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检测很快就结束了,检测结果也瞬间就显示到了众人面前。

    测试结果为一切正常!

    脑部活动电波也在常人的12倍左右,这对于is操控人员而言,属于正常范围,略高一些也不要紧。

    “但。。这。。。又说明得了什么呢?”路人女生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这种脑部活动电波测试到底有什么意义呢,12倍不就是在正常范围之内的吗?

    而这又和她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

    “这说明,织斑一夏同学恢复了!但也失去了对之前的记忆!”织斑千冬耐心,有些怔怔道。

    如果说这就是筱之之束的杰作的话,那么在昨天之前的一夏是被谁给下药了呢?

    在当今社会,除了国家级的人员能研发出影响脑域之类的药物之外,恐怕其他个人企业很难有此作为了吧~

    当然也不除了筱之之束,竟然她有能力做出解药,那么也有能力做出影响他人的脑域活动电波的能力了!

    哎~她有些苦恼~作为曾经的is大赛冠军,她的树敌可谓是多的不能再多了,但再多也不过是赛场的敌人罢了,现实上,一般情况下,她根本不会和别人产生利益交际。

    也就更谈不上影响了他人利益的行为了!

    那到底会是谁呢?她不知道。【△網w ww.Ai Qu xs.com】

    只希望更识楯无能给她一些关键性是线索吧~

    “好了~你们两先回去吧~”看着织斑千冬略有所思的样子,副学院长也不想打扰,但她更不想掺和到织斑千冬从前的事情里去。

    当即挥退了织斑一夏和那个女生。

    “具体的决策结果,到时候等我们再通知你们吧,现在,你们先回去等就好了~”副学院长公式的回答着。

    “好吧~”副学院长都发话了,如果她还想继续待在is学院的话,那她可只有乖乖执行。

    “明白了~”织斑一夏迷迷糊糊的来,迷迷糊糊的走。

    到现在,他才搞明白自己来这的原因,也才明白,自己早上的那件事有多大。

    但他还是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真的如千冬姐说那样,失忆了?然后又恢复了?然后之前那段时间的记忆,他又完全不记得了。。

    等到两人离去,教导主任和副学院长也随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在这,她们根本帮不上任何帮,反而还会拖累织斑千冬。

    与此如此,还不如早点离开的好呢~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更识同学~”织斑千冬让最后一个可能会打扰她们的山田真耶离开后,才缓缓看向更识楯无。【△網w ww.Ai Qu xs.com】

    这个学院内最神秘的学生,据说对于上一任的学生会长,她都只是短短一分钟内,将其击败!

    “当然!”更识楯无也随便找了位置,理所应当的坐了下来。

    刚才站了那么久,她都有些累了。

    现在刚好~

    “不过我知道的也不多。。。大约是在三天前吧~你弟弟有异样开始的那一晚,我感到深夜实在寂寞啊~所以我就到了天台~准备看星星~解解乏。。。”

    “说重点!”织斑千冬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句。

    “好好好~你比我强~你牛逼~我刚才刚要说到重点,那天大约接近12点的时候,我看到一道蓝光,仿若流星的蓝光,一瞬间就到了你弟弟的房间,然后没多久,大约十秒吧,又瞬间返回了宿舍的另一边,刚好是宿舍的东西两边,但也不是正东和正西方向,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次日询问她人,也没人知道。。”

    “好了~就这些~具体,你就看着办吧~”更识楯无说罢,便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知道的都说了,剩下不知道的,说再多也没用。。

    “宿舍楼的东西两边?一道蓝光?3401?奥利斯丁-马克埃尔吗?”更识楯无离开后,织斑千冬喃喃自语着。

    怀疑是奥利斯丁-马克埃尔,但她又想起,自己貌似和马克埃尔家并没有利益往来啊~

    而且据她这些日子的观察,奥利斯丁丝毫对一夏也并不感兴趣啊?

    “那。。。昨天夜里是?一夏今天早上才恢复的,但也可以说是昨天夜里,如果真的是对方的话,那么昨天晚上应该会有所行动的才对啊。”想着,她打开了电脑,恍然想起,她没有足够的权限,于是,又打开了通讯设备联系山田真耶。

    “真耶,快回来!帮我查看一下昨夜里的宿舍楼周边的监控!”

    “好的~”

    。。。

    片刻之后,山田真耶匆匆归来,同时还带来她的小电脑,连接上千冬的电脑后,她当即开始往is学院内网中输入自己的权限和她刚才申请的临时权限。

    顺利登陆学院内网后,她开始查询昨夜宿舍楼周边的情况,尤其是东西楼边的情况。

    然而以叮当的身法会被监控发现吗?显然不可能。。

    精神力一扫,所有明里的,暗里的监控,通通被她得知。

    轻松躲避,寻找死角,简直不要太难~

    “没有任何发现啊,千冬,所有的监控设备显示一切正常,而且我以60倍的速度一直从20点查看到早上8点,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山田真耶有些泄气,不甘心的再度开始重新查探。

    “嗯~知道了~是我想的太轻松了~如果对方真的要害一夏的话~肯定不会被我们发现。。”织斑千冬摇头叹气。

    看来这件事,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啊~

    蓝光!

    真正的光是无法被肉眼察觉的,而肉眼察觉到的只是光的残影罢了。

    要想达到真正可见的蓝光,起码要有亚音速的速度,而这种速度,就算是她都做不到,而如果是is的话,更识楯无也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现在,事情反而越来越复杂了!

    看来,又要询问一下束,关于奥利斯丁-马克埃尔的事情了。。

    不过要先找个理由把束要求的帚弄到外面去,姐妹两先见一面才行啊~

    嗯~就用休学旅行的理由吧~

    “好了~真耶~你不用再查了。。。你先帮我向副学院长打一份今年要去外岛休学旅行的申请吧~我有事要离开一下。。”说完,织斑千冬就起身离去。

    “额。。。”

    “今天千冬好奇怪啊~到底是怎么了?这么心事重重的样子~难道。。。是生理期来了?”山田真耶不可思议的遐想着,一脸的不敢置信。

    果然,改变一个女人的永远不是男人,而是姨妈!还是大写的那种!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