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四百零二章 修到真实32
    诚实到残忍?!

    袁长文还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当然,在心里说话的也是他自己。

    有时候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就会看穿某些事情,然后产生所谓的洞见。

    其实,洞见一直在那里,并非去寻找得到。而是,停止阻碍洞见的出现。

    自我编织的定义将自己随意拉扯,让自己认同其以为就是自己。这种状况除了容易被情绪拉扯之外,还会遮盖很多很明显的东西。

    就像父母这件事,难道大家看不到?

    事实一直就放在那,只要自己去看,很早就能看到。

    袁长文微微叹气,这么多年,算是白活了。

    停止相信一切,停止阻碍洞见的出现。

    袁长文想通之后,再次变得轻松无比,似乎自己不是被捕快架着,似乎自己不是才被法院宣判。

    外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但自己对于这一切的感觉却是完全改变。

    所以,这份觉察是一切?

    袁长文暗自好笑,内心轻松之后,整个人似乎轻飘飘的。

    但他知道,这只是片刻的宁静。

    还记得之前在牢房,想通时间对自己的影响之后,同样也是轻松自在。

    可是,仅仅一会时间,突兀的忧伤夹杂恐惧排山倒海而来。

    想必,现在也是如此。片刻之后,估计又会有其他缘由的情绪袭来。

    “哼!”

    来就来吧,让该来的全部袭来吧。

    我已经放下头脑,放下双手,放下双脚。

    恶魔,请随意!

    我不在再次阻碍任何事情的发生,想出现就出现吧。

    这么多年来,自己接受的教育就是掌控。

    对自身的控制,对作业的控制,什么规划性,什么理想步骤。

    统统消失吧。

    有什么好规划的?

    想要规划,无非是自己害怕失败,规划这样那样显得控制了很多,让内心的恐惧稍微被安抚。

    我不需要。

    该发生的让它发生,发生之后,我再看恶魔看能怎样?

    把人生交出去,没有控制,让人生随着溪流自然飘荡。

    (怎么可能?那自己还变人干嘛?当棵树好了!)

    【是啊,当棵树多好。】

    (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奋斗,斗天斗地斗人,拼搏而辉煌。既然自己不想有任何作为,只是被动等待事情的发生,为什么不自杀呢?)

    【是啊,可以自杀。】

    (喂!别真自杀啊!)

    【人生毫无意义可言。】

    (喂!怎么没有意义!想想未来,想想自己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不遗憾吗?不可惜吗?打起精神来,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那为什么这些年,一直没去做呢?】

    (事情多嘛,哪有时间。)

    【那又如何保证,自己未来会去做呢?】

    (通过这件事情,想通了呀,于是出去之后海阔凭鱼跃!)

    【我不想思考,好累呀。】

    (要思考,怎么可以不思考呐!上天给了脑子,不是拿来当摆件的!)

    【思考什么?未来吗?别逗啦,时间都不存在,哪有什么未来可言。】

    【我承认,曾经的自己对于未来总是惶恐不安,想要规划想要提升认知,就是为了在未来的洪流中,把握住些许机会。】

    【可笑啊,未来是什么?此刻的未来,不过是想象。就算不认可时间的存在性,那也必须承认,未来的形势变化莫测。】

    【未来,基于此刻的一切信息所发展的未来,哪里是人脑可以掌控的?自己才有多少信息源多少信息量,自己的认知就一定是把握未来的关键?】

    【算了吧,随便未来怎么玩,我就在一旁看看好了。】

    (不可以!我们要往前冲,要加油努力拼搏向上。我们不能浪费时间,要有追求,不能虚度光阴!)

    【说了那么多,无非就是想要钱嘛。】

    (放屁!钱财乃身外之物,怎么可以跟梦想相提并论。当然,如果多一些钱,也不错。)

    【是么?那如果梦想达成,却依旧一贫如洗,自己的梦想还是梦想吗?会不会因为就算达成梦想还是没钱,就换一个梦想呢?】

    (怎么可能!按照这种说法,那些残疾人的梦想就是恢复身体健康,这也是为了钱吗?)

