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全都是戏精
    叶广汉和余建中虽说出身不同,但全都是天赋卓绝的读书人,即便年纪已经不小了,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这种技能在点到了满值之后却没有太大的退化。所以,在匆匆一扫而过手中的信之后,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又交换了彼此手中的信再通读了一遍。

    确认和刚刚林长史所诵一字不差,两人最后那一点点不安也为之烟消云散。以他们平日里的经验,轻而易举地就认同了皇帝的判断——绝对是阴谋!

    当他们将手中的信交还给陈五两,这位皇帝面前,也是宫里位阶最高的内侍便转而看着面色苍白的林长史,似笑非笑地说:“林长史要不要也看一看越老相爷和玄龙将军一早上呈给皇上的信?说起来,这么大的事情,没想到嘉王府事先不曾上奏,却是在今日这场合公开。”

    听到这里,李崇明终于忍不住了。尽管知道自己此时想撇清也晚了,可他还是把心一横站起身,随即疾步走上前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重重磕头。

    “皇上明鉴,林长史昨天刚到,臣只以为他是奉父王之命前来谒见,没想到他刚刚竟然是拿着一封不知道从哪来的信攻谮四叔和越九公子!父王一向恭谨小心,王府内外事务大多是属官代管,林长史这个长史更是管着内外,此次绝对是他自作主张!”

    他想得很清楚,哪怕幕后指使真的是父亲,事先已经做好打算,对于他这个世子弃之不顾,但他也不可能和父亲做什么割裂。因为那不但有违孝道,而且更会让他失掉由此而来的身份。所以,他只能出此下策,把所有事情一股脑儿都推到林长史身上。

    因此,他不顾一切咚咚咚连声磕头,脑门竟是渐渐青紫,最终甚至磕出了血来。当他最终眼前一黑时,恰是捕捉到了皇帝的一丝叹息。尽管并不是他期望之中的明话,可他却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大气,昏厥过去之前,恰是生出了一丝庆幸。

    幸亏,幸亏他这一年多来虽说四处交际,却没来得及,也没能力做什么出格的事!

    小胖子在李崇明冲出去自陈清白,顺便代嘉王说话的时候,就已经紧皱眉头。然而,看到其直接把脑袋磕出血,而且又一头仆倒晕厥过去时,他却福至心灵,立时扑了过去。他手脚麻利地把人搀扶了靠在自己怀里,探了探鼻息之后,这才仰起头看着皇帝。

    “父皇,崇明他还是个孩子,远离父母到金陵来读书这一年多,人人都说他好学上进,温和大度,虽说儿臣和他合不来,三番五次和他争,可也知道,他绝对不可能指使得动一个昨天才到的长史。至于嘉王兄,听说那是性子平和的人,更不可能兴风作浪。”

    说到这里,小胖子抬起手怒指林长史,厉声喝道:“此人拿到那种信之后,不上书单独求见密奏,却在这种场合哗众取宠,居心叵测,说不定还和北燕有所勾结!”

    此时此刻,站在皇帝旁边的越千秋在心里喝了一声彩。

    尽管今天小胖子刚到玄刀堂的时候还和李崇明吵得不可开交,让外人看笑话,可在他说过那几句话之后,小胖子醒悟过来,在碰到皇帝之后却是弥补得一点都不晚。

    可相比当众给李崇明作揖道歉,现在这姿态做出来,浮夸的演技虽说离炉火纯青还有距离,但已经很值得夸奖了!

    更何况,小胖子竟然也已经学会了,只要坏事就立刻往北燕头上推这种技能!

    事涉自己,越千秋非常知道分寸地保持沉默,但和他相关的人却不会保持沉默。严诩就第一个朗声说道:“皇上,英王殿下所言不错,明明可以单独谒见,造膝秘陈,又或者密奏上书的事情,林长史却要当众诵读,含沙射影,这居心着实可疑!”

    而他这一开口,刚刚经历了心情大起大落的少年们顿时义愤填膺。小猴子就忍不住第一个嚷嚷道:“没错,岂有此理!越九哥在北燕时,北燕皇帝对他那么拉拢,他都毫不留恋,千里迢迢冒那么大风险回来,还保护了晋王殿下一起走,现在居然有人造谣他和北燕皇后有关,那不是成心恶心人吗?”

    “就是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次霍然起身的是白不凡,刚刚严诩说出了那间谍窝案的时候,他就险些炸了,这会儿就接着小猴子的话茬嚷嚷了起来。

    “将士们在前头浴血奋战,严大人和千秋他们辛辛苦苦出使北燕,不堕国威,却有人在后头厚颜无耻地勾结北燕,兴风作浪,若是不严惩,怎么读得起别人在前头流血流汗?”

