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年人说到这看了一眼索罗斯,“如果国际游资没有进入中国,转而流入其他国家的金融市场,到时各国紧闭国门,高举贸易保护主义大旗,世界性经济危机也就不会远了。网 而中国巩固了国内金融市场后,凭借产业结构调整带来的高增长、经济危机的危害对于中国来说已经微乎其微。然而那些东南亚国家没有技术优势,将成为国际投机者的首选目的地。”

    索罗斯叹了口气,把电视关掉:“这也是我担心的问题,毕竟谁都不是傻子。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入场,在中国金融市场还没有形成高强壁垒之前彻底的把它击溃。”

    中年人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打击中国经济,这样做太危险,可他也没有办法说服索罗斯,只能尽最大的努力打赢这场金融战。

    索罗斯摆了摆手:“让他去休息吧,准备16个小时后的大战。”

    中年人点头:“好的!”

    泰国的夜色也很迷人,差利文亲自给杨洛当起了导游,足足溜达了一天。

    泰国一家特色餐厅已经被包了下来,差利文和杨洛面对面的坐着。

    杨洛举起面前的酒:“差利文将军今天您实在太客气了,我杨洛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安排我们离开。”

    差利文笑着点头,和杨洛碰了下杯,然后一口喝光:“好!我先送你回酒店,然后再去给你们安排。”

    差利文把杨洛送回酒店,然后开着车离开。

    杨洛走进房间,李涛挤眉弄眼的说道:“老大!你这一去就是一天,是不是和英拉……”说完一咧嘴,发出一阵淫|荡的笑声。

    杨洛嘿嘿一笑:“英拉确实漂亮。”

    许航这次到没有跟着瞎起哄,“老大!英拉总理找你干什么?”

    杨洛没有回答他,而是看着阮再吉:“把你的账号给我,钱我马上给你汇到账户上。你是留在泰国,还是跟我们一起去美国,随你便。”

    阮再吉一直在担心,这帮家伙会不会守信用给他那笔钱,可他又不敢要,很怕这帮疯子把他杀了。现在听见杨洛这么说,总算把一直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我和你们去美国。”他也有自己的打算,虽然和杨洛他们在一起,自己的生命随时都会受到威胁,但在泰国待着更不安全。

    杨洛点头:“把你的账号给我。”

    阮再吉说道:“我的账户不行,随时都有可能被韩国政府冻结,还是到了美国开个账户。”

    杨洛说道:“那好!你去房间休息吧。”

    阮再吉知道杨洛他们有事情要说,转身进了房间。

    杨洛这才把他和英拉谈话的内容说了一遍:“这对我们国家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

    李涛一笑,刚想说话,就听见房门被敲响。

    疯子在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差利文和两名军人快步走了进来。

    杨洛皱了下眉头:“将军!刚离开怎么就来了,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差利文点头,把拿在手里的文件递给他:“这是我们刚刚得到的情报,你看看吧。”

    杨洛接到手里翻开,脸色突然变得冰冷,惊天锐气在身上猛然迸射。

    李涛、许航、疯子还有德尔包括欧阳南希都围了过来。

    李涛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杨洛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他:“你们看看吧!”

    李涛几个人围在一起,看完脸色也是不太好看。

    许航声音冰冷的说道:“老大!你说这是谁干的?”

    杨洛敲了敲额头:“越南!不会有别人。”

    疯子骂道:“操|他妈的,胆子还真不小。”

    李涛眼里闪着杀机:“老大!不如我们去越南溜达溜达。”

    杨洛沉思了一下,拿出电话拨了一窜号码,时间不长冯坤的声音传来。

    “老大!”

    “查到那个垃圾的落脚点没有?”

    “还没有!”

    杨洛说道:“麻烦大了。”

    “不会,那个垃圾手上掌握着很多东西,一定会狮子大开口,美国佬没有那么容易妥协,估计会僵持几天。而我们的人也全部出动,正在找他。”

    杨洛沉思了一下:“趁这几天,我要去越南一趟。”

    冯坤愣了一下,紧接着想到什么了:“我知道了,不过你的前辈已经去了。”

    “前辈?”

    “叶天明!”

    杨洛精神一振,哈哈大笑:“我会想办法与他们会和,这一天我已经期待了好久。”

    冯坤说道:“据我说知,这件事情并不简单,你们要小心一点。”

    杨洛没有在说话,回头看着差利文说道:“将军!想办法送我们去越南。”

    差利文问道:“什么时候走?”

    杨洛看了看时间:“现在!”

    ··················································

    差利文说道:“上次来的时候,我给你们办的证件还有吗?”