    【提残疾人干嘛?我们又不是残疾人。】

    (我就想证明,这种说法是错的。)

    【我知道,也明白这种心理。总想证明自己是对的,“自我”是不允许被否认的。】

    (靠!)

    【脏话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老子就是喜欢金钱,怎么了!不可以吗?一天到晚哔哔,老子就是想要花不完的钱,怎么了!)

    (没钱怎么生活?没钱怎么过日子?穿什么吃什么?吃屎吗?)

    【除了会拿未来恐吓我,还能怎样?】

    (这不是恐吓,社会就是这么现实。想想那段没有收入的日子,是不是焦虑慌张?后来有了收入,一切都好了,对吧。)

    【没有任何改变,依旧焦虑慌张,只不过焦虑慌张的内容换了。而且,安慰自己的内容也跟着换了。】

    【没有收入的时候,焦虑收入,安慰自己还活着就有一切可能。有了收入,焦虑更多的收入和人际关系,安慰自己不管怎样只要还有份收入。】

    【不变的是,永远都在焦虑慌张。】

    (那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阶梯,不满焦虑慌张,这些情绪可以促使人类抓紧时间,努力工作。人类文明不就是这样,一步步走出蛮荒的么。)

    【人类文明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不是人类?要不要为整个人类文明做贡献?)

    【喂,这话说出来,自己不觉得可笑吗?】

    (呃……好吧,总得为自己考虑吧,车子房子票子,对吧?)

    【现在对于父母的感觉怎样?还有曾经那种负重感吗?】

    (没有。)

    【那么对于金钱,也会发生同样的状况。】

    (怎么可能?这个社会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钱!)

    【这仅仅是一个自我编织的定义罢了,仅仅是社会营造的氛围而已。国家需要经济发展,于是潜移默化的将金钱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

    【问问爷爷奶奶那一辈,金钱重要还是革命重要?】

    【等到国家经济发展良好之后,不需要那么多创业者,不需要经济快速提升之后。转而社会又将出现另一种价值观。】

    【如同我们现在不解的一样,为什么之前的人想不到金钱的重要性。未来的人们也会纳闷,为什么我们想不到心境的重要性。】

    (说了那么多,自己还是没钱。)

    【对,还是没钱。】

    袁长文突然觉得好笑,什么时候自己脑海里有两个声音,而且还如此和谐对话讨论,如同邻家大哥一样。

    两个声音,一个充满了自我编织的定义,另一个仅仅站在“我存在”那里。

    难道自己想太多,终于人格分裂了吗?

    分裂就分裂吧,没有什么不好。

    我累了,想要人格分裂就分裂好了,或者有什么其他诡异的事情,要出来就一起出来吧。

    袁长文感受到浑身有些无力,懒洋洋的,无法用劲也不愿用劲。

    “把身子提起来!”

    旁边的捕快似乎发觉变重了,出言训斥道。

    袁长文玩心大起,现在要是不使劲会怎样?

    会不会被毒打一顿?

    如果这样,也不错,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挨过打了。

    (脑子有问题吗?有受虐的倾向吗?)

    【没有,只不过现在时机正好合适。有捕快发出邀请,而且自己也有这种冲动,一切都是完美的。只要自己卸掉力气,立马就可以看见究竟会怎样。】

    (万一真的被打呢?不痛不后悔?)

    【痛啊!但我们不就是为了体验这种痛么?就像很久没有运动的人,会突然想要跑出一身大汗那样。】

    袁长文就这样,突然卸掉全身所有力气,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两名捕快身上。

    捕快措不及防,微微有些踉跄,怒道:

    “起来!”

    袁长文笑着没说话。

    其中一名捕快,掏出电棍作威胁状,见不起效果,猛地捅向袁长文。

    当然,是最低档的电流。

    噼里啪啦!

    袁长文双眼似乎都能看到电弧的闪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