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种兵在都市 > 1445章 赔偿款被挪用
    曹时宇哪还敢有什么迟疑,急忙说道:“杨少,把电话给王德志,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重要的事情还有很多,杨洛也不想在这个破事上纠缠,至于现在这笔账,以后大家摊牌的时候再算。

    “曹时宇,我也不为难你,过后告诉你身后那个人,不要没事找事,如果真的逼我动手,大家的脸面都不会好看。”说完把电话交给王德志,“接电话!”

    王德华也不哼哼了,挣扎着坐起来,拿过电话:“曹厅长,我是王德志!”

    也不知道曹时宇跟他说了什么,这个家伙猛点头,眼神不时的瞟向杨洛,隐隐带着惊惧的神色。

    “好,您放心,我一定办好……明白……”说完挂断电话,然后在地上爬起来,“杨……杨先生,对不起,我代表县公安局向您和沙柏先生道歉。”

    杨洛拍拍王德志的脸:“你叫王德志,确实是小人得志。但不管你得了多大的志,眼睛一定要亮,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你能参与的,不然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

    王德志不敢躲,任凭杨洛拍打着他的脸。曹时宇都低头了,他一个小小的县公安局副局长,哪还有胆量跟杨洛叫板,那可真是嫌自己命长了。

    王德志低眉顺眼的站在那,杨洛也懒得在跟他废话:“带我去见沙柏!”

    王德志就像一条温顺的狗,急忙在前面带路,而那两个民警对视一眼,也快步跟了出去。

    王德志一走出办公室,就碰到几个民警在另外一个办公室里出来,当他们看到王德志鼻青脸肿的样子一愣,刚要打招呼,王德志已经一瘸一拐的在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几个人齐齐抬头看去,王德志身上的警服都是尘土,然后面面相视,嗖的一声,跑回办公室,接着里面传出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审讯室,沙柏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听到门响睁开眼睛,目光在王德志身上掠过,见到后面的杨洛眼睛一亮:“大哥……”

    杨洛摆摆手,打断他要往下说的话,然后看向王德志。

    王德志哪还不明白,急忙对着跟过来的那两个家伙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把手铐打开。”

    一个家伙拿出钥匙给沙柏打开手铐,沙柏动了动手腕,笑眯眯的看着王德志:“告诉我你是谁!”

    王德志吧嗒吧嗒嘴,感觉到很苦,就像吃了黄连一样:“沙先生,我是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德志,矿难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耽误您这么多宝贵的时间,我代表县局向您道歉。”

    王德志没有敬礼,而是深深的鞠了一躬,姿态放得很低,道歉的诚意也很足,可沙柏却不吃他那一套。

    “刚才我想见见你,他们说你不在,这么快就回来了?”

    王德志不知道怎么说了,杨洛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拍了一下沙柏的肩膀:“行了,我的事情很多,这笔账以后再算,走吧!”

    沙柏点点头,看着王德志说道:“要不是我哥在这里,老子打断你的腿,让你跪在我面前。”

    杨洛招了下手,迈步往外走,沙柏紧紧跟了出去,刚出了审讯室,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王德志说道:“我的人呢?煤矿的负责人孙福,还有四百五十万的赔偿款。”

    冷汗瞬间在王德志青肿一片的肥脸上流了下来,孙福倒是没事,在滞留室呢,可那笔四百五十万的赔偿款他们截留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早就上交给县财政了,而且是县长亲自下达的命令。毕竟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全县大大小小近千名干部的年底奖金还没有着落呢,这笔钱正好解了燃眉之急。对他们来说,沙柏这次算是在劫难逃,这“非法所得”的四百五十万,早晚也得交上来,用了也就用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杨洛看着王德志一皱眉:“怎么?”

    王德志擦了一下油光崭亮的脑门:“我亲自去把孙先生带过来。”说完招呼一声那两个家伙,转身就往回走。

    来到滞留室外,一名民警打开滞留室的门,里面床上躺着一个中年人,矮胖的身材,皮肤黝黑,穿着灰白格子西装,已经皱皱巴巴的不成样子。而且精神有些萎靡,显然这几天吃了不少苦头。

    听到门响,中年人小小的眼睛望过来,王德志对他可没有那么客气了。

    “孙福,你可以走了。”

    孙福是沙柏远房的亲戚,煤矿一直是他在管理。这个家伙办事很圆滑,从来不得罪人,而且只要是沙柏命令的事情,他绝对会不打折扣的执行,所以沙柏对他很放心,很少到矿上来。可谁也没想到,前几天出了那么大的矿难,把他也吓得够呛,马上联系了沙柏。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沙柏也被抓了进来。

    他这几天可没少挨收拾,也知道对方打的是什么算盘,无论怎么诱供他就是什么话也不说。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受点苦没什么,如果乱说话,那小命就真的保不住了。

    两名民警走过去,把孙福的手铐打开,“走吧!”

