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种兵在都市 > 1967章 狩猎者
    一眼望不到边的黄沙仿佛延伸到了天际,月光透过云层倾洒下来,将颗颗沙粒染上了一层清冷的光辉。( )一只毒蝎潜伏在沙丘背后,好像是在伺机而动的狩猎者,等待着送上门的猎物。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朝着沙丘快速移动。只是一闪,就隐藏在了沙丘的阴影处,跟整个沙漠融为了一体。

    那只毒蝎嗅到了食物的味道,尾部的蝎针翘了一下,然后钻出沙窝,嗖的一下蹿到沙丘的阴影处,蝎针猛地向下刺去。一只大手突然在黑暗中伸出来,就像来自地狱,无声无息,很突兀,幅度不大但却快如闪电,一把抓起那只毒蝎。

    毒蝎知道碰到了强大的敌人,正在用力的挣扎,尾部毒针寻找着角度,想要给敌人致命一击。可是它碰到了一个真正的狩猎者,只见它的尾巴突然断掉,被扔进了一个满是粘液的黑暗洞中,接着有两排雪白的牙齿把它的身体咀嚼得粉碎,最后吞到肚子里。然后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在沙丘上探了出来,在夜视狙击镜后,是一双幽冷而又平静得让人感到战栗的眼睛。

    杨洛的身影在沙漠中快速的狂奔着,突然来了一个急停。由于奔跑的速度太快,再加上惯性,双脚深深陷入沙地中。

    杨洛看着脚下的点点黄沙眉头皱了起来,接着抬起头,放眼远望,黑夜和沙漠彼此融合,即使是清冷的月光也不能把夜色的黑和沙的黄分割开来,反而让月光显得有些多余。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刮过,让本来温度极低的沙漠夜晚,更加寒气逼人。在杨洛这个位置上,可以清楚的看到,远处的黄沙被狂风卷起,而不断扭曲变幻,形成一种笔墨难以形容的美丽及诡异杀戮之死亡游戏最新章节。好像是在警告擅自闯入这里的生物,这是我的地盘,你最好小心点。

    杨洛的呼吸慢慢变得悠长而又轻缓,深邃的眼神看向不远处的那个沙丘,嘴角慢慢勾起一个美妙的弧度,轻声呢喃道:“如果真的是你,我不介意跟你一起分享一下属于沙漠的幽默。”

    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静得连沙粒在风的鼓动下慢慢滚动的声音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静得连头顶上那一轮银色的圆月,和满天如宝石一般闪耀着点点流光的星辰,也显得孤独起来。

    杨洛依然站在那里没有动,黑暗笼罩着整个大地,在广阔无垠的苍穹下,在这片浩瀚得无边沙漠中,杨洛就那样静静的站着,又是一阵风卷曲黄沙在他身上略过。800很快那阵风消散在天地间,卷起的黄沙纷纷散落。落在杨洛的头上、脸上、身上。仿佛自恒古以来他就一直站在那,历经了千万年的风雨侵蚀,沧海桑田的变换,而他却依然站在那里耸立不倒。

    那个沙丘后,那个隐藏在阴影处的狩猎者,那双眼睛依然幽冷而又平静,狙击镜中的十字早已经锁定了那个站在沙漠中一动不动的猎物。可不知道为什么,那只扣着扳机稳定而粗壮的手指却没有扣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杨洛却突然笑了,狩猎者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沉闷的枪响打破了死一般寂静,狩猎者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笑容,可当他透过狙击镜看过去的时候,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因为猎物不见了。接着身体猛然跃起,顺着沙丘滚了下去,然后弯着腰就像猎豹一样向远处的另一个沙丘蹿去,眨眼睛消失在夜色中。

    这一处沙丘比刚才那个要大出一倍,可这个大大的沙丘,却没有给隐藏在阴影处的狩猎者一丝安全感,反而让他有一种不安。随着时间的推移,职业的敏感告诉他,这里不安全,快点离开。

    狩猎者听从了内心的警告,慢慢的在沙丘顶端退了下来,就像一只觅食的沙鼠,无声无息。眼看就要爬到沙丘下的时候,缓缓蠕动的身体不动了,浑身的毛孔突然张开,冷汗瞬间在毛囊内冒了出来。突然他的脚腕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抓住,一股强大的力量涌来,把他往下拽去。接着他的身体被人压在身下,感觉到脑后传来一阵寒风,没有任何犹豫,上身拼命的向一侧摆动。

    “噗!”

    一把闪着乌光的匕首在他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刺进沙地中,狩猎者一声低沉的嘶吼,双手一撑地面用尽浑身的力气跃身而起,把压在他身上的人掀了出去。接着猛然一转身,抬起脚狠狠踹了出去。

    “砰!”

