者说太会玩的年轻天子,即便是最公正的评价者,也不能一口咬定说那就是明君,因为在用人上,正德也很符合他的性格,随心所欲,结果信错了人,身后又无子,死后连老娘和舅舅都被人欺负到死。

    然而,就算正德皇帝被人质疑过不是张皇后亲生,好歹还有个母后摆在那里,当年群臣都视其为嫡长子,所以才能这么无所顾忌地玩,可小胖子呢?

    冯贵妃不明不白死了,外戚冯家已经都被贬到不知道那个犄角旮旯去了,死没死都没人在乎了。而小胖子真正的生母到底是不是北燕皇后现在还存疑。但最可怕的是,还不知道他是不是当今皇帝的儿子!如果不是皇帝一直都没有其他儿子,小胖子早惨了!

    而越千秋那二话不说拂袖而去的举动犹如一盆凉水,兜头浇在了小胖子的头顶。

    他虽说和越千秋抬杠斗嘴那是家常便饭,可心里也知道,这个父皇默许认可的“朋友”,说话不好听,揭短常打脸,可确确实实是为了他好,不像那些一面奉承他,一面在背后捅刀子的小人。如今越千秋连说话都懒得和他说了,岂不是认定了他刚刚那幼稚的举动极其愚蠢?

    尽管心里只觉得异常委屈,可小胖子还是本能地追上越千秋,一把揪住了他的袖子,恶狠狠地叫道:“你有什么话不能直接对我说,非得摆出这么一副死样子气我?”

    我要能对你说,你哭都哭不出来,会发疯的你信不信?

    越千秋回头看了一眼小胖子,见他眼睛虽说红得和疯了的斗牛似的,可揪着自己袖子的手微微颤抖,整个人分明是在竭力克制中,随时可能再次爆发。他望了一眼那边厢没有贸然靠近过来的李崇明,最终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二话不说用另一只手拽住了小胖子的手腕,硬梆梆地撂下一句跟我走,直接就把小胖子给一把拖走了。

    看到小胖子毫无反抗能力地被越千秋带走,跟过来的那些侍卫无不如蒙大赦,一时快走几步到玄刀堂山门,在几个弟子指引下去寄放马匹,就没有一个想要追着小胖子去刷一下忠心耿耿好印象,更没有一个觉得如若不跟着,英王殿下会在今天这种人员混杂的场合遇险。

    今天的英王就仿佛随时会炸,伤人伤己的爆竹,他们巴不得有个厉害人去镇住他。

    而孙立被越千秋打发去其他客人那儿应酬,玄刀堂自然也就没有身份足够的人可以招待李崇明了。白不凡倒可以充当半个主人,可出身北地的白公子在金陵本来就和大多数贵公子们玩不到一块去,对李崇明这种装腔作势的更是比小胖子还讨厌,躲都来不及,哪会露面?

    于是,看见山门那边空荡荡,除却几个普通弟子之外,再无旁人,李崇明纵使再会装,只有十几岁的他也禁不住露出了一丝难以掩饰的愤恨。而在他身边的一个中年人就更是面色一沉,直截了当地问道:“世子,莫非这越千秋从以前开始就对你这般无礼?”

    李崇明这才回过神来,他不用装就是一脸愤愤然的样子,在马上对着那中年人欠欠身说:“林先生,我在这金陵城里就仿佛是一个外人,有些人会对我客气恭敬,可那也只是做给人看的;也有些人根本就对我熟视无睹,连做给外人看都不愿意。越千秋就是后者。”

    若是对旁人,李崇明怎么都不会明明白白表露出心底的不满,可眼前这位是嘉王府长史,父亲最信赖的属官,虽说是皇帝派去的官员,可也算是他半个老师,所以他知道诉苦非但无妨,还说不定能让对方替自己出一下头。

    而他深知林长史这种人最讨厌的是什么,顿了一顿又继续说道:“不过也是难怪,越千秋和四叔从小相识,外人认为他们常常在皇上面前互相攻谮,仿佛是死对头,可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们根本就是一个鼻孔出气,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不过是做给外人看而已。”

    见林长史果然眉头大皱,他就轻描淡写地说:“也不知道他们这般做作,到底是何居心。”