    孙福疑惑的说道:“真的要放我走?”他不相信,这帮家伙费了那么大的劲,处心积虑的要把沙柏弄进去,现在会好心的放他离开。

    两名民警一瞪眼:“哪有那么多废话。”说完把孙福架了起来往外走。

    王德志没有离开,而是拿出电话打给曹时宇,“曹厅长,不好了!”

    曹时宇冷声说道:“又怎么了?”

    王德志喉咙一阵滚动,把那笔钱的去向不敢隐瞒的说了一遍。

    曹时宇气得一阵大骂:“你们***都是猪吗?案子没有完结,就敢动那么笔钱!”

    王德志苦着脸说道:“是县长亲自批示的,我有什么办法。”

    曹时宇怒哼一声:“去把钱给我要回来!”

    王德志哭的心都有了:“曹厅长,除了您,那笔钱谁还能要回来啊。”

    曹时宇是在基层上来的干部,知道基层干部是什么德行,进了口袋的钱,让他们再拿出来,比登天还难。如果你去要了,人家也不说不给你,但就是没钱,等什么时候有钱再给,那你就等着吧,这辈子都不用想见到这笔钱了。而且挪用这笔钱也不是什么大事,顶多是违规操作,到时候来一句这是我们整个县政府开会研究的结果,你还真一点办法都没有。

    “行了,等我电话!”曹时宇重重挂断电话,然后坐在那里一阵沉思,他就是打电话给府谷县长估计也不管用,毕竟他还管不到人家的头上。

    过了一会,曹时宇揉了揉有些疼的太阳穴,抓起电话拨了一窜号码,紧接着又把电话放下,然后站起身快步往外走。

    省纪委,曹时宇下了车快步走进办公楼。省纪委书记周元荣的秘书见到曹时宇笑着打了个招呼。

    “曹厅,您怎么来了,找书记有事?”

    曹时宇笑着说道:“有点事情找书记,在吧!”

    秘书点点头:“在,你自己进去吧。”

    曹时宇急忙摇头:“这怎么行,还是请严秘书通报一声吧。”虽然他在周系当中分量不轻,但该守的规矩却从来都不含糊。

    严秘书无奈的点点头:“好吧!”说完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时间不长就走了出来。

    “曹厅,书记让你进去。”

    曹时宇整理了一下警服,然后敲门,等到里面响起让他进去的声音,才把门推开。

    周元荣五十来岁,穿着笔挺的中山装,身材高大,方脸膛,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着让人敬畏的气息。

    “来了!”

    周元荣正在看着文件,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

    曹时宇答应一声,笔直的站在那里,等待周元荣处理完公务。

    他这个厅长可是捡来的,当年是由省政法委书记兼任,后来省政法委书记出了点问题,就撤销了这个书记的公安厅厅长职务,而他这个副厅长顺理成章的上位。当新书记上任之后,一直想从新掌握省公安厅,要不是周元荣给他撑腰,估计早就被拿下了。所以,他对周元荣死心塌地。

    过了一会,周元荣合上手中的文件,抬头问道:“什么事?”

    曹时宇说道:“杨洛在府谷!”

    周元荣疑惑的说道;“杨洛?”

    曹时宇说道:“迟家的那个!”

    周元荣皱了下眉头,曹时宇把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我已经让府谷县公安局放人了,可钱已经被挪用,这很难办。”

    周元荣眉头越皱越紧,曹时宇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说道:“要不要把这里的情况向上面那位汇报一下?”

    周元荣叹口气,抓起电话打给府谷县县长吴烁平,时间不长对方接通,语气非常恭敬客气。

    “您好,周书记!”

    周元荣说道:“煤矿瓦斯爆炸的事情到此为止,被你们收缴的那笔钱送回去吧。”

    听筒里沉默了一下:“书记,那笔钱……”

    还没等他说完就被周元荣打断:“那笔钱你们县政府吞不下去,不然会有麻烦,会有很大的麻烦。”

    周元荣说话的声音很轻,但语气却很重,这把吴烁平吓得一身冷汗。

    “好!我……我马上把钱交给县局,让他们送回去。”

    周元荣没有在说话,啪的一声把电话放下,然后抬头看向正在发呆的曹时宇。

    这个家伙也被吓到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一项强势的周元荣,也对杨洛这么忌惮,能够说出那样的话来。

    周元荣怎么会看不出来曹时宇在想什么,站起身,背着双手看向窗外,过了半天才说道:“看来你对杨洛的了解还不够啊!”

    曹时宇身体一震:“他不就是太子党吗?靠着迟家才会这么嚣张跋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