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种兵在都市 > 1624章 风雨大化 29
    紫禁城,丰泽园!

    “好一招以退为进,搬针定海”主席敲了敲办公桌,很无奈的说了一句。

    总理沉思着说道:“要不然我就当那根定海神针,下去走一趟,到大化溜达一圈?”

    主席摇摇头:“这个时候无论我们两个谁去都不合适。”

    总理说道:“我也觉得不合适,可除了我们两个,谁还镇得住场子。”

    主席手指很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现在大化各方势力错综复杂,无论他们两个谁去,确实能够起到震慑的作用。那些家族再想搞动作,也不敢像这次一样,明目张胆的搞这么大,影响大化的发展。可这样一来,政治的倾向也很明显,很容易让各方猜忌,这可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可没有一个有分量,不能震慑住他们的人,就是下去也没有用。

    过了一会主席抬起头,正看见总理在看着他,两个人脸上露出笑容。

    主席笑着说道:“让老人家下去走一趟?”

    总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估计杨洛也是在打老人家的主意。可老人家已经十多年没有理会外面的事情了,除了过年,连我们都见不到。而且老人家年纪接近百岁,这一路上安保和医疗,也是个难题。要是路上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怎么向全国人民交代。”

    主席叹口气:“虽然老人家已经十多年没有露面,但他的一举一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影响政局的走向。让他老人家去大化给杨洛撑腰,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总理想了想说道:“我去见见齐老吧,看看他什么意见。”

    主席说道:“我们一起去吧。”

    齐博云和孙女齐海燕坐在客厅里下着象棋,只见齐博云拿起棋子,狠狠拍在棋盘上,然后得意的哈哈大笑。

    “丫头,你输了。”

    “不算,不算。”齐海燕不满的喊道,“重来!”

    齐博云寸步不让:“不许玩赖,是你说的今天要下君子棋,不许悔棋的。”

    齐海燕喊道;“那是针对你的,我是你孙女,不是君子。”

    齐博云也跟小孩子似的,嚷嚷道:“反正我赢了,就是不许悔棋。”

    齐海燕露胳膊挽袖子:“我还不信了,赢不了你这个老头,我们再来一局。”

    齐博云斗志昂扬的说道:“来就来,我还怕你不成。这次我让你一个车。”

    齐海燕一撇嘴:“我让你一个马!”

    齐博云瞪着眼睛说道:“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不许悔棋。”

    “不悔就不悔!”齐海燕抓起棋子啪的一声落在棋盘上,“当头炮!”

    “报告!”

    就在这爷俩儿杀得人仰马翻,血流成河的时候,警卫员的报告声在外面传来。

    齐博云问道:“什么事?”

    警卫员推门走了进来,敬了个礼:“首长,主席和总理来了。”

    齐博云一皱眉,主席和总理经常过来,但一起来还是头一次,这让齐博云的心一沉,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这时主席和总理走了进来:“齐老,我们来看您了。”

    齐海燕急忙站起身:“李伯伯,顾伯伯,你们好。”

    主席和总理笑着点点头,主席说道:“你这丫头也在家呢。”

    齐海燕说道:“在陪爷爷下棋。”

    齐博云说道:“丫头,快点去泡茶。”

    齐海燕转身快步走进厨房,时间不长,端着茶壶和茶具走了回来,然后给主席和总理把茶倒好。

    “李伯伯,顾伯伯,你们聊!”说完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齐博云这才说道:“你们两个一起过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总理说道:“没什么大事。”接着把整个事情说了一下,“我们过来,就是想问问您的意见。”

    齐博云神情一松,他真的以为出大事了:“昨天我还去见了老人家,聊了两个多小时。其实他老人家一直都在关注大化,对于一些人,只顾自己捞取好处,不顾老百姓的利益,他也很生气。”

    主席说道:“老人家是怎么想的?”

    齐博云笑着说道:“当年老人家就是在百色参加的革命,早就有回去看一看的打算,可一直没有机会。而家里人也反对,毕竟年纪大了。”

    总理笑了:“这么说,老人家这次下去没有问题了?”

    齐博云点头:“既然你们给了他理由,他怎么会不借着这个机会回去看看。他老人家一直都在念叨,再不去看看,以后真的没有机会了。”

    主席说道:“好,这个事情就交给齐老了。”

    齐博云说道:“我会陪着老人家一起下去,你们一定要做好安保工作,尤其是医疗团队,千万马虎不得。”

    “我们明白!”主席也没有在多聊,站起身告了辞。

    两天后,范忠涛和佟朔又聚在了一起,两个人眉头紧皱,脸色凝重。

    范忠涛轻声说道:“我听说老人家要出去散散心,可我总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头。”

    佟朔说道:“老人家十多年都没有出来了,他这次说出去走走,恐怕有大事情发生啊。”

    范忠涛捧着茶杯,半天也没有喝一口:“你说,老人家会不会是去大化?”

