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三百六十章 有问题10
    如何证明自己生活的世界,就是现实?

    没法证明。

    这个问题难倒了无数先贤,从庄周梦蝶,到先祖模式,根本没法解答。

    也许,我们正像《黑客帝国》那样,被生物电子信号所控制。

    也有可能,我们正在跨星际旅行,无聊之余体验下几千年前的生活。

    或者,我们在一个派对上,全体被催眠。

    没法证明。

    我们只是找了其他的东西,来避开这些问题。

    比如工作、房贷、爱情等等,当你想要思考的时候,不得不被打断。

    袁长文失魂落魄朝家里走去,没人打断他,至少这一段路没人打断。

    在电梯那,宝珠并没有出现。

    袁长文稍稍松了口气,后面发生的一切,都建立在幸运宝珠出现的时刻。

    如果没有幸运宝珠,那么后面的什么帝国成立等等,都不会发生。

    也就是说,自己今后依然是一名小人物?

    袁长文自嘲的摇摇头,现在回想起那时的所作所为,觉得荒唐不已。

    但在当时,却又很是正常。

    究竟,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袁长文打开房门,老婆正在练瑜伽。

    老婆睁开眼,看了一眼袁长文,没说话,继续练习瑜伽。

    袁长文现在也没心思说话,满脑子都是“如何证明自己的世界是真实的”这个问题。

    我要如何确认真实性呢?

    难道仅仅靠触摸这些感觉器官?

    明显不是,之前的幻觉,暂且称之为幻觉吧,那种种感觉也是清晰无比。

    所以,我根本无法判断?

    老婆似乎感受到些许不寻常的气氛,说:“你在想什么?”

    袁长文随口而出:“我在想,这世界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

    老婆扑哧一笑,说:“你没发烧吧?是不是最近太闲了,无聊啊?”

    袁长文:“你难道不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吗?连确定什么是真实的都没办法,我们这一生究竟在干嘛?”

    老婆:“拉倒吧,想这些能当饭吃?能赚钱不?”

    袁长文瞬间怒了,吼道:“连什么是真实都不知道,还吃个屁的饭!”

    老婆也尖叫起来:“袁长文,你发什么疯?!难道解决什么真实问题,可以赚钱养家吗?可以当饭吃吗?可以还房贷吗?”

    袁长文:“我为什么要赚钱养家?为什么要还房贷?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吗?如果是虚假的,我为什么还要如此辛苦?”

    老婆:“为什么要赚钱养家?哈哈!真是笑话!袁长文,我告诉你,想离婚就直说,别整这些没用的!老娘早就不想跟你过了,但宝宝必须归我!”

    袁长文:“你?你存在吗?你是真实的吗?谁在跟我说话?我又是谁?谁在跟谁说话?”

    老婆突然有些害怕,语气瞬间柔软下来,小心翼翼问:“长文,你别吓我?我们不想这个问题好不好?大家都这样,工作结婚生宝宝,赚钱消费养家糊口,我们不去想真实与否,好不好?”

    袁长文双眼迷茫,问道:“大家都这样?”

    老婆连忙点头,说:“对,大家都这样,都是这样的。没有什么好思考的,大家都这样,不是你的问题。”

    袁长文:“大家都这样?所以我也要这样?这是什么理由?这是什么逻辑?我没得选择?还是说,有一个恶魔故意在阴影处,想要误导我?!”

    袁长文突然兴奋起来,说:“对,就是有个恶魔!否则,为什么要干扰我的决定?!为什么要利用大家都这样,来扰乱我的思考?!哈哈哈哈!我明白了,那个恶魔一直在欺骗我,不愿意让我找到真实!”

    老婆苦苦哀求:“没有恶魔,长文,没有恶魔!我们别想了好不好?我们还有宝宝!你为宝宝考虑一下,好吗?!”

    袁长文凑近,仔细盯着老婆,问:“你是谁?”

    “我是你老婆啊!”

    袁长文摇摇头:“不对,老婆这个词语,仅仅是法律上的定义而已。如果我可以改变法律,那么我完全可以让你变成‘老波’、‘老女’等等。这不过是人类定义的一个词汇,抛开这个,你是谁?”

    老婆手脚并用退后两步,睁大眼睛惊恐的忘记说话。

    袁长文:“还有,为什么我要为宝宝负责呢?这个思想,是谁放在我脑子里的呢?”