    杨洛耸了耸肩:“不知道弄哪去了。”

    差利文笑了一下:“有相机吗?照张相,我去给你们办理护照和旅游签证,大概两个小时,然后去素林府,明天早上通过柬埔寨去越南。”

    “为什么要走柬埔寨,缅甸不是更近吗?”欧阳南希问道。

    “啪”疯子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柬埔寨边防检查很松懈,如果走缅甸,我们很可能会遇到麻烦。”

    “哦!”欧阳南希揉着脑袋哦了一声。

    杨洛说道:“这样吧!大家收拾收拾,一起去办护照和签证,然后直接走。”

    “好!”李涛几个人答应一声,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两个兜子,一个装着钱,一个装着武器。

    看着他们要走,阮再吉急了:“我怎么办?”

    杨洛拿过德尔手里的兜子,在里面拿出一万美金交给他:“我们还会回来,如果你不怕死,我也不反对你跟着我们去越南。”说完看着欧阳南希,“你小子也在这里待着吧,这次去越南可不比在韩国,很危险。”

    欧阳南希想说话,疯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在这里待着吧,一旦上了战场,我们真的没办法照顾你。”

    欧阳南希有点不情愿,但还是点头:“好吧!”

    杨洛趴在欧阳南希耳边轻声说道:“看好这个棒子,如果在我们回来之前,他和外国人接触,把他杀了。”

    欧阳南希点头:“我知道!”

    杨洛抬起头:“德尔!把武器留在这,我们带不过边境的。”

    德尔说道:“我们去哪里找武器?”

    杨洛呵呵一笑:“将军会安排好的。”

    差利文一笑,命令身后那么军人找来纸和笔,写了一窜号码和一个名字。

    “到了越南找这个人,除了核弹,就是你们需要坦克他们都能给你们弄来。”

    杨洛接到手里,然后把兜子递给差利文:“把这里面的钱汇到上次那个找好,把里面的黄金也帮我处理一下。”

    “没有问题!”差利文把兜子接过来,又递给身后的一名军人。

    “走吧!”

    中国中南海,2号会议室。

    一位六十多岁,带着眼镜身体微瘦的老人坐在那里,看着主席和总理,还有证监会各大银行行长。

    “亚洲金融风暴已经不可避免,经过我的分析爆发全球性金融危机也只是时间问题。今天韩国汇市突然涌入了大量的国际游资,总资额以接近三万亿美金,这是个危险的信号。我敢确定三天之内整个亚洲就会因为韩国的金融崩溃,爆发金融风暴。而我们国家会首当其冲,也许就在明天。我们在天亮之前,一定要做好应对这次金融危机的准备,把损失减少到最低。”

    这个老头叫陈玉民,是北大金融系博士生导师,国际知名金融分析专家。他可不是那些总是在电视上夸夸其谈,其实是一肚子草包专家可比的。

    听到陈玉民的话会议室里的人全都一脸严肃,总理中指很有节奏的敲着会议桌。

    “陈老!说说你的看法。”

    会议一直开到天亮,关于救市的方案也都整理出来,总理马上命下去。

    北京时间早8点,索罗斯以泰山压顶之势,大举进入中国汇市,大量抛售人民币,而沪深股市在汇市下跌的影响下也一路下滑。

    戴恩恩嘴里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沈丽娜有些急了:“戴恩恩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出手?”

    戴恩恩大眼睛盯着电脑屏,“我们现在手里有多少钱?”

    谢宁说道:“算上我们在韩国捞的,有五千七百多亿。”

    戴恩恩嘿嘿一笑:“先投入两千亿。”小丫头的话音一落,整个投资部响起一阵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

    而在她们的带领下,国内十几家大型集团相续投入超过8千亿人民币资金,全部砸进泸深股市。

    国资委管理的国营企业也先后在指数较低的时候投入7千亿购买优质股票,民间中小投资基金投入了大概1千亿,国内民营企业投入的资金也不会低于6千亿,不算戴恩恩的投入,国内企业综合投入超过2万2千亿人民币。

    可这点钱在大量国际游资面前,只是沧海一栗,不过还是起到了带头作用,随后就有民间资金投入股市。

    北京中南海2号会议室,主席、总理还有各大银行行长,他们眼里布满血丝,显然一个晚上没有睡。

    主席说道:“陈老,您怎么看现在的形式?”

    陈玉民叹了口气:“现在的形式不容乐观,我们保护的不仅仅是中国金融市场和经济,更是中华民族的根基与未来,是时候让证监会出手了。”

    推荐两部不错的文《覆海翻天》作者佛动凡心。另外还推荐十三在女频的文《总裁契约女邪师》关于风水的文,女主很强大。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