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种兵在都市 > 2017.2010章 迷一样的女人
    ‘女’人伸出双手,抱着阿布的脑袋不停的‘摸’着,嘴里喃喃的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更新好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杨洛打量着‘女’人,按照阿布的年纪,这个‘女’人绝对不会超过四十岁,可她的皮肤黝黑,脸上刻满了岁月的沟痕,头发也已经‘花’白。尤其是她的双手,就好像是干枯的老树枝,表皮褶褶巴巴。

    而让杨洛注意的是,这个‘女’人的穿着。并不像阿富汗‘女’人一样,穿着袍服,戴着围巾,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也不像杨洛见到的那些维吾尔族‘女’人,喜欢穿着传统服饰。很简单,藏蓝‘色’的‘裤’子,‘花’格子上衣,虽然都是补丁,但却很干净。脚上穿着的是黑‘色’布鞋,是那种自己纳的千层底布鞋,这种鞋杨洛非常熟悉。小时候,他可没少穿村儿里大娘大妈给他做的这种鞋。

    “阿布,是不是来客人了?”‘女’人的话让杨洛一愣,他们一直站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她是盲人,怎么知道的。

    阿布点点头:“是有客人,我非常好的朋友。”

    ‘女’人一皱眉,扭头看过去。杨洛看着‘女’人,发现她的双眼很大,眼睫‘毛’也很长,她年轻的时候,这双眼睛一定很漂亮。估计,就凭这双眼睛,都不知道‘迷’倒多少青‘春’期的男孩。只是现在她的瞳孔,好像‘蒙’上了一层透明的薄膜。白内障,这是杨洛看到‘女’人眼睛时,第一个反应。而且还很严重,不用仪器也能看出来。

    杨洛微微一笑,‘女’人还没有全盲,应该能隐隐约约看到他们模糊的身影:“大嫂,您好!”杨洛说的中文。

    ‘女’人一愣,脸上突然‘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居然也用中文说道:“你们是那边来的?”然后指了指东方。‘女’人的普通话说得很好,还带着江南那种糯糯的口音,应该是扬州一带,声音很好听。

    杨洛突然对这个‘女’人的身份感到了好奇:“对,我们是来这里的游客,在喀布尔遇到了阿布,他说这里很美,然后就带我们来了。”

    “哦哦哦!”‘女’人急忙拍了一下阿布,“阿布,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能让客人站在外面,快点让客人进屋。”说着还警惕的看了周围一眼,不过她也看不到什么,估计这只是她的一种习惯。

    杨洛三个人跟着‘女’人进了屋,中间是一个小过道,两边是房间,各有一个用破布拼接起来的‘门’帘。[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然后一群人进了左边房间,房间低矮,因为只有一个不大的窗户,而且还是用塑料布当着,屋内很暗,但并不‘潮’湿。

    屋内除了用木板订的双人‘床’和一张矮桌之外,什么都没有。只是让杨洛感到意外,甚至是惊讶,正对‘门’的墙壁上,居然挂着‘毛’爷爷的画像。还有几幅水粉画,杨柳,小河,古意盎然的亭台楼阁,江南水乡的画面跃然纸上。不过,那几幅画纸的颜‘色’已经泛黄,水粉也没有经过处理,已经掉了颜‘色’,很显然,这几幅画已经有了年头了。

    ‘女’人笑着说道;“你们坐吧,我去做饭。”说着对阿布点点头,“阿布,你陪着客人聊聊天。”

    雅各布小丫头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眼珠叽里咕噜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不说话,只是在兜里拿出一块糖塞到嘴里,腮帮子‘弄’得鼓鼓囊囊的,牙齿碰到糖块,响起嘎嘣嘣的响声。

    “我去帮妈妈做饭

    !”说完迈开小‘腿’跑了出去。

    “杨大哥,我去给你们倒水!”阿布转身就要走去。

    杨洛摆手说道:“不用,你什么时候走?”

    阿布一愣,紧接着说道:“吃完晚饭我就过去。”

    杨洛点头:“你要小心一点!”

    阿布说道:“没事,我从小就是在那里长大的,没有人会对我不利。”

    杨洛不在说什么,而是走到那些画前仔细的看着。李涛和疯子对视一眼,也在观察着那些画。他们也很好奇,这些画是谁画,尤其是‘毛’爷爷的画像,要是在国内,这并不稀奇。即使是现在,一些农村家庭的墙上也会挂着。但在这里,就有点不同寻常了。最重要的是,阿布的父亲可是东1突分子,家里挂‘毛’爷爷的画像,对东1突组织而言,绝对属于大逆不道。

    阿布见到杨洛三个人对那些画很有兴趣,说道:“那都是我妈妈画的,在我很小的时候,只是在我懂事开始,就没有再画了。”只是当阿布看着‘毛’爷爷画像的时候,眼里‘露’出了‘迷’‘惑’的神情,“这个画像是谁我不认识,是我爸爸死了之后,妈妈带着妹妹搬到这里之后挂上去的。而且不让我告诉任何人家里有这个画像,也不让我带任何人到家里。你们是第一个,来我家做客的人。”

