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庞世强犹豫又犹豫,看看杨洛又看看疯子他们,感觉没有逃跑的希望这才说道:“我本身就是搞生物研究的,在美有一家公司,不过我只是个傀儡,幕后操纵的是共济会。这次被我们称为1号病毒的病原体就是共济会和菲国家情报调节局合作搞出来的,要弄到国内散播。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1号病毒是埃博拉的变异体,其实经过我们研究,1号病毒跟埃博拉已经没有关系了,就是另外一种具有更高传染性,更高致命性的新病毒,比埃博拉可拍很多,只要传染,三到五天就会死亡。病毒只要扩散开来,一定会引起社会恐慌,然后通过国内间谍散布谣言,煽动动乱,最后把阿1拉1伯之1春引到国内。”

    “哈!”杨洛笑了一声:“共济会,看来还是没把他打疼。以前想要把这个狗屁的之春引入俄罗斯,然后顺理成章的就会蔓延到国内。后来被俄罗斯熊打压下去了,没有成功。然后又支持国内的邪1教组织,最后那个邪1教组织被一网打尽,让他们老实了一段时间,没想到还不死心。”

    接着杨洛问的:“病毒在哪里?想要通过什么渠道运到国内?”

    庞世强说道:“病毒在菲国家情报调节局副局长罗德里格斯手里,因为病毒刚刚研究成功,而且这个事情太重要,不容有失,不得不让我们小心翼翼,所以还没有制定一个完整有效的计划。就在我想办法的时候,李正突然出现了,我就想到利用他家在国内的影响力,买通海关,我们把病毒夹杂在一批药品当中,走私过去,这样就万无一失了。这个计划也得到了共济会和菲情报调节局的认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病毒被李正发现了,我们的计划也失败了。至于他们接下来怎么做,我并不知道。”

    杨洛把已经燃尽还叼在嘴里的烟头吐到地上:“就这些?”

    “对,就这些!”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庞世强也不敢有什么保留。

    杨洛点点头:“谢谢你的配合!”说完弯腰捡起庞世强掉在地上的抢,把弹夹咔的一声插上,然后把枪对准了庞世强,“好了,谢谢你这么配合,现在我送你上路。”

    庞世强一愣,接着一声嚎叫:“你为什么不讲信用,说好放过我的。”

    杨洛嘿嘿一笑:“小朋友,你的老师没有告诉过你,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的话吗?”

    “不!”庞世强看着杨洛缓缓扣紧扳机的手指,一声凄厉而又绝望的嘶嚎,“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接着身体一哆嗦,一股黄色的液体在裤裆里流了出来,然后连滚带爬的来到杨洛脚下,抱着杨洛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饶了我这一次,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看在我是中国人的份上饶了我。”

    杨洛微微眯起眼,森冷的说道:“中国人?你是中国人的败类,更是民族的耻辱。当你先想把病毒走私到国内,想想那些兄弟姐妹感染病毒,在痛苦哀嚎中死亡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是中国人?其实你只是把中国人这三个字当成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已,在你心理,依然不会承认你身体里流着的是华夏血脉,你是炎黄子孙。我们中国人特有的民族之魂,在你身上已经荡然无存。我相信,今天我放过了你,一转身,你依然会披着这层中国人的皮肤,带着这张中国人的面具,只要有机会,你就会对着你的同胞举起屠刀,进行血腥的屠杀而不会感到一丝愧疚,所以你更应该死。”

    说完杨洛扣动了扳机。

    “不!不要。”

    “砰!”一声枪响,“叮”一枚弹壳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庞世强脑袋上抱起一朵血花,身体软软倒在了地上,瞪着的眼神还能看见里面那浓浓的恐惧与绝望。

    “啊……”

    那个蹲在一边的女人一声惊恐的尖叫,杨洛把枪举了起来,对准了女人。女人看着黑洞洞的枪口,两眼一翻,呃的一声,昏了过去。

    杨洛眨了眨眼,最后放下了枪:“算了,我对女人还真下不去手。”

    宋唯小丫头在戴恩恩身后跳出来,笑嘻嘻的说道:“是不是看到人家漂亮才下不去手啊。”

    “啪!”

    杨洛在宋唯小脑袋上敲了一下:“整天就知道胡说八道。”

    宋唯撅着嘴,双手抱着脑袋揉着:“不要敲我的头啦,会变傻的。”

    杨洛无奈的摇摇头:“把这个家伙带着,我们走。”

    疯子和周浩就像拖死狗一样,一人抓着庞世强一条腿往外走,然后出了松林,把庞世强的尸体扔上车。

    徐航启动车子问道:“老大,去哪?”

