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贝音瑶坐在房间的床上,听见门外有人在说什么,声音很大,可并不知道危险正在向她靠近。网

    正在她想着事情的时候,门被打开,一个极其猥琐的胖子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贝音瑶看见他那难掩欲望的眼神心里一惊,不过脸上的表情还是很平静,“你要干什么?”

    “美女!老子今天就带你脱离苦海,只要跟着我,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没有人敢在欺负你。”肥东那肥胖而又油腻的脸一阵颤动。

    贝音瑶轻声说道:“我劝你还是离开的好,要是让我男朋友知道他一定会杀了你。”

    “哈哈······”肥东一阵猖狂的大笑,“你男朋友是谁啊,说出来听听!!!!”

    贝音瑶轻轻咬了一下嘴唇,“他叫杨洛,黑道上都叫他法官!”

    肥东想了半天也没听说过这个法官,不过也不怪他。当年杨洛在东北大开杀戒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个肥东在哪里捡垃圾呢。

    “妈的!今天老子就要上了你,看看那个法官能把我怎么样。”说完猛然扑向贝音瑶。

    贝音瑶早有准备,一闪身躲开。

    “妈|了个逼的,你还敢躲!”然后又是一纵身扑向贝音瑶。

    贝音瑶咬着牙,抬起脚狠狠踢向肥东的裆部。

    这个家伙太胖了,或者是因为他想不到贝音瑶敢还手,只听见碰的一声,然后就是一整惨叫。

    “啊······”肥东脸色苍白的捂着裆部,“臭婊|子!你他妈的敢踢我。”

    紧接着门撞开,肥东的几名手下闯了进来,“大哥!怎么了。”

    肥东深深吸了口气,“把她给我带走!”

    两个家伙走过来,脸上带着淫|笑的说道:“我劝你还是跟我们走吧,跟着我们老大有什么······”

    肥东一声嚎叫:“费他妈的什么话,把她给我捆起来带走。”

    那两个家伙见到肥东发了火,没有敢在废话,也不知道在哪里找来的绳子把贝音瑶绑的结结实实,然后又找到毛巾把她的嘴堵上。

    贝音瑶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眼里慢慢现出绝望的眼神,心里一声接着一声的大喊:“杨洛!你在哪啊······”

    就在他们带着贝音瑶刚刚离开不到十分钟,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声响起,几辆面包车停在了青花瓷洗浴中心门前。

    耗子和乔山还站在门口抽着烟没有回去,看见这么多车停在门口以为有生意了。

    耗子说道:“好了!来生意了,你也不要在想了,大哥也说过,早晚灭了肥东,他嚣张不了几天的。”

    当他们抬头看见车上下来的人时,眼角一阵狂跳,转身就想往里跑。这时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响,耗子的小腿溅起一朵血花,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街上的行人一阵尖叫,疯狂的四散奔逃,有胆子大的在远处观望。

    “这帮家伙是谁啊,居然拿着枪。”

    “谁知道!反正今天有热闹看了。”

    “看个屁啊,没见到他们都有枪吗?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我看还是离开的好。”一名年轻人说完转身快步离开,不过并没有走远,而是跑到自认为安全的地方,继续观望。

    乔山脸色一变,“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一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男人走过去,森冷的说道:“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告诉我,你们前几天抓来的那个女人在哪!”

    乔山的心猛然一颤,他知道麻烦来了。尤其是面前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居然让他感到恐惧。

    乔山强压住恐惧的心里说道:“我们这里没有你说的这个女人。”

    杨洛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她叫贝音瑶,长得很漂亮!”

    乔山摇头:“我真的不······”

    “我知道!”耗子强忍着伤口的疼痛喊道。

    这个家伙心里明白,要是不说今天他们谁也好不了,没看见有一个家伙还抱着一挺重机枪吗,凭他的眼力那绝对不是假的。再说,反正人已经被肥东给带走了,这些人找上去关他们什么事,把肥东杀了才好呢。

    杨洛走过去,“在哪!!”

    “被肥东给带走了,刚刚离开不长时间。”

    “肥东?”

    “对!肥东是东北帮的老大。”

    杨洛眉头皱了起来:“你们又是他妈的什么帮的!!!”