    佟朔心里一惊:“怎么可能!”

    范忠涛微微摇头:“不管老人家要去哪里,我们都要小心为上啊。”

    佟朔沉思着说道:“我看还是通知下去,这一段时间都老实点。”

    范忠涛说道:“是啊,老人家出来散心,可不是小事。”

    而他们谈论的这个话题,其他大佬也在猜测,无一例外,全都行动起来,最先警告的就是自己不学无术,整天闯祸的子孙,然后就是在地方任职的下属。

    接下来的几天,全国都是一片和谐,各个城市,尤其是一线城市,大马路整洁了许多,交警全天候在岗,巡警出警速度比以往快了一倍,就连城管也变得文明了。去各个政府部门办事的老百姓惊奇的发现,以往门难进、事难办、脸难看的事情没有了。那些坐在办公室的二大爷,三大姨对待他们就像见了亲爹,服务热情的过了头。以前盖个章都能拖你七八天,而现在七八分钟都用不了。

    而广西也是如此,除了财政厅的窝案还在继续调查,有点风平浪静的过了头。就连范弘毅他们也龟缩了起来,不敢露头。

    吴建奇的动作很快,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关于大化镇升级为省级开发区方案公布了出来,并以让人难以相信的速度成立了管委会。

    这一天,南宁的气氛突然变得很紧张,大街上到处都是警察和武警。上午九点三十分,机场到省委招待所的高速路全面封锁,实施了戒严。十点,省委十一位常委全部出动,一号车到十一号车,一路疾驰赶往机场。

    大化镇,杨洛办公室,柳兰歌和李季同瞪着眼睛,看着杨洛。只有周梅奇怪的看着三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三个家伙,已经坐在这里快两个小时了,一句话都没有说。

    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洛看了看时间:“该到了。”然后拿出电话打给林国威,让他马上到镇上来。

    十多分钟后,林国威到了,想问问杨洛发生了什么,这么急着让他过来。可没等他问出口呢,杨洛站起身就往外走。李季同拉起周梅和柳兰歌追了出来。

    林国威无奈的摇摇头,跟着柳兰歌上了杨洛的吉普车,而李季同和周梅开着另一辆吉普车,五个人直奔南宁。

    一架专机平稳的降落在南宁机场,接着两架护航的战斗机呼啸而过,然后返航。

    机舱门缓缓打开,一名扛着少将军衔的中年人,带着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警卫团士兵跑下旋梯,快速的建立起警戒。接着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在一名四十来岁,贵气逼人的女人搀扶下走出舱门,接着齐博云和齐海燕紧随其后走出来。最后是一名穿着很随便的中年人,还有随行的医疗团队。

    当齐广坤他们见到老人的时候,一个个激动得不能自己,而且还非常紧张。刚要走过去,那名少将冷声说道:“站住!”

    “哗啦!”警卫团士兵拉下枪栓,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齐广坤他们。

    齐广坤急忙说道:“我是省1委书记齐广坤!”

    少将依然面无表情:“首长没有说要见你们,请回吧。”

    齐广坤他们有些发傻,这时老人已经走下旋梯:“少康,怎么回事啊。”老人看起来年纪不小了,但精神却很好,而且声音洪亮。

    方少康快步走到老人身边,轻声说了几句。老人抬头看过去,说道:“既然都来了,那就让他们过来嘛,正好我也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

    “是!”方少康一挥手,那些警卫把枪放下,放齐广坤他们过来。

    齐广坤带着人激动的走过来,看着老人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老人慈祥的一笑:“你就是齐广坤小同志吧!”

    齐广坤一愣,他没想到老人家居然知道他的名字,这更让他激动。

    “是,我是齐广坤!”

    老人微微一笑:“走吧,上我的车,正好我有些事情要问问你。”

    这时一辆红旗在飞机的尾舱开了出来,停到老人身边。方少康打开车门,老人家上了车,然后方少康坐在了副驾驶位置。

    齐广坤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荣幸,能上老人家的车。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快步绕到车的另一边,打开车门上了车。

    吴建奇见到齐广坤上了老人家的车,妒忌的目光一闪,紧紧一咬牙,转身上了自己的二号车。

    杨洛把车停在了南宁去大化的出城路口,林国威心里一阵嘀咕。这小子好像在等什么人,而且看他严肃的表情,这个人一定很重要。可究竟是谁呢?凭杨洛的性格,估计就算是主席和总理来了,他也不会是个表情,更不会跑这么远来迎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