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八一零章 作茧自缚
    “谷大人,本官在和佟知府聊着重要的事,你这样擅自干涉,不知谷大人想要干什么,还是谷大人觉得这里是相州府,你身为淮北郡总督,你是这里最大的官职,又或者,你一向嚣张惯了,眼中根本就没有王法。哦,不,你眼中有王法,但这个王法却不是皇上的王法。”听到谷朝汝的话语,沈言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冰冷的杀意,冷冷的望着谷朝汝。

    “沈大人,你这样做一定会遭到相州府上下的排挤,不得人心的。”瞧见沈言的眼神,谷朝汝顿时感觉到沈言的眼眸仿似一把尖刀,深深的扎进自己的心脾中,让自己感到一种无形的刀光刺中自己,让自己有一种无法呼吸的窒息感。

    “本官会不会得到人心,那是以后的事,起码有一点本官会感到无比的畅快,谷大人身为淮北郡总督,却多次肆意干预相州府施政方针,并与相州府陵府和叙府勾结,本官有理由怀疑谷大人是否和陵府以及叙府进行着谋者特殊的交易,从而让谷大人在月余的时间就能获取这么大的创收。”听到谷朝汝有些色厉内荏的话语,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根本就没有将谷朝汝的话语放在眼中。

    沈言清楚皇上的心思,皇上虽然不会为了这点事而办谷朝汝,但是,只要自己将谷朝汝与陵府和叙府的人勾结在一起,谋取暴利,从而为二皇子铺垫,皇上内心中就会感到特别的重视,甚至会再一次将谷朝汝贬到更低的位置,如果自己再给皇上下一些猛药,皇上未必就不会办了谷朝汝。

    罗列证据一向是锦衣校的长处。沈言虽然想要将谷朝汝打倒,永无翻身的可能,但是,沈言绝对不会无中生有,按照谷朝汝现有的罪名,最有皇上下定决心要办谷朝汝,谷朝汝几乎就是要将牢底坐穿。

    问题的关键便是皇上会不会为了平衡诸位皇子之间实力而从轻发落谷朝汝。

    依照沈言对皇上的了解,这个不是没有可能,所以,沈言一开始在掌握了谷朝汝相关的罪证时并没有直接拿下谷朝汝,目的就是不想让要皇上觉得自己太过嚣张,而是一步一步的引导者谷朝汝进入自己精心编制的陷阱中,逐步让谷朝汝吐出这些年来所犯下的罪证。

    皇上最嫉恨的便是结党营私,而谷朝汝在相州府的这一段时间,已然中了这一招,结党营私不说,而且还想要将相州府经营成铁板一块,成为自己献给二皇子的一个礼物。凭借这一点,谷朝汝已然进了皇上的黑名单了。

    “谷大人,如果本官是你的话,现在就闭口不言,赶紧想办法通知到你的主子,让他想办法能否影响到皇上的决定,否则,你就洗干净脖子吧。”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淡然的望了谷朝汝一眼。

    “十八皇子,你身为淮北郡军政的指挥,针对我与谷大人的这一番对话中是否可以对谷大人量刑定罪了?”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望了夏元虚一眼,朗声说道。

    “糟糕,没想到十八皇子竟然是淮北郡的军政指挥,自己可是将他揍成这个程度,再加上皇子的身份,怪不得沈言会如此急切的想要将这个账给了解了。”听到沈言的话语,陈志安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死灰,随即脸上浮现出一抹无奈和祈祷。然而,陈志安心中也清楚,这一次自己还真的是提到了铁板上,这一关自己几乎是迈步过去了。

    “不肯能,老十八怎么可能会是淮北郡军政的指挥,他凭什么能获此殊荣。”听到沈言的话,十七皇子三人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浓烈的震惊,凭良心讲,老十八跟自己等人几乎是半斤八两,甚至还不如自己三人,可为何父皇如此优渥老十八,就是因为老十八身边有一个沈言吗。

    当初沈言被父皇意外提拔时,只有老十二以一种高傲的眼光是拉拢沈言,结果被沈言无情的拒绝而遭到了老十二的嫉恨,之后,再也没有皇子愿意结识沈言,如果当初自己等人知道沈言会崛起的这么迅速,又这么有能力,自己一定会抛开皇子的尊严,好好与沈言结识一番,或许,今天得意的人不是老十八,而是自己了。

    十七皇子三人的眼神中都闪现出了一抹后悔,同时也带着一丝希冀,希望自己回到金陵后再摘下面子与沈言好好认识一番,希望沈言能给自己一个机会,从而通过沈言的桥梁而跃进父皇的眼帘中,只要达到了这一步,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想要获得父皇的认可并非什么难事。

    想到这里,十七皇子三人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兴奋和期待。

    “什么,十八皇子是淮北郡军政指挥?这完全突破了自己的认知范畴,皇上这一招果然厉害,天底下有谁会想到皇上会任命没有丝毫资历的老十八为淮北郡军政指挥。”听到沈言的话语,谷朝汝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强烈的震惊,似乎一下子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不对,十八皇子的军政指挥只是挂名的,真正的话语人还是沈言,只不过因为沈言的资历不够,所以需要十八皇子这样一个身份来掩护和映衬,如果皇上心目中不是中意沈言,那为何不派出一个更有威望和名声的人来做这个指挥,皇上的权柄虽然受到了诸位皇子的分食,可皇上很扁还有一批有能力且对皇上忠心的人。皇上只要随便派出这样一个人,淮北郡上下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可现实是皇上根本就没有派出这样的人。”

    “抛开了这些因素,那皇子只能让十八皇子挂着这顶棋子,因为十八皇子再不济也是皇子的身份,而且跟着沈言在陵南磨练过,更关键的一点是,沈言是十八皇子的侍讲,是半个师傅,因此在一些重要的抉择和决断上,十八皇子一定会听沈言的。”谷朝汝脑海中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一下子想明白了许多之前没有意识到或想到的环节。

    “十八皇子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位置,所以,才会想着自己单独闯相州府,想要获得相州府的经营权,从而向皇上显示自己有这个能力独当一面,同时也在向沈言显示,我有能力摆脱你的影响力。可惜结果是,自己等人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这点,从而千方百计的打压十八皇子,从而变相的帮助沈言,加大沈言在十八皇子心目的位置,这叫作茧自缚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