    刘方圆本来忖度着自己身为玄刀堂弟子,不好偏帮越千秋,可小猴子和白不凡先后说话,他顿时脑袋一热,早就忘了什么谨慎小心之类的宗旨。本来站在宋蒹葭椅子后头的他快步窜了出来,竟是到小胖子旁边直挺挺跪下。

    “皇上,家父和戴叔叔当年被奸臣逼得不得不栖身北燕,忍辱负重多年,如今朝中又有奸佞作祟,构陷忠良,更有被北燕买通的暗谍横行,恳请皇上一定要清除这些国之蠹虫!”

    刚刚林长史站出来揭破越千秋身世的时候,裴旭还觉得心下畅快,暗自希望对方能够一击成功,甚至还动过是否要改变立场力挺嘉王府的心思,然而,眼见林长史竟是兵败如山倒,他只觉得从里到外全都是一片冰冷,仿佛从头到脚都被这种刺骨寒意给冻僵了。

    他看了一眼除了介绍林长史的姓名履历,今天几乎就没怎么说过话的越老太爷,见其此时此刻笑眯眯地袖手看戏,想到往日人就从来都是这般稳坐钓鱼台,坐山观虎斗,他越发觉得切齿痛恨。这一次,他再也没有站在那儿咬牙苦忍,而是怒吼一声冲人扑了过去。

    “越太昌,你这个老而不死的奸贼,我和你拼了!”

    没有人想到裴旭竟然会动粗。和同样出身世家大族的余建中不同,裴旭兜兜转转全都在金陵城中任职,为人最讲风仪,无论春夏秋冬,服饰都有特定的讲究,从来没人看到过他乱穿衣,就算发怒骂人,那也全都是四字成语,什么狗鼠辈啖狗屎之类的绝对不会出口。

    可此时,他却如同饿虎扑食一般,袖子挽得老高,面目狰狞,五官变形,和往日那个大袖飘飘风仪出众的宰相大相径庭。萧敬先本来倒打算起身去阻拦的,可当他发现越老太爷还有余裕对他微微摇了摇头,心中一动的他不但自己没有相助,还一把拦住了白不凡。

    这下子,白不凡顿时恼了:“你干什么?让我去……”

    白不凡这个去字后头的话还没说完,就只见越老太爷不闪不避地朝扑上前的裴旭迎了上去,随即抡起右拳,两下就轻轻松松打开了裴旭那环抱上来想要箍住自个的双手,而与此同时,越老太爷的另一只左手也没有闲着,竟是从底下给了裴旭的肚子一拳。

    眼见那位来势汹汹的前宰相闷哼一声就捂着肚子跪倒在地,白不凡只觉得头皮发麻,这下终于明白萧敬先为什么拦着自己了。果然,下一刻,他就只听越老太爷呵呵笑了一声。

    “你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只知道成天吟诗作对,矫揉造作的老白脸,居然想和我单挑?我当初种地抡锄头干活的时候,能扛一二百斤,现如今一把年纪还能吃三大碗,你呢?养身养身,全都养到下身去和女人厮混了,还和我拼了?就是拼了,你也是跪的份!”

    听到这话,偌大的金戈堂中一片寂静,紧跟着便是满堂哄笑。唯有裴宝儿死死咬着嘴唇,最终却还是站起身来低头走到裴旭身后,扶着他的肩膀想要把他搀扶起来。然而,当已经被气得七荤八素的裴旭斜眼看见旁边的人竟然是那个害他丢脸的女儿时,他不禁怒吼了一声。

    “放开,我不用你假惺惺!你已经不是裴家人了,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你不懂吗?”

    看到裴旭竭尽全力地用肩膀向自己撞来,裴宝儿原本就只是想做个姿态,当即往后退去,却没想到背后突然伸来一对强有力的大手,稳稳将她搀扶了起来。站直之后,她扭头见是萧敬先,不禁面色绯红,连忙低声说了谢谢殿下四个字,面颊却被人用手指轻轻刮了一下。

    “人家都不要你了,你也不用勉强再当什么孝女了!”

    说到这里,萧敬先方才公然揽着裴宝儿的腰,居高临下地看着裴旭说,“裴旭,既然你不认你女儿,天下之大,她也没什么容身之地,那么我也只好勉为其难,让她从此就住在我那儿了。明日我就纳她过门,想来你也没那个脸过来喝喜酒!”

