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极品小神棍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乳嗅未干
    第三百二十一章 乳嗅未干

    张横最终还是进入了急救室。

    当然,这是他打了一个电话给华老的结果。

    华老在知道了事情的原由后,当场拍板,并亲自带张横进入了急救室。

    看到华老亲自到来,正在急救室里抢救的医生都吃了一惊。

    要知道,华老这位大国手,平时除了一些省部级的高级领导,已是很少出手给人看病,更不要说到急救室了。

    一时间,众人都开始怀疑,他们正在抢救的病人,是不是有着什么强大的背景?

    然而,让他们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

    “小张,这个病人你看看。”

    华老让了个身位,把后面的张横推了出来。

    “呃!”

    四周响起了一片惊愕声,所有人的神情在这一刻刹那都变得古怪无比。

    此时此刻的张横,也换上了白大褂,看起来还真象那么回事。

    只是,他实在是太年青了,二十多岁的年纪,在这伙抢救的主治医生面前,完全就是个小青年。甚至旁边前来观摩学习的实习医生,年龄似乎都要比他大一点。

    可是,这样一个乳嗅未干的年青人,华老竟然让他参与抢救病人,而且,还如此的推崇。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所有人心中震惊?

    “华老,这个好象不合适吧?”

    这次主持抢救的主治医生是院里的一名副教授,名叫程有良,年纪也有五十多岁了,看到张横,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程有良还以为,这个年青人是华老知交朋友的某个子侄辈,这次华老是带他来实践一下。

    可是,现在的情形不对,貌似是在急救室,丝毫不能有疏忽。

    一个没经验的年青人,能在旁边看看,就已是莫大的荣幸了,那能就这么直接参与抢救危急病人的工作?

    “没事,小张是我从其他医院请来的专家,接下来的抢救工作就由他负责。”

    华老却是果断地摆摆手,阻止了程有良的说话。

    “阿,华老!”

    程有良这回是真的惊呆了。他还想再说些什么。

    但是,华老神情一肃:“这事我做的决定,如果出了什么事,由我承担。”

    程有良身形又是一震,再也无话可说,默默地退到了一边。

    华老都说了这样的话,如果再有异议,那就是真的在跟他对着干了。

    在中医院,貌似还真没有人有这样大的胆量。

    只是,望望那个年青人,程有良的心中还是感觉不靠谱。

    一个如此年青的医生,就算他从娘胎开始学,能学多少?

    更何况,医学是一个严谨的学科,丝毫来不得马虎,有时候经验也是无比的重要。

    程有良实在对张横丝毫没有信心。

    不仅是他,四周所有人都用一种狐疑的目光望着张横,人人心中直犯低咕。

    张横却那里有时间理会众人,他已走到了手术台边。

    手术台上的人全身包裹在纱布里,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缠绕着各色仪器的电线,看起来很是怪异。

    目光扫过一旁的各种仪器,张横的眉头不由微微地皱了起来。

    旁边仪器中显示的是病人身体的状况,但情形显然非常的严峻,无论是呼吸还是心跳,或是血压等指数都已降到了最低的程度,已到了生死一线的地步。

    张横那敢再迟疑,手一搭,叩在了病人的脉博上。

    与此同时,天巫之眼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他的情况。

    “呃,还是个中医!”

    看到张横搭脉的动作,程有良和一众医生更加的震惊了。

    要知道,一般的急救中,很少有中医参与。主要因为中医对于急救病人的处理,没有西医那么快。

    但是,程有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华老带来的年青人,却偏偏就是个中医。这实在是有违一般的常识。

    “嗯,火毒攻心,侵蚀经脉。”

    细细洞察着病人的情况,张横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在张横天巫之眼的视野里,他可以清晰地看到,病人的体内,蒸腾着一团熊熊的焰芒,这正是他受到全身大面积烧伤后,火毒侵入经脉,在他体内各脏器间肆虐的表现。

    现在,这团火毒已即将侵入心脏,一旦火毒攻心,就会让心脉焚断。

    那么,到时就是大罗金仙降世,也无法救他。

    “必须马上清除他体内的火毒,否则就来不及了。”

    张横心中暗道:“幸好,从华老那里得到了雷劫柳木针,不然,这次还真要出事了。”

    心中想着,张横已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木盒,叭的一声打了开来。

    “啊,他要给病人针灸!”

    程有良一声轻呼,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这怎么可能,病人如此的情况,针灸还能有用吗?”

    “华老!”

    程有良也是个负责任的医生,他还是想再与华老沟通一下。

    “小程,你不必担心,我相信小张的医术。”

    华老神情肃然,又是摆了摆手:“你就看着吧!”

    虽然程有良已是副教授,但在华老面前,他仍是小字辈。所以,华老叫他小程。

    “啊!”

    程有良身形一震,却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他实在难以相信,华老竟然会对眼前这个年青人有如此的信任。

    张横此刻却那里会顾及其他,手中拈起了一枚雷劫柳木针,体内巫力运转,开始要为病人扎针。

    雷劫柳木针触手冰凉,仿佛并非是木质,而是金属,闪烁着黝黝的青芒。

    一股森寒的气息,也刹那弥漫开来,竟然让离得最近的程有良,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了一股冷意。

    “这是什么针?”

    程有良神情中现出了一抹震惊。

    他也是名中西医结合的名医,对针灸术自然非常清楚。

    只是,他还真没有看到过能散发出如此寒气的木针,一时确实是心中被震动了。

    嗤!

    这个时候,张横已是手起针落,雷劫柳木针扎在了病人的眉心上。

    并没有结束!

    一枚枚雷劫柳木针被张横抽了出来,他的手法极快,双手如蝶翩舞,迅速在病人身上扎下。

    只是一会儿功夫,病人的身上,密密麻麻地扎了不下数十枚针。

    这次张横在病人身上,看似是在针灸,但其实仍是以针画符,在他身上刻划了一个疏导符。

    他要在病人身上,开辟出一条疏导火毒的通路,把他体内的火毒排出来。

    嗡!

    当最后一枚雷劫柳木针扎下的刹那,一幕无比震骇的情形,却是陡地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