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六百七十八章 第一步78
    不对,还有问题。

    袁长文明显感受到自己的恐惧如同疯狂的洪水一般,使劲轰击着心神。恐惧的内容根本不值一提,但这种恐惧带来的感受,完全不亚于恐惧死亡。

    如果仅仅是金钱,那么我离开帝国,丢弃帝国第一人这个头衔的时候,应该更加恐惧才对。事实上,任何恐惧都不是表面上所谓的“恐惧内容”,而是在恐惧角色属性的丢失。

    “其实我这个人没有太大的执着,只要不怎样就行”,这种话我听过无数次,自己也说过无数次。那个“只要不怎样”的具体内容可以随意添加,只要不死、只要不生病、只要不掉工作,一切都好说。

    看起来大度,看起来潇洒,其实就是一种恐惧。先不论我是不是真的做到如同自己所说的那样,除了某样东西之外,其他都好商量。就算自己真的做到,那依旧是紧紧抓住角色属性不放手。

    这是我最后的角色属性了吗?

    但似乎这份属性已经困扰了我很久,没错,现在我一无所有,除了精神力的修行之外,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好吧,也许自己还有这条命。

    奇怪的是,我根本没有担心过死亡,反而是被一些很小的事情所恐惧。当然,这种小事本身就属于角色的定义,事情就是事情,只是人为扭曲将其分为重要或者不重要。也正是因为这种区分,让我始终想做重要的事情。

    而斩杀角色,就是要抹掉这些人为的扭曲,仅仅是顺着流动前进。当地形做出某种指示的时候,不会因为脑子里判断的重要性来否认,我已经否认了这么多年,已经在思维的监狱里生活了这么多年。

    悲哀。

    袁长文发现,自己在转移注意力,那份恐惧出现了不止一次。如今还能因为同样的内容来恐惧我,这说明什么?

    该死!

    自己还想象着恐惧这个妖娆女子已经求饶,现在看来,缓兵之计?欲擒故纵?示敌以弱?反正我被同样的内容袭击了,整个人如同行走在狂风巨浪之中,左右摇摆根本无法站稳。

    首先,我将这种事情的发生,定义为“不好”,这就是恐惧的基础。如果我知道,家里被偷光了,会换来一个崭新的人生,我还会恐惧没锁门之类的吗?

    其次,归根结底是关于角色属性,自己认可某些事情属于真实,认同这些事情可以表达自己的角色,认为这些事情跟自己是密不可分的。失去之后,当然会恐惧,哪怕只是想象自己失去。

    还是那句话,恐惧的内容根本不重要,说服自己“恐惧的内容其实并不恐惧”,这毫无意义也并非斩杀。因为恐惧本身就是角色,只有让角色死去,才是摆脱恐惧的最好方法。

    恐惧“无我”,因为角色不是“我存在”,角色的思考、身体、事业、道德等等一系列的东西,都是虚假的。想象没有角色,就没有这份思考,自己再也无法思考也无享受世间的一切,这种恐惧难以描绘。

    曾经的自己,一想到死亡,就会浑身战栗。后来,却对于死亡不屑一顾,因为角色已经很庞大,庞大到无时无刻不在发出背景噪音。而我在这份噪音面前,任何思考都显得苍白无力。

    这跟得失无关,而是角色属性的摧毁。如果角色失去了某种属性,然后立刻又可以建立新的属性,那么恐惧自然就会消散。当角色没法构建新的属性,只能眼睁睁被斩杀的时候,恐惧就会无比强烈,以至于让人动弹不得。

    比如,“我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人”,那么当我无法做出符合这个自我定义的行为时,我会难受会纠结。但很快,我就可以新增一个自我定义来缓解难受,“我的善良必须有点锋芒。”

    再比如,“我是一个写小说的人”,当关于小说的一切发生时,被屏蔽、情节被砍、看官稀少之类的,都会让这个角色属性显得毫无意义。额外再牵扯金钱,本来就不多的全勤奖被扣掉,更是恐惧不安。

    我把这些当作我的一部分,失去的时候,自然会有如割肉一般疼痛。但事实上,我根本与袁长文这个角色毫无瓜葛,他所拥有的所在意的,关我屁事。

    因为这份思考属于角色,哪怕模拟成“我存在”的模式,依旧只是模拟。电影光线可以模拟成电影屏幕,但其本质依旧是光线。所以,我依旧会恐惧。

    袁长文发现,自己很难将唯一的修行斩杀掉,那确实是自己的角色属性。如果被剥夺修行,整个人将无所适从。但是,角色终究只是角色,

    那是我一直以来认可的一部分,也是自我介绍中一直提及的部分,这种角色属性怎么可能斩杀?

    袁长文第一次感受深深的无力,似乎根本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只不是之前的难受,也不知道之前的找不到方向,而是敌人站在自己面前,很清晰明了,这就是我的敌人,可惜自己却仿佛无力抵抗。

    就算我什么都没有,至少我是一个修行之人,至少我在为我的精神力修行做出努力。这就是希望所在,也是阻碍我进行斩杀的存在。敌人不是别人,就是角色自己。

    我可以嘴上说着自己不在意修行,但事实上,当修行发生任何状况时,我非常担忧以及慌张。想想,当我需要自我介绍的时候,却发现除了名字性别之外,没有什么好说的。这种茫然不知所措,是角色极力避免的。

    或者说,角色的存在本身就为了谎言,为了有的说,为了在二元世界中上演一出人生。恐惧就可以轻松将这些角色属性凝结在一起,避免角色轻易被斩杀。

    难道只有自废修行根基吗?

    袁长文开始颤抖,想象着自己再也没法调用精神力,想象着自己再也没法修行,失去了唯一的依仗之后,自己就真的一无所有。甚至,连沟通星舰都无法做到,也不可能离开这个星球。

    没有精神力,自己就是普通人罢了。

    可是,如果不废除修行,那么恐惧随时都可以利用这一点来恐吓我。无论我如何欺骗自己并不在意修行,但事实上,角色比谁都清楚我的内心。

    该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