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九章混乱的庐州城
    “那,不知玄女娘娘今日来此,又是为了什么?”

    秦钜有些忐忑不安,想要确定一下对方此行的目的。【△網w ww.Ai Qu xs.com】

    杨凤还有些不耐,张口回道:“不是说了嘛?就是为了剿灭此地的匪患的。”

    “那真的是太好了。”刘迪忍不住,大声笑道:“若是能够得到玄女娘娘的助力,莫说是抵御对方的进攻,就算是彻底灭掉对方,也是小事一桩。”

    关于萧凤的传说实在太多,从真的到假的全都有,譬如九天玄女降临,灭赫和尚拔都,千里奔驰夺太原,破千年封印的蜗皇之力传承、千里大转移……之类的事迹,更是让人心往神驰,以为唯有仙人才有这等手段,故此被很多人称之为玄女娘娘。

    萧凤微微点头,凝目看向秦钜,问道:“只是关于此地的匪患,还请两位和我们细细说来。至少,总得让我们知晓对方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暴动,其军中组成又是那些人?”

    “这个,若是说起来,那还是袁玠的锅。只可惜袁大人,他已经不在了!”秦钜有些可惜的说道。

    “哦?那袁玠,究竟做了什么冒犯众人的事情?”萧凤好奇心越发旺盛,眼珠子若有所思的看着秦钜,想要一探其中的究竟。

    还未等秦钜回答,刘迪已然是控制不住,张口唾骂起来:“还不是那厮新近制定的税赋弄得?就因为这家伙,我家兄弟直接就被这帮人逼得跳湖自杀了。”

    “税赋?”

    “没错。就是税赋。那厮也不知道脑袋究竟是那根线没达成,直接就规定凡是到湖中捕鱼的,都要上交一半的鱼儿给官府。若是不给的话,就直接乱棍打死。如此做法,岂不是找死行径?所以那些渔民很快的就有不满,甚至还偶然间有攻击府衙的迹象。”秦钜将心中所想尽数吐露出来,也是让刘迪暗暗垂泪,显得痛苦无比。

    萧凤双目凝成一道线,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口中却是缓缓说道:“这么说来,那些叛军也不是毫无缘由的?”

    “没错。若是说起来,咱们这也占了一半原因。毕竟若无袁玠那令人难以接受的条件,那些渔民如何会做出这等事情?想必他们也是被生活所逼,这才做出这等杀人行径。”秦钜潺潺道来,却是一点都没有丝毫隐藏,话中更无任何掩饰的痕迹。

    萧凤微叹一声:“看来也是官逼民反啊。”

    想到自己当初起事时候的场景,她对那叛军却是产生了一些怜悯,毕竟也是感通身受。

    秦钜点点头,回道:“没错。但若是如此那倒罢了,问题在于这些渔民叛乱之后,根本就没有压制自己的野心。不仅仅朝着外面四处扩大地盘,更是将逮到的人不分老少、无论男女,全都给处死,一个都不剩。你说这样的话,谁还愿意去相信对方,到时候不会因为什么原因被他们给灭了?”

    “这么说来,对方已然是无可救药了?”萧凤暗叹一声,心中怜悯尽数消去。

    她向来敬重这些敢于掀起叛变的家伙,但是却不喜欢一个充满杀戮的家伙,只会毁灭而不懂得建设,终究只会制造出众多的人伦悲剧,对历史根本就没有推动的作用。

    秦钜“嗯”了一声,便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此番逆贼,他乃是庐州城通判,按理说应当有安抚百姓的义务,但自己却并未发挥相应的作用,反而令整个局势越加颓废,如今时候更是闹出叛军这种糟糕事情,这如何能够令秦钜开心?

    萧凤深吸一口气,又是问道:“那你可知对方人数有多少?其领导者又有哪些?”

    “这个。我曾经前往寿春看过了,那叛军领导者应当乃是当地的一个落第秀才,其名叫做柳余。因为为了供应他上京赶考,家中将最后的几亩田给卖了,但是他却因状态不佳,以至于名落孙山。其后回到家中,因见家中老母被袁玠害死,故此萌生叛意。并且趁着袁玠巡视的时候,暗中发力将其坐船凿穿,令其陷入湖中淹死。”秦钜更是不可能隐瞒,将了解到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唯恐有一丝一毫的错漏之处。

    “这么看来。这个柳余便是主导者了吗?”萧凤眉梢一动,嘴角已然露出笑意。

    “没错。只需要将这柳余杀了,其余人自然会做兽鸟散开,根本不复成形。”刘迪甚是得意,已然在心中开始臆想到时候若是灭了叛军,他又该得到什么奖赏来。

    “若是这般简单倒也罢了。关键是赋税太重,不然的话,这寿春叛乱事件还是会再度重演的。”

    秦钜却是摇摇头,脸上依旧显得格外痛苦。

    对于为何会发生这种事情,秦钜实在是太明白了,自然知晓就算是解决了柳余,也会有柳冒、柳苟等等人物出现,然后再度掀起一场叛乱,以为只需要将叛军首脑灭了的人,终究还是想的太过轻松了。

    “哦?那你准备怎么做?”萧凤又是问道。

    秦钜沉思片刻之后,立时便让人取来纸笔,然后对着萧凤请求道:“若是可以,却不知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萧凤饶有兴致的盯着对方,想要知晓这人究竟打算怎么做。

    “很简单,那就是帮我将这封信送至政事堂。我官小位卑,更是秦桧后代,若是仅凭我一人之力,政事堂诸公根本不会理会,只会将这信奉直接烧了了事。”秦钜摇摇头,对那朝中的大臣,更是感到无奈至极。

    仅仅因为身份原因,他不知道受到多少罪愆,如今时候更是闹出这等事情,那才是真的要命!

    若是有人以此为借口参他一本,只怕秦淮这辈子就真的抬不起头了。

    “原来是这般事情。”萧凤轻笑一声,微微颌首更显潇洒,“此事甚是简单。我现在便可以代你处理。接下来,你是否可以告诉我对方目前究竟藏在什么地方?”目中之中嘲弄更甚,显然对那柳余毫无兴致,而她之所以答应,并且来到这里,却是为了另外一个目的。

    那个目的,才是她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