    耗子喘了口气,“我们只是不入流的小人物,所以肥东来要人就得给他。”

    “带我们去找那个肥东!”

    耗子身体一哆嗦,想起肥东的心狠手辣急忙摇头。肥东的心狠手辣他可是知道的,要是这些人弄不死肥东,他要是带着人去,自己的小命一定不保。

    “肥东这个人的仇家很多,每天住的地方都不一样,我们就是找到他,估计也得两天时间。”

    杨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拿出电话拨了一窜号码。

    ·················································

    沈阳龙云大厦,这是楚云龙的地方,当年杨洛没有杀他,这让他捡回了一条命。并且按照杨洛的吩咐,放弃了黑道所有生意。

    虽然他不在黑道上混了,而且生意做得还很大,但在东北黑道,绝对还是一呼百应,说一不二。

    “叮铃······”

    楚云龙正在看着手中的文件,手机的铃声突然间响起。拿起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急忙按下接听键。

    “您好!”

    听筒里传来杨洛低沉而又有些沙哑的声音,“我在沈阳,十分钟之内,给我找到一个叫肥东的人,他是什么东北帮的老大。”

    楚龙云一愣,肥东他知道,在沈阳很有势力,不过在他眼里只是个小瘪三。

    他不知道杨洛为什么要找肥东,但听杨洛的口气好像很不善,

    “您在哪?”

    “我在于洪区青花瓷洗浴中心,找到他给我弄到这里来。”

    “他······”在楚龙云的心里,肥东根本就是个不入流的货色,怎么会让法官这么惦记他。

    “他把我的女人捋走了!”杨洛说话的口气很轻,听不出来喜怒,可楚龙云心里却是一颤。

    “我一定会找到他。”说完挂断了电话,然后拨了一窜号码,“通知我们所有的兄弟,十分钟之内给我找到肥东,然后带到于洪区青花瓷洗浴中心······记住!车上有个女人,把她给我安全的带过去,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就不用来见我了。”

    “好的龙爷,我一定把人安全的带过去。”

    楚龙云挂断电话之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站起身往外走去。

    “龙爷!去哪?”站在办公室门口的一名年轻人问道。

    “去于洪区青花瓷洗浴中心!”

    “好的!我去取车!”年轻人快步离开。

    贝音瑶瞪着眼睛看着坐在她旁边的肥东,肥东裤裆里的那些杂碎好像不疼了,坐在贝音瑶身边,感觉到贝音瑶在看他,脸色阴沉的说道:“臭婊|子,一会拿你做做实验,要是老子传宗接代的东西出现问题,我一定剐了你。”

    可贝音瑶那漂亮的脸蛋让肥东一阵心痒难耐,“妈的!老子等不及了,就在车上办了你······”说完双手抓住贝音瑶的衣领一用力,刺啦一声,贝音瑶的衣服被硬生生撕开,露出里面的黑色的胸罩。

    贝音瑶一动不动,眼神却越来越冰冷。紧接着贝音瑶的裤子也被撕开,肥东眼睛一亮,看着贝音瑶几乎全|裸的身体,眼神中出现掩饰不住的欲望。

    “真漂亮!”说完把贝音瑶扑倒在后车座上,他的手刚刚按在贝音瑶的胸部,那张比猪还大,散发着臭气的嘴还没沾到贝音瑶的嘴上,车身一晃,紧接着一阵急刹车。

    “碰”的一声,由于惯力,肥东整个身体撞到前车坐的靠椅上。

    “妈|了个逼的,怎么开车的!!!”肥东感觉到身上的肉没有不疼的地方,显然撞得不轻。

    “大哥!有两辆车出租车拦住了我们,看样子来者不善。”开车的那个家伙说道。

    肥东推开车门下了车,脸色阴沉的骂道:“你们他妈的是不是找死,居然有胆量拦我车。”

    十多个人靠在车门上,有的低头抽着烟,有的冷冷看着他,没有一个人说话,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他的手下也都下了车,一个个嚣张的一阵大骂。有个家伙在车里拿出一把砍刀就要冲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有四五十辆出租车疾驰而来,把肥东他们围得严严实实。