    “多亏了世子观察细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林长史眼神有些闪烁,对于英王李易铭和越千秋的关系,初来乍到的他确实认识不够,可亲眼看到再加上李崇明这番话,足以让他做出更深入的判断。转瞬间,他就决定修正今日的计划,让原本准备好的一击能够更完美。

    而拖走小胖子的越千秋并不指望区区当头棒喝能够把小胖子给打醒。小胖子不像是从小被宠坏的十二公主,他早就能够面对现实,之所以还是常常露出暴戾冲动的一面,那是因为性格使然,忍不住而已。可是,今天可能会发生无数事情,他可不希望小胖子给他掉链子。

    所以,到了僻静处,他直接伸出了三根手指头:“第一,皇上是你父皇没错,但先君后父,这么大的家业要交给下一代,别说一点点考验了,就算一日三考那都是轻的。你是唯一的儿子没错,但嘉王那也是曾经作为养子上过宗谱玉牒的,一天没除名就管用一天。”

    “第二,扬州程氏灭门惨案是令人发指,但和你一个皇子有什么关系?程芊芊和你现在有一毛钱关系吗?既然没有,那就只是圣天子治下的一桩大案,纵使有什么线索,那也是刑提领,总捕司追查,下头分司全力以赴,没个书证物证摆在你面前,你急什么急?”

    “第三……”越千秋这才顿了一顿,声音一下子压得极轻,“李崇明在你面前一直都装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委屈小媳妇,刚刚那情形落在别人眼中,回头众口铄金会怎么说你?还没当上太子就欺负侄儿,将来会怎么样?我记得,当初汉时栗姬就因为眼看景帝要死了,对于景帝善待其他姬妾儿女的要求不屑一顾,下场可是母废子死。”

    “我没欺负……”小胖子听到最后一条时方才猛地炸了,可是,看见越千秋那似笑非笑的脸,他立时把下半截辩解吞了回去,恶狠狠地抡拳砸向了旁边的树。结果,他都还没砸着东西呢,手腕就被越千秋一把给抓住了。

    “你砸到玄刀堂的花花草草我不怕,别一个反震砸伤了自己,回头我对皇上不好交待。”越千秋见小胖子脸色越发不爽,他就松开了手,笑吟吟地说,“如果想要砸树却手不受伤的本事,你不妨去向师父好好学学。今时不比昨日,他应该挺乐意教你的。”

    小胖子本来是满腔怒火被硬生生压下,想要宣泄又不得其法,随时可能会一个不好炸开来,可听到越千秋这匪夷所思的建议,他那怒火却瞬间转变成了兴奋。

    要知道,他当初就曾经想要求严诩来教他,却被东阳长公主和严诩母子拒绝,哪怕后来冯贵妃死了也没能改变此事,可如今,越千秋却说严诩愿意了?

    他连声音都有些变了,急不可待地问道:“你不是在开玩笑?”

    “去试试。”越千秋笑着眨了眨眼睛,眼神颇有蛊惑,“私底下去提,难道你还怕丢脸?”

    小胖子在别人那儿挺要面子,可在某几个人面前,他却是早就退化成‘面子值几个钱’的原始状态,所以顷刻之间就笑了起来,从善如流地说:“好,我听你的!”

    “那走吧,长公主和晋王都来了。”解决了一颗定时炸弹,越千秋自然如释重负,“长公主带了金灿灿,晋王带了裴宝儿,你注意点别被人撩拨就好,凡事看着那两位,反正一个是你姑姑,另一个你当他是舅舅,别和他们唱对台戏就行。”

    小胖子见越千秋说完就转身在前面领路,他犹豫了一下,突然出声问道:“如果他们两个唱对台戏怎么办?”

    越千秋顿时脚下一滞,整个人都有点僵。他当然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只是本能地不想去面对那样的麻烦而已。

    他踌躇了片刻,最终诚恳地说:“那你可以先不去见他们,在玄刀堂里四处瞎逛直到皇上来,到时候凡事跟着皇上的步调就行。但缺点是万一李崇明直接跑过去,特意避开的你就会显得比较没担当。”

    这话对于小胖子来说,简直不啻为在他背后狠狠推动了一把,当下他毫不犹豫地说:“我去,如果姑姑和晋王舅舅真的有什么冲突,我自然会努力调停的!”

