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第一步26
    又来了。

    曾经总会有些遗憾,我就会不停的幻想同样的场景,却是不同的结局。也许我变厉害了哦,也许我找到对方的弱点,也许我口才瞬间爆满等等,总之就是我逆转了遗憾。

    真尼玛搞笑,事情已经发生,我这样做除了丰满角色属性之外,还有什么意义?不断的幻想胜利,不断加强角色的属性,就是在不断肯定角色的存在。

    我不接受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不接受命运的安排,我不接受现状,所以不停的幻想场景以说服自己这一切并没有那么糟糕。

    关键是,判定这一切糟糕的是我,说服自己这一切并没有那么糟糕的也是我。这尼玛,是脑子有问题吧!

    遗憾,这种状态是如何出现的?我又是如何将其判定为遗憾的?想得到的东西没有得到,这是一种遗憾。自以为顺利,过几年之后,突然后悔当初的决定,这也是一种遗憾。

    让我看看,“想要得到”,谁想要?明显是角色想要,而想要的驱动力就是脑子里的自我定义。嘿,有意思的地方来了。

    如果我想要上厕所,但是发现周边都没有厕所,好不容易找到厕所,或者没办法在某个隐蔽的角落上厕所。这一切,不会让我产生遗憾。

    如果我想要喝水,却发现到处都没有卖水的,于是导致一整天都没有喝水。同样,这也不会让我产生遗憾。

    但是,如果我想得到某些特殊的东西却没有得到,那么我就会遗憾,经常跟别人提起当初自己差一点就怎么样,或者当初如果自己那样就不会现在这样。

    所以,“想要得到”的这个东西必须可以炫耀,至少可以骄傲,才会在没有得到的时候导致遗憾。

    哈!还有一点,差点忽略了。因为没有得到而导致遗憾的因素还有一个,就是自己知晓也许这辈子都没办法获得那个东西,所以才会遗憾。

    这就是问题所在,自己都知道自己这辈子没有机会,那为什么还在幻想自己拥有那个东西呢?角色在利用幻想来强化自身,看起来是满足人类机体的需求,是满足人类内心的空洞,但事实上,就是在弥补角色的缺陷。

    当然,不管是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还是激励自己还有一线生机,都是对未来的猜测,都是想要掌控未来。而这些,统统都是角色的伎俩,在不经意之间丰满了自我定义。

    借此以宣告,“我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我有特殊性,我有辉煌,虽然现在我不怎样,但是相比于你们,我还是不错的。要知道当初……”

    角色的存在并不需要我做出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当然,它会悄悄将这个期盼送入我脑子,让我把注意力放在一个长远的目标上,而不是探讨角色的存在真实与否。

    那些遗憾也是同样的作用,把注意力放在过去,然后幻想袁长文这个角色如何胜利如何逆转,也就在肯定袁长文这个角色的真实性。从而避免讨论,角色是一坨狗屎的事实。

    那么,此刻的斩杀,会不会同样在肯定角色呢?角色是虚假的,既然是虚假的是不存在的,又如何来斩杀呢?斩杀这个动作本身就在肯定角色的存在。

    袁长文离开窗台,坐在床边,长长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

    问题的关键在于,现在我脑子里有非常多的虚假,而我却将其当作真实。如果不斩杀,我根本无法摆脱角色的操控。

    诚然,斩杀这个行为本身会让角色真实起来,但是不斩杀,角色依旧真实。因为我已经将角色视为真实这么多年,而且如今我已经知道角色属于虚假,却依旧牢牢抓住各种虚假不放手。

    如果真能“无为”,角色早就消散掉了。“无为”,就已经处于没有自我定义的状态,没有自我定义哪还有什么角色呐。

    好难受,不是痛苦那种难受,也不是忧伤那种难受,而是一种被束缚的难受。我想逃脱此地想逃脱斩杀,但正是想逃脱的部分,是我必须斩杀的。

    如果看不清楚自我定义的结构,看起来目前的原因让我开始斩杀,但终究还是会被再次利用被再次捆绑。

    犹如过山车,不知道什么原因坐上去,然后在半途想下来。但是,如果没有斩杀最初的原因,那么过不了多久,同样的原因会促使我再次坐上去。

    “我是一个有爱心的人”,这是一个自我定义,我不会胡乱杀人,也不会虐杀小动物。看起来非常好,但有时候会跟其他自我定义相冲突,比如“我是一个爱干净的人。”

    当遇到流浪狗的时候,我嫌弃它脏,所以不会将它领回家。但是我又是一个有爱心的人,仅仅是喂点食物,会不会不太能显示我的爱心?

    可怜!

    这是个关键,我认为那条流浪狗可怜,所以我才会去帮助它才会引起我的恻隐之心。那么,很简单的问题,“我如何知道这条狗可怜?”

    抛开情绪以及什么“显然”、“你去流浪试试”之类的话语,正面回答这个问题,答案必然是“我猜的。”

    也许可以讲一大堆理由,什么流浪狗的环境,每天没法定时吃饭,睡的地方也仅仅是一个遮雨的下水道,没法洗澡,每天要担心食物等等。但终究无法逃脱,这只是我的猜测。

    就算这些猜测是真的,就算那条流浪狗发出咽呜的可怜声,我为什么要去帮助它?这个行动的来源是什么?自我定义,“我是一个有爱心的人”,所以为了保持这个自我定义,我就会去帮助它。

    那么,如果有一个流浪汉,并非骗子,我是不是也要去帮助他呢?我是不是可以让流浪汉住进家里?我是不是应该负责流浪汉的下半生?

    又是什么自我定义阻挡了我这么干?或许,那个自我定义的完整版是,“我是一个有爱心的人,并不是真的有爱心,而是在不影响我自身的情况下,有爱心。”

    哈!

    诚实才是关键,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没有必要利用自我定义来规范自己的行为,来解释自己的行为。一旦解释,就意味着想要在别人眼里获得认可,想要说服别人以及说服自己,“嗯,我的行为并不愚蠢。”

    狗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