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种兵在都市 > 2249章 一石四鸟
    傅兰的眼皮抖了一下,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新来的支队长,对人心的把握太准了。趋利避害每个人都会如此,而在官场上,这是必备的技能。如果真要按照杨洛说的,谁想见证人,必须走正规程序,签署协议约定,当事人必须亲笔签名,按上指印。这样一来,将不会有人敢越雷池一步。

    证人但凡出了问题,他们将会是最大的嫌疑人,即使不是他们干的,那也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因为是他们强烈要求见的证人,而且签了名按了手印,不承认都不行。最重要的是,虽然你是市领导,关心这个案子的进展很正常,但这不是你插手警方办案的理由。

    你想知道案子的进展,完全可以通过警方专案组了解,干什么还死乞白赖的非要见到证人?当你见过证人之后,证人就出事了,说跟你没关系,谁信?

    至于市局里的某些领导会不会起幺蛾子,杨洛这个刑警支队长和政委房伟都是高配副处级,跟副局长是一个级别。如果真有人欺生,想要把手伸到刑警队来,不是还有一个王应龙呢吗?所以杨洛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谁敢伸手过来,剁了他的爪子就行了。

    另外他并没有跟傅兰说实话,如果真的有人不怕死的要下场玩游戏,他不介意找个人充当证人,然后在安排一场“意外”,把那个下场的家伙踢出局,从而起到震慑的作用,让一些牛鬼蛇神不敢轻举妄动。

    还有,他把这个案子找出来,可不仅仅是为了玩死蔡金位父子,还有立威。新官上任三把火,靠打压只是下策。毕竟这是警局,而且他还是刑警队支队长,没有比破案更有效更能让人信服,只要破获一两个有影响的大案要案,威自然就立起来了。

    最后一点,就是为了试探傅兰。他并不了解傅兰,如果这件事傅兰能办好,他以后就可以放心大胆的用,如果傅兰出卖了他,也无所谓,因为弄死蔡金位的办法多得是。再说,他根本就没把蔡金位当成对手,因为蔡金位还不够资格。

    虽然傅兰不笨,甚至可以说很有政治头脑,不然凭她一个女人,也不可能在刑警队这样一个地方,稳稳当当的坐在办公室主任位置上。但跟杨洛这头成了精的,无比狡猾的狼比起来,她却是太嫩了。根本想不到,杨洛因为对付蔡金位设的是局中局,可谓是一石四鸟。

    傅兰说道:“这个案子是孙副支队长在负责,昨天他不在,就是在调查这件案子。”

    “孙宏利?”杨洛看向傅兰,手指敲了敲桌子。

    “对!”傅兰点点头。

    杨洛说道:“你让他来见我,这个案子我接手。”

    傅兰犹豫了一下,有话想说又不想说的样子。

    杨洛笑了笑:“有什么话就说!”

    傅兰咬咬牙说道:“杨队,这个案子一直都是孙副支队在查,而且已经查了一年了,如果你这个时候接手,孙副支队那里恐怕……”

    下面的话傅兰没有往下说,但杨洛明白,摆摆手说道:“一年多没有进展,如果他是个聪明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案子交给我。如果他脑子有毛病,我也不介意让他坐坐冷板凳。”

    傅兰张大了嘴,她真不知道杨洛的信心哪来的。虽然你是支队长,但今天才刚刚正是上任,而孙宏利在刑警队有十几年了,绝绝对对是老资格,而且在支队有不好的心腹,你让他坐冷板凳,可能吗?

    杨洛看傅兰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笑着说道:“把他给我叫来就行了!”

    傅兰吸了口气,深深看了杨洛一眼,转身走到门口,伸手抓住门把手,却停顿了能有三四秒钟,没有回头的说道:“孙宏利跟政委是同学,关系一直很亲密。”说完一拧把手,开门走了出去。

    杨洛看着傅兰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出了会神,然后咧嘴无声的一笑:“只要你有能力,能过这一关,我一定把你送到更高的位置上。”

    城郊,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区,一栋普普通通的六层住宅。在一楼前的小院内,一张摇椅摆在门旁,刚刚在刑警队大门口看热闹的老头,手里拿着扇子,很惬意的躺在摇椅上。只要有人经过,不管男女老少,见到老头都会很亲热的打声招呼。

    “丫头,茶泡好没有,这都多半天了。”老头摇着手中的扇子,扯着脖子喊了一声。

    “好了,好了!”刚刚在刑警队大门口,跟老头一起看热闹的美女端着热气腾腾的茶杯走出来,放到老头身边一个小桌子上,然后坐到另一边的凳子上,看着大门口一棵柳树发呆。

    “爷爷,有件事我想了好久也想不明白!”这个女孩就是美女交警周千依,而老头就是她爷爷周之胜。

    “老周,我在跟你说话呢!”半天没有听到回答,周千依气鼓鼓的瞪着周之胜。

    周之胜瞥了一眼周千依,没有搭理她,端起茶杯悠然自得的喝着。

    周千依咬着牙说道:“周老头,我在跟你说话,没听到吗?”

    这一次周之胜有了反应,急忙放下茶杯,冲着自己宝贝孙女一笑:“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快点跟爷爷我说说!”他对自己这个宝贝孙女太了解了。如果喊他老周,表示已经生气了。要是喊他周老头,表示非常生气。一旦喊他名字周之胜,那就表示特别特别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周千依哼了一声:“以前我想进刑警队,市里有些人极尽所能的阻止,就连你也不同意。但这一次你不但支持我,还去局里甚至去市委,跟书记拍了桌子。”

    周之胜看着自己的孙女,眼里除了慈爱,还有看透沧桑的睿智光芒:“因为你的性格,进刑警队会很危险,出了问题我也保不住你。而现在不同了,你进入刑警队,就算把天捅个窟窿,也会有人替你扛,保你安然。”

    周千依愣愣的看着周之胜:“谁能保护我?难道我把蔡金位杀了,他也能保护我?”

    周之胜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能!”

    “这个人是谁?”周千依对自己爷爷的话深信不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