    老婆:“长文,你醒醒!这是社会道德啊!你生了小孩,就该肩负起这个责任!”

    袁长文:“社会道德?哦!原来是社会约定俗成,但是,我为什么要遵守呢?这个社会,是真实的吗?还是那个恶魔来欺骗我的?”

    老婆冲上去,抱住袁长文,哭喊道:“你摸摸,你摸摸!我怎么就不真实,怎么就不存在了?!”

    袁长文摸着老婆的脸蛋,很是迷惑,说:“对啊,这感觉,如此真实。”

    老婆:“对吧,对吧。长文,你别想了,我们吃饭吧。”

    袁长文:“不对!你只是存在,但无法确定你是否真实。就像我做梦,梦见一坨屎。那坨屎是存在的,但它不是真实的。所以……我无法确实你的真实性。”

    老婆:“求求你了,长文!明天还要上班,我们明天再思考好吗?”

    袁长文:“上班?上什么班?我明天不会去上班,连真实性都无法确认,你怎么还有心情上班呢?”

    老婆:“不上班,你怎么赚钱?你信不信我告诉你妈,你难道就不担心她么?她知道你这样的话,她会很难过的!”

    袁长文:“我妈?为什么我要考虑她呢?为什么她的快乐与否,需要我来负责呢?不是应该每个人都负责自己么?这又是谁把‘她是我妈,所以我必须负责她的一切情绪状态’装进我脑子里的?”

    老婆:“钱呢?未来呢?难道这些你也不考虑了吗?”

    袁长文:“未来是什么?钱又是什么?我现在缺钱吗?我死了吗?”

    啪!

    老婆实在受不了,一耳光扇过去。

    袁长文的脸,瞬间红肿起来。

    “痛?”

    袁长文:“这是痛吗?我能感觉到痛,所以痛是真实的吗?如果痛是真实的,那么我的所有感觉都应该是真实。”

    嗯!

    对,我的感觉是真实的!

    袁长文突然开心起来,狠狠抱住老婆,使劲亲了一口。

    老婆正想开口骂,却想到刚才那种恐惧情形,还是忍了一嘴。

    “长文,你知不知道,刚才吓死我了!”

    袁长文又亲了一口说:“没事,我已经回来了。这个世界,除了我的感觉,其余全部都是不真实的。看透之后,这种感觉好多了,仿佛千万斤的石头从身上卸下。”

    终于,两人开始在家里吃饭。

    老婆一改往日的冷淡和咒骂,主动给袁长文夹菜。

    “谢谢,谢谢老婆。”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经历的东西太多,老婆做菜稍稍盐放多了些。

    袁长文刚吃了一口,便被刺激到了。

    咦?

    不对!

    如果盐这种物体,仅仅是存在,而不是真实的。那么,盐带来的“咸”这种感觉,为什么是真实的呢?

    老婆看着一动不动的袁长文,问:“怎么了?长文?”

    袁长文:“我突然发现,感觉并不是真实的。”

    啪!

    老婆一怒之下,将筷子摔在桌上。

    “没法过了!这家没法过了!”

    袁长文被吓了一跳,刚刚集中的思维瞬间被打散。

    “对,对不起。”

    老婆别过头,没说话。

    “唉……”袁长文叹了口气,默默起身,收拾碗筷。

    老婆白了一眼,依旧没说话。

    袁长文洗碗回来,看见生气的老婆,没有哄也没有逗,更没有认错。

    一个人,坐在沙发的另一边,思考着。

    老婆:“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袁长文:“我不是你,我又怎么知道你的想法呢?你难过你难受,我又如何能干涉呢?”

    老婆:“你身为我男人,你就应该哄我!袁长文,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袁长文:“应该?我们什么时候定下协议,‘你难过,我就要哄你?’哦,我明白了,又是社会约定吗?我负责表现你想要的,‘关心、讨好’。你负责表现我想要的,‘做饭、性’。”

    老婆:“你放屁!”

    袁长文:“那你为什么生气?不是因为,我没有做到你的预想吗?为什么我们都要假扮呢?直接表现出真实的自己,不好吗?”

    老婆气极,手指颤抖着,指着袁长文,吼道:“要真实?好,老娘给你真实!明天,你不要跪着求我回来!”

    说完,老婆摔门而走。

    袁长文,则是陷入自己刚才的话语中。

    真实的自己?

    我自己是真实的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