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四十四章 设定人物=贵人
    第144条:你以为你是在相信别人,其实,你只是在相信你自己。设定时可以根据此条,来改变旅行中的行为。

    ——《上帝使用手册》

    秋天,袁长文家。

    一辆丰田SUV停在门外,那是县里的车。

    像村里的路况,要不骑摩托车,要不就只要开SUV,一般的车估计底盘很危险。

    不过,说句题外话,国内愤青如此之多,抵制日货的口号如此之响,但很多政府部门的配车,都是RB车:丰田、尼桑之类的。

    “陈教导,请进,请进,”袁父很是热情,一直站在门口,“家里有些旧,陈教导别嫌弃,嘿嘿,请进,请进。”

    “老班长,这是干什么?!”来人扶起点头哈腰的袁父,一把抱住,“老班长,还是叫我小刚吧!当年没有你,我早就不在了!”

    袁父愣住了,二十年,可以改变多少东西。

    本以为,当初的新兵早已不在;

    本以为,教导员可是营职干部;

    本以为,交情随风而逝人已变;

    一句“老班长”,差点让袁父当场哭出来。

    “小刚,好……好……”袁父很是哽咽,“谢……谢……”

    战友情,不是一两句话就能交代清楚的。

    “长文!去隔壁李爷家,”袁父松开拥抱,转身大喊,“买点下酒菜,再拿两瓶剑兰春!”

    “别别别,”小刚连忙阻止,“老班长,没必要没必要。”

    袁长文愣在那里,不知道是去,还是不去。

    “傻站着干嘛,等我踹你啊!”

    袁长文赶紧往门口跑,却被小刚一把抓住。

    “别去,别去,”小刚抓住袁长文的手臂,诚恳道,“老班长,你听我说,这次我过来,就是看看大侄子,只要符合基本条件,我就把他带走了。另一个,老班长,我过来也是看看你,二十年没见了啊。你看我都是一个人开车过来的,待会还得回县里。”

    “这个……”

    袁父有些犹豫,拿不准小刚是客气,还是真不需要。

    说是客气吧,但小刚已经明确表态,把儿子带走。

    但要真不请吃个饭,喝点酒,感觉总是少了点什么。

    正在犹豫时,奶奶从里屋出来:“哎哟,家里来客人啦?杂还在门口说呐,进来呀。”

    “对对对,进屋进屋,”袁父回过神来,大家都还在门口呐,“长文,去泡茶!”

    不一会,袁长文将那搪瓷杯子,放在桌子上。

    “哟,老班长,”小刚把玩着搪瓷杯子,“这杯子,你还留着呢!”

    “哈哈,部队发的那些东西,我一样也没扔,都在那,舍不得啊。”

    “确实,以前的东西,感觉很实在,”小刚喝了口茶,接着说,“现在发什么保温杯、电热毯之类的,拿回去也是送人。一点感觉不到部队的温暖,不像以前,那时队长虽然满口脏话,喜欢打人,但总是为着兄弟伙着想,唉……”

    “队长,唉……可惜了……”

    一阵沉默,顿时在二人之间升起。

    “不说这个,老班长,”小刚主动打破这个诡异的气氛,“来,老班长,让我看看大侄子。”

    袁长文站在远处,自娱自乐。

    袁父大吼:“快过来,你这小子真没礼貌,叫陈叔没?还不赶快过来叫陈叔!”

    “陈叔好。”

    “小伙子不错嘛,挺结实。”小刚边说边捏捏袁长文的臂膀,“可以,不错,大侄子叫什么名字呀?”

    “袁长文。”

    “袁,长,文,”小刚琢磨着这个名字,说,“老班长,这个名字不是你取的吧?”

    “哈哈,”袁父笑道,“隔壁李爷取的,我小女儿名字也是他取的,袁长馨。”

    小刚:“老班长好福气啊,有儿子有女儿,嘿,怎么没看见你女儿呢?”

    “长馨在上学,晚上才回来。”

    “哦,对了,”小刚突然想起,转头问袁长文,“大侄子,身上有纹身吗?”

    “没,没有。”

    “嗯……行,没问题,老班长,大侄子过几天就去县武装部报道好了,嗯……”小刚沉思了会,“要不这样吧,今天大侄子就跟我走,正好我有车,免得过几天你还要把他送到县里来。”

    今天?!

    袁长文抬头看着老爸,是不是太快了?

    “这个……”

    是有点快,但迟早要走,多待几天又有什么意义呢?

    男儿志在四方!

    袁父略微思考一下,边回答:“好,那就麻烦小刚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老班长你在说什么啊!”小刚笑着回应,“大侄子,你去收拾收拾,我们跟着就出发。”

    不是今天,是现在?!

    “还不快去,你这小子愣着干嘛!”

    袁父见儿子走进里屋,便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递给小刚,信封略微有点厚。

    “老班长,你这是干什么!”小刚按住信封,使劲推回给袁父,“老班长,你见外了哈!”

    “听我说,听我说,”袁父见僵持不下,解释道,“小刚,你能叫我老班长,我已经很感激了!这钱不多,但你不收,老班长心里过意不去,以后长文还麻烦你多多照顾,那小子要是不听话,你就打!”

    “哎呀,老班长,这怎么好意思呢?”小刚正色道,“当初你救过我,这钱我不能要!”

    袁父:“要拿,要拿!小刚,你不拿,就是不给我面子!”

    唉,我也知道我救过你,但恩情这东西,没事时还好,一旦产生利益纠葛又能保持多久呢?

    二十年,你还叫我老班长,还记得我们的战友情,我已经很感激了,再要求其他,我就是不懂事!我也在部队待了九年,我明白“征兵”意味着什么,几乎一个征兵干部在经历了征兵的过程后,会多二十到三十万不等。

    我这一万块,但愿你别嫌弃……

    …………

    里屋,很暗。

    袁长文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也不知道该收拾什么,只是麻木的拿着一件一件衣服,往包里装,然后又莫名其妙的,又拿出来。

    顷刻间,眼泪却是滴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

    我不哭!

    我不哭!

    “哎哟,文狗子,今天就走?”

    袁长文立马用袖子擦干眼泪,说:“嗯。”

    奶奶走过去,抱住袁长文:“想哭就哭吧,文狗子,奶还看你哭得少了?”

    “哇……”

    袁长文一下子便哭了。

    奶奶摸摸袁长文的头:“不要怕,你爷爷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走南闯北,为的就是给你奶还有你大伯一口饭吃。你都十七岁了,怕啥!再苦,能有现在苦,再累,能有田里累?在部队好好干,奶奶等着你回来给奶奶带市里的茶叶呐!”

    …………

    妹妹回来,才知道,哥哥已经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