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五百八十六章 修到真实216
    别人在我脑子里,还有影响。

    那些看法,还在我脑子里吵吵。

    “我这样做,白白浪费时间!”

    “不去努力,如何能踏上巅峰!”

    “有什么意义!斩杀之后,还是人么!”

    “人生就是要奋斗,要守护,要有羁绊!”

    吵啊,你们还能再吵闹一点吗?

    嘈杂!

    角色一直在吵闹,我就不明白,曾经的我是如何忍受下来的呢?

    那些成功,几乎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接受的教育。

    恍惚之间,失去成功事业的追求,我竟然有些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没有了成功作为言行的驱动,我应该怎么生活?

    自己就像一个囚犯,习惯了监狱的生活作息,习惯了有人告诉我应该干什么,习惯了有条理约束不能干什么。

    现在,我自由了,却不知道该做什么!

    不对,不是自由,而是想像失去监狱的日子,自己似乎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生活。

    《肖申克的救赎》中,那个黑人老头出狱之后,完全无法适应只能上吊自杀。我就是这样,想死的冲动一直没有消散。

    这个世界有什么意义,我要这肉身还有什么用!

    我不是角色,不是肉体,不是思考,为什么还要为这个角色而苦苦努力挣扎?

    身而为人,不就是来娱乐的吗?

    那些自我定义让我动弹不得,似乎死亡都比这生活可爱许多。

    更别说,我本来就会死。

    我不仅是个小孩,一个粗鲁的小孩,而且还被关押在监狱中。

    谁的监狱?

    自我定义的监狱,自我关押,让我无法看到“无我”的真实,让我不诚实的过日子。

    哈!过日子?

    呸!

    完全就是被时间拉扯,被各种自我定义推攘着前进。这算什么生活,恐惧附身散发着恶臭,自我定义就像狗屎一样布满全身。

    然后,每个人还在炫耀自己的狗屎与众不同。

    靠!

    有一天,我要拍部电影,就讲述一群小孩子被关押在监狱,然后做着各种荒谬绝伦的事情,并且丝毫不认为自己被关押。

    自由?

    牢房比较大,就是自由?

    什么成功,是我自己的选择吗?

    我还在担心,还在考虑别人,“别人会不会以为我不是想斩杀,只是因为没法成功,所以讽刺成功。”

    我TM还在考虑别人!

    关我屁事!

    为什么要给别人证明什么?我又不是要说服别人,角色的欺骗真是防不胜防。

    “我是对的”,这句话无时无刻不在影响,我始终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始终想要别人相信我,始终在乎别人眼中的自己。

    事实上,不过是,我脑子里的我对别人的看法,然后在这个看法之中,猜测别人会如何看我。

    弱智!

    所有别人的看法,都只是自己的猜测。

    真尼玛搞笑,自己在脑子里幻想个别人存在,然后在想像那个人的性格特征之类的,最后在利用这个人在我脑子里的信息综合,来影响我自己。

    我就是个白痴啊!

    成功可笑吗?不可笑。

    追求成功和金钱,可笑吗?不可笑,并且十分高尚。

    那我为什么还要斩杀成功之类的?关你屁事!

    角色啊,总是放入无数东西在我脑子里,让我眼花缭乱。

    杂音,统统都是杂音。

    我不敢放松,不敢闲下来无所事事,总是在忙碌。

    假装忙碌!

    我害怕不忙碌,就无法获得成功,我害怕不忙碌,会被人唾弃为浪费时间。

    必须很忙,假装自己很忙,这样就可以安慰自己,“看,我都这么努力了,就算失败我也认了。”

    一点都不诚实。

    现在,我把斩杀当作自己的事业,似乎每时每刻必须思考关于斩杀的话题,否则就是浪费时间。

    这跟之前的假装愤怒,多么一样啊!

    如出一辙,都是角色的伎俩。明明自己在斩杀,走着走着竟然开始偏离。

    不对!

    我一直在绕圈子,不停的绕圈子,以为自己在斩杀,以为自己面临困难,以为自己前进或者偏离。

    事实上,我TM根本就没有开始!

    无法安静一秒钟,随时都在轰炸我的脑子。只要没有外界的吸引,我的脑子就开始吵吵。最恶心的是,那些爽点会诱惑我,让我无法停止幻想。

    明明就是虚假,却轻易操控我。唉,我就是那么软弱啊!

    甚至,经常还自以为快要斩杀结束,我真的被玩弄得好可怜。然后,却对于角色的存在,提不起任何愤怒。

    袁长文看着草地上的人们,似乎全部都带着面具,而面具下面没有一个人。都是被操纵的,都是一个个傀儡。

    我要如何控制别人的言行?明显做不到,别人站在我面前,指责我或者呵斥我,这些都不是我能够控制的。

    所以,为了让别人相信我而做出的努力,是有多么无力啊!那些为了达到这些目标的学习,又是有多么荒谬啊!

    是角色达到哪种扭曲,才会让自己把控制别人作为一种努力的目标。

    更何况,我怎么知道站在我面前的人,是真人?里面真的有人?还是跟人类一样的机器?

    我不知道,而我的角色才不会在乎这些,必须控制一切以展示自己的存在。

    未来应该怎么办?

    失去了这些自我定义,我自己都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曾经的我会利用小脑袋来权衡,而现在,我又该如何做出选择呢?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不能依靠小脑袋,那些所谓的知识不过是一坨狗屎。

    会不会变成白痴?

    会不会毫无人性?

    会不会没法跟人们互动?

    也许会,我不知道。

    可是,如果不斩杀,任由角色在那里放肆,我实在是受不了。特别是这种思想、那种看法在我脑子里四处蹦跶,想着就烦躁。

    袁长文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混乱,已经开始毫无逻辑的思考。

    这难道也是角色的花招吗?

    让我没法聚焦到一个问题上,让我没法看清前方,让我没法仔细思考。

    我还在寻求认可!

    该死!

    老师的存在,除了指明道路之外,我还在老师身上找到了认同。“嗯,你是一个认真的人,是一个在修行上努力的人。”

    而学生的存在,除了我真心想传授一些东西外,更多的同样是认同。“哇,这个老师好棒,教了很多有用的东西。”

    角色一直在这样,通过明面上的目标暗自输送隐藏的目标,而到最后,往往隐藏的目标会干掉明面上的目标。

    比如,我会挑选学生,除了悟性这一块,更多的是想让自己处于一个舒服的状态。

    谁在舒服?角色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