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杨洛、李涛五个人站在距离锦州港十公里左右的孙家湾渔港码头上。网

    海浪拍打着岩石,发出隆隆轰鸣声。一艘大型渔船正停靠在码头上,渔船上正有十几名渔民在忙着把一艘快艇吊上船。另外还有几个人在忙着做出航前最后的准备,加冰、加油、加淡水······

    在距离码头不远处,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妇人,带着两个八九岁的孩子双手合十的在祈祷。

    李涛望了一眼那老少三人,轻声说道:“坐船还不如在丹东进入朝鲜,然后在板门店去延坪岛。”

    杨洛摇头:“这样时间太长,坐船,明天凌晨就能到了。”

    这时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在船上下来,走到杨洛面前说道:“我是锦渔号10677船长姚忠福,马上就要出发了,我们上船吧。”

    杨洛说道:“昨晚港口分局已经找你谈过了吧。”

    姚忠福脸上的表情很严肃:“谈过了,你放心吧,我已经吩咐下去,不该说的我们绝对不会说。”

    杨洛点头:“等一会吧,还有点事情没有办。”

    姚忠福没有再说话,静静的站在杨洛身边。昨晚港口分局局长蔡洪刚亲自找到他,让他今天把几个人送到中韩海域交界处。

    他知道杨洛他们一定是偷渡去韩国,但他肯定,杨洛他们去韩国绝对不是打黑工。因为在他第一眼见到杨洛、李涛他们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他们的与众不同。尤其是杨洛他们身上散发的那种强悍气息,是他活了这么大年纪第一次感受到。

    一阵汽车引擎的轰鸣声传来,李涛说道:“来了!”

    一辆吉普停在了不远处,叶飞拎着一个大大的蛇皮兜快步走过来,“杨队长!这里是你要的东西。”

    杨洛也没有看,接过来交给疯子,“赵博送回北京了?”

    “已经送过去了。”叶飞说完敬了个礼,“杨队长!保重!我等你们凯旋。”

    杨洛点头:“走吧!”

    姚忠福脱下鞋拎在手里,鞋尖对着自己家的方向上了船。

    疯子奇怪的说道:“为什么脱鞋?”

    杨洛一笑:“这是渔民祖宗传来的规矩,出海脱鞋,鞋尖朝着家的方向,意思是安全回家。”

    等杨洛他们上了船,在汽笛响起的同时,岸边传来一声喊,“出海了。”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还有人大把大把的撒着纸钱,祈求龙王保佑平安、发财。

    渔船快速的航行着,海面一片风平浪静。杨洛站在船头抽着烟,李涛他们站在他的身边。

    时间在静静的流淌,下午五点,船长姚忠福走了过来。

    “还有不到二十海里就是争议海域。”

    杨洛屈指把烟头弹向空中,一点烟火划着弧线落入大海。

    “这几年,棒子没少抓扣我国渔民吧。”

    姚忠福叹口气,“像我们这样的大型渔船都是远海捕鱼,可传统渔场已经没有鱼了。只能到争议海域去打鱼,要是运气好没有碰到韩国海警两天就能返航,要是运气不好被韩国海警抓到,只能认倒霉。”

    杨洛嘴角一撅,“你们这次去哪里打鱼?”

    姚忠福说道:“去争议海域,我想我的运气不会那么差。”杨洛一笑没有说什么。

    半个小时后,渔船已经进入争议海域,可渔船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航行。

    六点三十分,夕阳,把整个海岸线映得通红一片。

    许航感叹的说道:“海上的落日真的很美啊。”

    疯子也点头:“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

    七点刚过,太阳消失在了海平面,整个世界变得一片灰暗。就在这时,杨洛猛然抬起头看向天空。

    在灰蒙蒙的遥远天际一个黑点快速飞来,渐渐的,黑点越来越大,直升机的螺旋桨轰鸣声也传入耳中。

    姚忠福脸色大变,嘶声喊道:“是韩国海警,他们的舰艇一定在附近。快!返航。”

    可是来不及了,直升机已经到了头顶,“你们已经驶入韩国专属经济区域,停船接受检查。”生硬的中文在直升机扬声器里传出。

    姚忠福怎么可能听他的,一直喊着返航。

    就在这时,三艘韩国警备艇急速驶来,把渔船围住。

    姚忠福在船舱里拿出一根长长的木杆,而十几名船员也都拿着木杆跑出来,想要阻止韩国海警登船。

    ·················································

    “砰!砰!砰!!!!”