    “你……你……”

    一个纳字,裴旭立时醒悟到萧敬先竟是没打算明媒正娶,哪怕他本来还想过让裴宝儿竹篮打水一场空,此时仍旧几乎一口老血喷出来。身体和心理上同时遭到巨大打击,他登时再也扛不住了,竟是脑袋一歪直接昏厥了过去。

    面对这一幕,裴宝儿面色陡变,可她想要挣开萧敬先再去看看裴旭的情形,却被捉住了手完全动弹不得,反而被萧敬先给拖到了一边。

    还是叶广汉想着到底同僚一场,站起身来打算收拾一下残局,却不想还是越老太爷动作最快,蹲下身去直接伸出拇指,指甲又准又狠地对着裴旭人中掐了下去。只是一下,他就听到刚刚明明和死猪似的裴旭发出了一声极其惨厉的嚎叫,竟是立时三刻就醒转了过来。

    直到这时候,叶广汉方才意识到,从前自己斗殴时,他吃的那点小亏完全不值一提。他还和越老头抢过儿媳妇呢,最终是他赢了。几次为此唇枪舌剑时,两人从动口发展到动手,结果不是对手的他挨过两次越老头的拳头,可相比今天裴旭的惨状,那简直是和猫挠似的。

    看看裴旭,先是肚子上挨了一记狠的,现如今人中又被那么大力气掐了一下,简直是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再加上口口声声的知己好友竟然是北燕暗谍,裴家这下是真完了。越老头不动则已,一动就简直是不留任何余地。这种人以后他还是离远点!

    而用最简单直接粗暴的手段把裴旭给弄醒之后,越老太爷就站起身来,拍拍双手后淡淡地说:“小影,出来,找一间屋子安置了人,我记得玄刀堂里有能看头疼脑热跌打损伤的大夫,先给他看看,千秋的大好日子,可别让人死了!”

    金戈堂中众多看客只觉眼前一闪,紧跟着,一个黑衣人便如同鬼魅似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只见人对主位上的皇帝深深施礼,紧跟着便扛起地上的裴旭,用同样不逊于出现时那般神出鬼没的速度消失。哪怕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见过来人,仍旧免不了惊叹连连。

    而这时候,越千秋瞅了一眼刚刚不得不维持抱着李崇明姿态的小胖子,随即又看了看面如死灰的林长史,这才轻声说道:“皇上,爷爷只顾着让影叔送走裴旭,嘉王世子是不是也应该送去好好看看?裴旭那是自作自受,嘉王世子却是被无辜连累的可怜人。”

    有越千秋这帮腔,小胖子立刻抬起头,斩钉截铁地说:“父皇,请允许儿臣把嘉王世子也送出去,他这会儿气息微弱得很!记得叶相粗通医术,请叶相陪儿臣一道去如何?”

    叶广汉没想到自己还能摊上这事,愣了一愣之后,他终究没有推脱,点了点头就看向了越老太爷。结果,越老太爷的回答干脆利落:“看我干什么,我刚刚也是一时忘了而已。再说小影一个人一双手,怎么带两个人?你叫阿宁带个路,找个地方安置嘉王世子还不容易?等大夫给裴旭看了之后,再给嘉王世子看看吧!”

    越家祖孙外加小胖子三个人一台戏,看明白的皇帝自然不吝做个体恤“孙子”的祖父。他微微颔首说了一声可,见戴展宁立刻出来,到小胖子身边二话不说背上了李崇明往外走,小胖子连忙非常殷勤地搀扶了叶广汉跟上,他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

    就算他看出儿子是装的,可会装会演戏,原本就是作为一个皇帝最基本的素质。

    等三人出了金戈堂,越老太爷入座,萧敬先拉着裴宝儿毫不避讳地坐下,竟也不管男左女右了,皇帝又眼看乱哄哄的众人纷纷落座,而严诩却已经不在本来的位置,他心中有数,口气一时分外凌厉:“林芝宁,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成王败寇,古往今来都是如此……”林长史嘿然一笑,脸上闪过了一丝狠戾,“皇上,大吴天下是你的,可混淆皇室血脉,却瞒不过天下人!”

    话音刚落,他就狠狠咬下了牙去。可几乎就在同一瞬间,他只觉得颈后传来一记重击,整个人瞬间酥麻,软软倒地的时候,恰是听到了严诩恶狠狠的声音。

    “敢在我玄刀堂的大好日子捣乱,反了你!想要一死百了?做梦!要不能让你活着体验一下十八般地狱,我就不姓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