    杨洛双眼一直在看着那些画,虽然他不会画画,但他跟着老人家学了那么多年的书法,即使称不上大家,但功力也相当深厚了。正所谓书画不分家,不会画,但他懂得欣赏,这些画很不一般,没有十几二十年的功底,很难画出江南水乡的那种神韵。

    此时杨洛对阿布的母亲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不是出生在书香世家,就是曾经是一个有很高艺术素养的才‘女’。他现在又对阿布的父亲产生了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恐1怖分子,居然能让这样一个‘女’人如此倾心下嫁,而且还能让她抛弃一切,跑到这里来。

    这个时候,杨洛又突然想起阿古力老爹曾经跟他说过的话,阿布和他父亲没有沾染过华夏人的血,也没有踏过华夏那片土地。当时他并没有多想,可现在想想,就有点买人寻味了。毕竟,东1突大多数恐1怖行动针对的就是国内,而且看现在阿布在这里的自由程度,说明他父亲曾经在东1突的地位并不低,并且威望还很高。所以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人为难阿布,就算买合苏木艾山都是如此。那问题就来,这样一个人,没有踏过国内一步,没有沾染上华夏人的血。那只有两个可能,一,阿古力为了保护阿布说了谎。二,那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时间在杨洛思考中渐渐流逝,雅各布在外面跑了进来,开心的喊道:“吃饭了,羊油泡饭!”

    杨洛回过神来,阿布急忙跑了出去,把饭端了进来。杨洛也没有客气,坐到那张简易的桌子边,端起碗就吃。看看雅各布小丫头拼命的往嘴里巴拉,吃得满嘴都是油,一边吃还一边‘揉’着肚子哼唧就知道,羊油泡饭对这个家庭来说,绝对是非常奢侈的食物。

    杨洛把注意力在小丫头身上挪开,看向阿布的母亲。这‘女’人吃饭很安静,动作也很轻缓,吃东西没有一点声音,这一切都代表,这个‘女’人很有教养。这更让杨洛心中充满了好奇,这样的一个地方,这样的一个‘女’人,无论是谁都会觉得不同寻常吧。

    吃完饭,雅各布很懂事的把桌子收拾干净,而杨洛被阿布带到对面那个房间,跟阿布的母亲一直没有‘交’流。

    阿布为难的说道:“这是我的房间,可只有一张‘床’

    。”

    杨洛摆摆手;“没事,我们打地铺就行!”

    “三位贵客,真是不好意思,因为家里从来没有客人来过,所以没有多余的‘床’,只能委屈你们在地上睡了。”‘女’人和雅各布抱着破旧但却很干净的被子走进来。

    “大嫂,太客气了,您能让我们住在家里,我们已经非常感谢了。”杨洛急忙把被褥接过来铺到地上。

    ‘女’人说道:“很晚了,我就不打扰三位贵客的休息了。”说完转身往外走,“阿布,你跟我出来一下。”

    阿布急忙跑了出去,疯子想要跟出去,杨洛摆手阻止,摇了摇头。大概过了能有二十多分钟,外面响起脚步声,根据杨洛的判断,应该是阿布离开了。

    杨洛三个人躺在那里谁也没有说话,望着黑漆漆的屋顶,只有三人嘴里的烟明灭不定,给这黑暗的空间带来一点亮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疯子悄悄起身走出去,很快又走了回来:“他们都睡了!”

    杨洛点点头,翻身坐了起来:“你们有没有感觉,阿布的母亲很不简单。”

    李涛说道:“阿布的母亲绝对不是维吾尔人,这在面貌上就能看出来。而且,她的文化素养很高,应该有一个很不平凡的过去。”

    疯子低声笑了一下,“我对阿布的母亲不感兴趣,倒是对他的父亲很好奇。”

    “啪!”杨洛打了个响指,“疯子跟我想一块去了,阿布的母亲现在看起来很苍老,但绝对掩饰不住,她曾经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人。而阿布的父亲,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能让这样一个‘女’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李涛轻声说道,“其实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疯子‘摸’着下巴说道:“你们说,会不会是阿布的父亲,把他母亲绑架到这里的?后来有了阿布和雅各布,即使是那个男人死了,可由于母‘性’的天‘性’,让她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孩子,所以只能认命留在这里。”

    杨洛说道:“有道理,但可能‘性’不大。”

    “咔!”李涛拿出火机又点了一颗烟,紧接着咦了一声,接着火机微弱的光芒,发现‘床’底下放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金属箱。

    李涛好奇的把箱子拉出来,上面还有一把锁,他在袖口‘抽’出两根钢丝,顺着锁眼‘插’了进去,然后摆‘弄’了几下,咔的一声,锁应声而开。

    杨洛和疯子拿出火机打着火,也很好奇的凑了过去,发现里面都是小孩子的玩具。有树雕的玩偶,还有泥捏各种动物。

    疯子翻了个白眼:“这都是阿布小时候玩的玩具。”

    李涛根本就不理他,饶有兴趣的把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最后是一个用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李涛好奇的打开,里三层外三层包的听后,没想到里面只是一张照片。

    杨洛把照片拿过去,用火机一照,眼睛突然瞪得多大,“怎么可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