    肥东的手下突然闭上了嘴,那个拿着砍刀的家伙慢慢把刀藏在身后。好虎架不住群狼,对方那么多人,要是冲上去简直是找死。

    而肥东脸色一阵不停变换,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家伙轻声说道:“大哥!好像不对劲啊。”

    肥东抖了抖身上的肥肉,“我是肥东!有什么事情可以坐下来谈,没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吧。”

    围着他的那些人还是不说话,肥东眼里闪过一道戾气,“妈的!当我肥东好欺负啊,给脸不要脸。”一侧头看着身边的那名手下说道:“打电话叫兄弟们带上家伙过来。”

    那名手下拿出电话刚想打,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电话还举在空中,扭头看去,只见一辆路虎停在了不远处,当他看见车上下来的人时一愣,紧接着说道:“大哥······”

    不用他说肥东已经看见了来人,年纪不大,三十七八岁,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皮肤很白净,上身穿着一件弹力无袖背心,下身是短裤,脚上一双拖鞋。

    “海哥!”那些出租车司机同时喊了一声,齐齐弯腰鞠躬。要不是这声喊,谁见到这名年轻人也不会把他和黑社会联系起来。

    海哥挥了下手,走到肥东面前看了看他,冰冷的说道:“那个女人呢?”

    见到海哥,肥东刚才的嚣张气焰荡然无存,肥胖的脸上全都是汗。

    “在····在车上······”

    海哥冷哼一声,“在哪辆车里!”

    肥东指了指身后的车,海哥走过去打开车门,见到贝音瑶一愣,不禁心里一阵赞叹,怪不得肥东要捋人,这么漂亮的女人谁见了不心动啊。不过他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他们能碰的,一定是个重要的人物,不然楚龙云绝对不会动用黑道力量去寻找这个死胖子。

    “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海哥对着一名出租车司机喊了一声。

    那名司机脱下自己的衣服交给海哥,海哥解开贝音瑶身上的绳子,然后把衣服披在贝音瑶身上。

    贝音瑶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她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但也知道暂时又安全了。

    贝音瑶平静的表情又让海哥一愣,遇到这样的事情,面对这样的场面居然还如此平静,这个女人还真不简单。

    想到这看着贝音瑶说道:“您没事吧!”

    贝音瑶冷冷的说道:“没事!”

    海哥心里一阵嘀咕,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冷。想归想,他可不敢再耽误时间了,“把肥东给我绑起来,去于洪区青花瓷洗浴中心。”

    听见海哥的话,走过来两个人,拿起原来帮着贝音瑶的绳子把他绑了起来。

    肥东没敢挣扎,只是颤抖着声音问道:“海哥!您这是干什么······”

    “到了你就知道了。”然后看着贝音瑶,“坐我的车吧!”

    贝音瑶没有动地方,海哥一笑:“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

    贝音瑶左右看了看,想跑也跑不了,只能上了海哥的车。

    几十辆车来的快去的也快,肥东那些手下看着车消失在视线里,一个家伙咽了口唾沫,有些磕巴的说道:“那个人就是海哥?”

    “对!他就是海哥!”

    “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跟上去看看怎么回事。”

    杨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站在门口,李涛和疯子他们成掎角之势站在他身后,只要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无论是谁,在哪个方向对杨洛发起进攻,都会遭到致命打击。

    十分钟后,一辆奔驰停在了青花瓷洗浴中心门前,杨洛眯着眼睛看去,只见楚龙云拿着电话下了车。

    杨洛看见是他,嘴角一噘,不过并没有说话。

    乔山正在给耗子包扎伤口,免得失血过多丢了小命。他本来想送耗子去医院,可被疯子拿着重机枪给拦了下来。当他听见刹车声,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继续给耗子包扎,因为他并不认识楚龙云。

    楚龙云看见杨洛急忙走了过来,站在杨洛面前恭敬的说道:“人已经找到了,马上就会过来。”

    杨洛点点头,森冷的说道:“我离开之后,把这里的那些垃圾都清了,如果官面上有人找你麻烦,打电话给我。”

    “好的!”说完见到杨洛身后的疯子他们微微一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过了一会,楚龙云突然说道:“他们来了!”

    求金牌!求金牌!求金牌!大家手里有金牌的都砸过来呀!

    每月订阅消费和礼物/红包消费达到一定额度网站都会赠送金牌,

    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