    杨洛说道:“去情报调节局。”

    霍洛岛,美反恐部队快速的在丛林中穿行。就在刚才,他们被武装运输直升机空投到距离阿布沙耶夫武装基地不到三公里的地方,亲眼见到一架sr-71黑鸟被防控火炮干了下来,另一架冒着浓烟逃离,这让他们感到震惊的同时,也非常愤怒。sr-71黑鸟是高空高速战略侦察机,飞行高度达到30000米,最大速度达到3。5倍音速,一小时内它能完成对面积达324000平方公里地区的光学摄影侦察任务。形象的说,它只需要6分钟就可以拍摄得到覆盖整个意大利的高清晰度照片。在九八年的时候因意外事故在使用过程中损失达到百分之四十,所以全部退役,但在当时比所有战斗机和防空导弹都要飞得高、飞得快,所以保持了一项引以自豪的纪录,从未在执行任务中被击落。

    虽然黑鸟退役了,但依然被当成试验机超期服役。而在日本就保存了两架。因为这次侦查地区比较远,所以把两架黑鸟弄了出来。可让任何人都没有想到,一次简简单单的侦查任务,居然被恐怖分子打破了从没有被击落的神话,这简直是耻辱,是对美利坚的最大挑衅,怎么不让骄傲自大的霍内克这些当惯了世界警察的美国大兵感到震惊和愤怒。

    十分钟后,霍内克带着人潜入了阿布沙耶夫武装基地外围,听着山谷内恐怖分子的欢呼声,一个个双眼血红一片。

    霍内克趴在草丛中,观察着周围地形,对着身边一名通信兵说道:“通知指挥部,半个小时后对这里实施炮火打击,把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都炸成灰。”然后打个手势,一队士兵快速散开,成扇形慢慢搜索前进。

    鬼狐站在指挥部外,梅尔卡站在她身边,而黄思慧她们静静的站在后边,全都看着阿布沙耶夫武装基地的方向。

    “报告!”一名通信兵跑了过来,“美反恐部队通告,半个小时后对阿布沙耶夫武装基地实施火炮打击。”

    鬼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半个小时的时间太长了,梅尔卡,命令下去,十分钟后实施打击。另外通知马尼拉和棉兰老岛东部部队可以展开行动了。”

    “是!”梅尔卡兴奋的一个立正,用力的敬了个礼,转身跑进指挥部。

    六月的马尼拉,天气比较闷热,就是深夜也让人感觉到非常闷热。这一天晚上十一点刚过,通往市中心总统府的大街上,突然出现了一大队满载全副武装士兵的十轮卡车、快速运兵车和十几辆军用吉普车,车上披挂了伪装网,无线电台的十字天线拽得老长老长。

    车队在一辆轻捷的越野指挥车的率领下,急速的驶向巴石河大桥。车上的士兵全部头扎束带,胸前或衣袖上别着倾倒过来的菲红白蓝三色国旗,而这样的标志就是战争和叛乱的象征。

    当部队距离桥头还有不到一公里的时候,指挥车停了下来,在车上下来一名少校,在他的命令下,所有士兵悄无声息的下了车,然后成散兵队形快速莫向巴石河桥,向夜色中的马拉卡宫靠近,再靠近。

    突然前面的一名士兵脚下一个踉跄,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手中的抢重重砸在了桥栏上,传来一声轻响。虽然声音不大,可在如此寂静的夜里,不次于一声炸雷。

    “谁?”守卫宫门的两名卫队士兵急步走出岗亭,大声发问。

    “趴下!快趴下!” 一名军官压低声音喊了一声吗,一个个士兵全都敛声屏息,趴到地上

    卫队士兵举着枪,小心翼翼的向桥头走来,突然一个家伙停住脚步,惊慌的一声大喊:“有人!”

    这时另一个家伙也发现了趴在地上的黑影,黑压压的一片。

    卫兵举枪就扣动了扳机示警,凄厉的枪声撕碎了静谧之夜。

    马拉卡南宫,晚宴过后阿尔并没有离开,而是跟阿吉诺一样守在这里,等待着棉兰老岛方面的消息。

    阿尔看了看时间,沉不住气说道:“阿吉诺总统,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阿吉诺歪嘴一咧,又露出了那种让人恶心的笑容:“阿尔大使,不要着急,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够把人质安全的营救回来。”

    “哒、哒、哒!”

    “哒哒哒哒………”

    阿吉诺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阿尔猛然在椅子上站起来,脸上苍白的说道:“怎么回事?”

    阿吉诺也脸色大变,刚要说话,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猛然间响起。

    阿吉诺一把抓起电话,“外面怎么会有枪声?”

    “总统,总统阁下,马拉卡南宫外有叛军集结……”马拉卡南宫卫队长急切报告。

    “你说什么?”阿吉诺拿着电话的手一哆嗦,差点把电话扔了,“你在说一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