    你有这样的担当我就放心了……

    越千秋在心里说了一声谢天谢地,却是一点都没去设想小胖子怎么当这么个和事佬。他把人送到地头,眼看人进去就感觉送掉了一个包袱,刚擦了一把汗之后,他就只见门帘一动。差点以为是小胖子去而复返,等发现出来的是孙立,顿时按着胸口舒了一口气。

    他刚想嘀咕差点被你吓死,随即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孙立在这儿,那么山门口迎宾的人眼下是谁?没有!要知道李崇明刚刚可是和小胖子同行的,不会因为他的怠慢被气走了吧?说实话如果气走那就好了,怕就怕李崇明隐忍了下来,那就反而更麻烦了。

    因为这就证明了今日想要搞点事情出来的人,不只是萧敬先提醒过的裴旭,还有嘉王府的人!

    想到这里,越千秋也顾不得对孙立说什么,转身拔腿就跑。当他来到山门时,却只见戴展宁正在和李崇明说话。随着年纪渐长,面容依旧秀美宛若女子,行事却越发从容不迫的戴展宁远远望着分明应付裕如,以至于越千秋都想趁机溜之大吉,让戴展宁去出头算了。

    然而,下一刻他就发现,戴展宁正正好好遮挡了李崇明的视线,可李崇明旁边一个身穿襕衫的中年儒雅文士却突然把视线投向了他。

    四目交击之间,他清清楚楚地察觉到了对方那毫不掩饰的敌意。他立刻在脑海中把从前知道的,李崇明身边的那些人迅速过了一遍,却发现没人对得上号。

    正因为如此,原本就警惕的越千秋越发认定嘉王府这些人此来不怀好意。当他刚刚好来到李崇明这一行人面前时,还不等他开口打招呼,就只听山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跟着,一骑绝尘而来的刘方圆就映入了眼帘。

    “大师兄,咦,宁哥也在?皇上来了!严师叔从旁护卫,武英馆的兄弟姐妹们都在,听说三位相爷也一块来了,还有杜前辈和武德司的人!”

    刘方圆这番话并没有太多条理,但至少该通报的讯息已经全部到位。而戴展宁再也顾不得敷衍李崇明这些嘉王府的人,一个箭步朝着刘方圆迎了上去,趁着其勒马停下时一把拽住缰绳,疾言厉色地质问道:“皇上来你怎么不留着做前导?随便派两个人来报信不就行了?”

    刘方圆先是一愣,随即就意识到自己舍本逐末了,登时后悔地直砸脑袋。

    就在这时候,他就听到了越千秋的声音:“师父这个掌门亲自跟着就够了,阿圆在与不在没什么要紧的。皇上显然是要给大伙一个意外惊喜,可咱们也不能真的大剌剌连迎接都没有。这儿就交给阿宁你了,我去安排一下四周的防戍,阿圆你去通知各位宾客到此迎接。”

    见越千秋说完话就走,刘方圆又是高声答应后一跃下马,追着越千秋就去了,戴展宁一愣之后,就意识到自己竟是被人抛下来顶缸,登时气得骂了一声狡猾。骂归骂,他还不得不端着一张温文和煦的脸再次来到了李崇明跟前。

    可还不等他开口说话,之前李崇明介绍是林先生的那位中年文士就冷着脸问道:“我家世子特意前来观礼,玄刀堂就没有对等的人接待吗?”

    戴展宁只是面相看上去犹如文静秀美的少女,但脾气火爆的刘方圆却被他制得死死的,他素来遵循的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不敬我,我就无视你的原则。此时此刻,他看也不看林先生,笑容可掬地对李崇明拱了拱手。

    “今日贵客盈门,除却掌门师叔陪着的皇上和三位相爷,大师兄要去督察各处防戍,眼下就连长公主、英王、晋王都没人陪,我是玄刀堂这一辈的二师兄,嘉王世子您身边这位林先生既然觉得我不配接待您,那么莫非是希望掌门师叔抛下皇上,大师兄也不用去劳心劳力安排各处守卫,只专心接待您一个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