    沉闷的肉体撞击声响起,一个黑色的身影急速的向后退去。狩猎者快速举起枪,而那个黑影一闪身消失在沙丘的拐角处。

    狩猎者那深深的眼眶中,有一双蓝得有些妖异的双瞳。在他的右脸庞上,留下了一道足足三寸长,深深的刀口,鲜血还在不停的往下留着。他慢慢抬起左手,手指缓缓从伤口处掠过。伤口传来的那种刺痛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好像不在那么稳定,它再抖,对,就是再抖,很有规律的那种抖动。

    “我的手为什么会抖!”狩猎者喃喃的低下头,看着还在抖动的手,“你怎么了伙计,难道你在害怕?不,不,你不是在害怕,你是在兴奋对吗?”可是他的左手依然再抖,“你到底怎么了,难道你是在告诉我,那个家伙才是真正的猎人,而我是猎物吗?”说着左手快速抬起来,啪的一声握住了狙击枪。

    杨洛慢慢爬到沙丘另一面,在阴影处用沙子堆起一个人形沙堆,脱下上衣盖在上面。接着在沙堆的一边挖了个小坑,解开裤带跪在那里往沙坑里撒了泡尿,又在兜里拿出一根刚才捡到的兽骨。只有拇指粗细,也不知道是什么野兽的,已经被风沙侵蚀的非常脆,稍微一用力就有可能断掉农家有点田。

    杨洛把骨头放在沙坑里,用沙子覆盖好,然后咧嘴一笑,顺着沙丘向前爬去,最后趴在拐角处,探出脑袋看着。

    狩猎者站在那里等了能有十多分钟,他必须要让自己平静下来,因为这不是游戏,是职业军人与职业军人的惨烈对决。而他心里也明白,他还是小看了他的对手,现在必须要小心的应对,不然一个大意,他就有可能被猎杀。

    狩猎者终于平静了下来,抬起脚小心翼翼的向沙丘另一面走去。当他走到沙丘另一面的时候,突然停下了的脚步,狙击枪微微移动了一下,透过狙击镜他清晰的看到,在沙丘的一个斜切面露出来的衣角,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出来吧,这场游戏结束了。”

    没有人回答他,那片衣角随着微风摆动了一下,狩猎者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

    弹头钻进沙地,腾起一阵青烟,可还是没有人回答他,那片衣角依然在随着微风摆动。

    狩猎者眉头一皱,抬起腿一步一步走过去,走的非常缓慢,短短的二十几米距离,居然走了七八分钟。

    “该死的混蛋!”狩猎者放下一直举在空中的狙击枪,低头看着人形沙堆上盖着的上衣。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换着,然后冷哼一声,走向沙堆。突然脚下一沉,耳边传来咔的一声清响,狩猎者的眼角猛然一跳,身体顿时僵在那里。这种声音他太熟悉了,内心狂喊一声,地雷。尤其是在沙漠中,砂层松软,稳定性很差,一旦踩上很难拆除。

    狩猎者再一次把枪举了起来,因为他相信,敌人就在附近,只要他有一丝的放松,就有可能遭到敌人致命的一击。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敌人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出现。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即使他经过残酷的训练,即使他能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中,能够一天一夜保持一个动作不变。可现在他脚下还踩着地雷,浑身的肌肉一刻都没有放松过,尤其是精神上,还要防止敌人突然出现,他的神经已经快要断裂,额头上的汗水不停的往下流,流到眼里,那种刺痛的感觉却让他不敢眨动一下眼睛。

    又是一个小时,一块薄薄的云层遮住了天上的圆月,让整个世界一暗。狩猎者喉咙滚了一下,神经开始慢慢放松。

    “你离开了吗?”狩猎者喃喃的说了一句,然后又等了一会,四周没有一点动静,依然那么寂静。

    狩猎者吐了口气,轻声说道:“看来你是真的离开了。”说完慢慢弯下腰,把狙击枪放到地上,然后在陆战靴里拔出军刀。

    “哈!”

    突如其来的笑声让狩猎者的心脏猛然一跳,快速伸手抓向身边的狙击枪。

    “不要动,不然我一枪打爆你的脑袋!”杨洛拿着那把九二式手枪走了出来。

    狩猎者放下已经抓到手里的狙击枪,慢慢站起身,看着站在他面前不到三米远的男人,那并不强壮的身躯,居然给他一种极具侵略压迫感的男性魅力。同时在上扬的脸上,是一种从战场上不断积累的平淡与沉静似水。但是在表面的平静中,他的眼睛,他的皮肤,他的头,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却都蕴含了一种隐而未发的可怕战斗火焰。就像一个装满火药的药桶,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可怕的能量,把他炸的粉身碎骨。

    狩猎者那犹如钢铁一般坚硬的脸抽搐了一下,“你赢了!”

    杨洛走过去,把狙击枪拿起来,然后把九二式手枪举到狩猎者眼前,脸上露出孩子一般的调皮笑容。

    “笨蛋,这把枪没有子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