    韩国海警鸣了几枪后,拿出了震撼弹。

    杨洛森冷的说道:“让他们上船。”

    “什么?”姚忠福和几名船员不可思议的喊了一声。

    杨洛又说了一遍,“让他们上船,你们这样对抗无济于事。”

    姚忠福感觉到杨洛身上那可怕的气息,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胆量说出口。

    “让他们上船。”说完扔了手里的木杆。

    二十多名韩国海警登上渔船,用生硬的中文一阵吼叫:“蹲下!蹲下!”然后拿着警棍劈头盖脸的挥了下来。

    那些船员一阵惨叫,船员身上出现了道道粗大的血痕。杨洛蹲在那里,任凭警棍狠狠落在身上一动不动。

    李涛抱着脑袋,眼中血红一片,“妈|了逼的,老大,杀了他们算了。”

    “砰”一个棒子狠狠一警棍砸在李涛的肩膀上,然后一脚踹在他的身上。

    “中国猪!”

    李涛什么时候被这样殴打过,刚要站起身,被杨洛一把拉住,“等等!”

    许航语气充满杀机的说道:“老大!我受不了了。”

    杨洛舔了一下有些干涉的嘴唇,“他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韩国海警终于停了手,一个家伙叽里咕噜的说了什么。而杨洛听见他的话,脸上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只见一名海警把枪强行塞到一名渔民手里,然后就想拍照。

    那名渔民也不傻,急忙把枪扔了出去,可没想到马上就遭到了一阵毒打。

    那名海警把枪捡回来又塞到他的手里,渔民瞪着愤怒的眼睛看着他们,可为了不再遭到毒打,只能拿着枪让他们拍照。显然这帮棒子要制造一个渔民夺枪的证据,好掩饰他们暴力执法。

    “找到了!”一名年纪不大的海警晃了晃手里的监控视频采集卡。

    杨洛眼中红芒一闪,“我们的证据也有了,杀了他们。”

    杨洛的话音一落,五个人突然暴起。五名海警感觉到拿枪的手一轻,然后咽喉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扣住,紧接着耳边传来咔吧一声轻响,这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听见的最后一丝声音。

    杨洛嘿嘿一笑,对着还在傻逼似的站在那里发呆的韩国海警挥了挥手,用非常纯正的韩语说道:“再见!”

    “砰!砰!砰!!!!!”

    一阵沉闷的枪声穿透海浪声传出很远,二十六名海警的脑袋全都出现一个深深的弹孔。他们每次抓扣中国渔民的时候,虽然都会遇到抵抗,但每次都会完美的完成任务,为韩国财政增加一大笔收入。可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遇到的渔民居然敢抢枪,而且还敢开枪把他们杀了,真是死不瞑目。

    那些渔民已经傻了眼,姚忠福身体哆嗦成一团,颤抖着声音说道:“杀······杀人了·······我们谁······也跑不了。”

    杨洛没有理他,抬头看向还在空中盘旋的直升机,“疯子!把他弄下来。”

    疯子跑进船舱,时间不长拿着一把m99、12。7mm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走了出来。举起狙击步枪,透过狙击镜锁定飞机油箱。

    直升机好像是发现了疯子手里的狙击枪,迅速拉升,然后轰鸣着向远方飞去。

    “嘿嘿!想跑。”说完狠狠扣下了扳机。

    直升机突然起火,然后轰的一声巨响,一团耀眼的火球在天空中急速下坠,落入海中。

    “呸!”疯子一口痰吐在甲板上。

    杨洛看着姚忠福说道:“还愣着干什么?马上返航。”

    姚忠福一个激灵吼道:“快点返航,全速航行。”

    李涛走进船舱把那个蛇皮袋拎了出来,然后拉开拉链,哗啦一声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在甲板上。

    始终没有离开的姚忠福眼睛突然瞪得多大,只见甲板上除了枪的零件和拇指粗的子弹外,还有几十枚圆咕隆咚的物体,现实中他没有见过,但在电视电影中经常见到,那是手榴弹。

    杨洛一屁股坐在甲板上,拿起枪的零件双手一震快速闪动,一支改进型88狙击步枪完整的出现在手中。

    紧接着许航、李涛和德尔把把狙击枪组长完成,杨洛笑着说道:“你们慢了一点七秒。”

    李涛一撇嘴,“谁能和你这个变态比。”

    德尔一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杨!我们不应该杀了这些韩国警察,留着他们可以换点美金。”

    疯子拍拍德尔的肩膀,“伙计,我们赚钱的机会多得是,留着这些垃圾没有用。”说完走到那些尸体边,一个一个把尸体全部扔下大海。

    杨洛看了看时间,然后看着姚忠福问道:“多长时间能使出这片海域?”

    姚忠福的喉咙滚动了一下,“大概要四十分钟。”

    杨洛点点头:“用不了多长时间韩国海洋警察署的舰艇就会追过来,你们不要出来。”姚忠福点头走进船舱。

    杨洛笑着说道:“今天我们就狙击枪猎杀韩国棒子,要让他们为这些年在争议海域抓扣渔民付出代价。”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