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六百八十五章 第一步85
    角色始终会为角色自己考虑,小到菜市场买菜的对比计算,大到对于整个人生的分析,角色始终想要获取最好。

    但有意思的是,所谓的“最好”只不过来自于脑子里的认知判断,我怎么知道这个“最好”就是整个人生的最好呢?就算什么狗屁认知升级,又能升级多少?在扭曲之中,需求排名?

    这不就像是,在一堆狗屎中选出哪一坨不怎么臭。

    关键在于,不将其认同于真实。我不是为了丰满角色某种属性而做事,菜买贵了几毛钱,那就算了吧,没人会认为这是天塌地陷的事情。但如果入行入错了,似乎整个人生就变得快要完蛋。

    但似乎自己,就是那种精打细算的人。其实根本不是关于钱,而是展现袁长文这个角色的数学知识以及规划能力。就算自己身为帝国第一人,也改不了这种习惯。当然,权衡东西的权重不一样了,看起来变得不在乎金钱。

    事实上,总是想要事情控制在手中,总是想获取最优选择。当然,完全都是从脑子里的扭曲中获取最优。一旦没有,那么整个人会处于一种难受的状态,因为角色属性受到伤害,那自我定义被强行砍了一刀。

    我把它当作真实,认为自己必须要精打细算,做事必须要经过脑子思考。这样,就会显得袁长文这个角色真实而且丰满。

    为什么我还在纠缠这些?难道说,自己依旧被金钱所奴役?被这种不够多的心态在控制?

    我在害怕什么?

    看见了吧,尽管知道角色是虚假的,但依旧想要角色未来过得好,依旧会恐惧角色未来的生活支离破碎。

    全部都是建立在脑子里的扭曲之上,仿佛自己做了这件事,那么未来必然会生活凄惨。仿佛自己只要失去某些东西,那么未来必然可怜兮兮。因为脑子里只有这点东西,永远都是局限,又怎么可能判断整个事件的发展呢?

    角色不会理睬这些,一个个局限的自我定义构成了角色,必须时刻不断的加强自我定义。任何一件事情,只要触碰到自我定义,那么就会带来情绪的冲撞。就算仅仅是买菜买贵了几毛钱,同样拥有这种力量。

    为什么要羡慕井井有条?

    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井井有条一定就是好事吗?还是俗话哦,因为角色的大脑只能接受线性的思考,所以从开始到结束安排得井井有条,会受到大脑的欢迎。

    如果混沌、杂乱,以一种非线性的方式完成,可以吗?应该不可以,因为在完成之前,就被人认定为毫无计划,做事毫无规律毫无头绪,分不清轻重缓急之类的。

    整个宇宙是井井有条的吗?

    我不知道,也不重要,但我明白井井有条这四个字,就是我当作的真实。如果让袁长文这个角色变得混乱不堪,我会非常难受以及不习惯。

    但我跟袁长文这个角色之间毫无关系,所以角色怎样都是可以的,而不是像现在,剥夺任何一个角色属性都会难受不已。

    也就是说,我还在相信脑子。真是一件难堪的事情,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训练自己的脑子,一直想让脑子变得更强更棒更丰富。但现在,反手就要斩杀脑子,真是唏嘘啊。

    关键是,还斩杀不了!

    矛盾点在于,如果我不相信脑子,那么是不是应该不知道如何开电视?不知道如何从水壶里倒水?

    对吧,这些也是脑子里的认知,同样是脑子里对待事物的看法。水杯是用来喝水的,我不会拿来装尿,更不会有水不喝而去喝尿。这些知识,同样是脑子里的,同样是对世界的扭曲看法。

    按照之前的说法,哪怕这次我通过按动电源键打开了电视,那我怎么知道下一次按电源键同样可以打开电视呢?就算我按了一万次电源键,都打开了电视,但我依旧不知道下一次按电源键是否可以打开电视。

    哈!

    还是真实二字,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角色是否知道些什么,而是在于角色是否把这些当作真实。

    水杯可以用来装水,但如果生活流动需要,我可以用水杯来装尿。甚至于,如果按照地形流动我需要喝尿,也不会按照脑子里的看法而拒绝。不再将某样事物当作真实,也不再将某种东西当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还在想象,猜想斩杀结束之后的状态。

    该死!

    这根本不是前进,而是在那里幻想山巅的场景。凭借自己的看法,凭借一路走来的风景,猜测山巅的状况。都是猜测,都是扭曲。

    要想知道山巅的模样,要想知道斩杀之后的生活,必然要亲自来到这里看一看才会明白。真实,并非属于二元世界,我算什么东西,二元世界的一个角色而已,有什么资格妄图猜测“真实”的模样?

    是多大的扭曲才能让我相信,凭借自己的脑子可以猜测出唯一的真实是什么模样?

    所以,根本不是斩杀知识,也不是斩杀记忆,而是将我认为“某些东西是真实的”这种信念给斩杀掉。

    角色就是相信了太多,才会构成无数的自我定义。当然,最根本的相信,就是“袁长文这个角色是真实存在的”,以及“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然后,在这两个基础上,自然会演变成如何让角色过得更好,如何让角色在这个世界有番作为。相信得越多,角色就越丰满越立体越有人性。当角色得到肯定的时候,自然会开心,于是更加丰满角色以获得更多的开心。

    这个时候,已经建立一种认知,“得到别人的肯定,就是开心。”

    而恐惧,也在后面驱赶,看着别的角色过得那么好,自己似乎也必须这样做。还有,当角色把生活当作真实的时候,自然会恐惧丢掉生活或者生活得太差之类的。

    当我站在帝国第一人的时候,不畏惧日常生活,但依旧被恐惧操控。恐惧内容根本不重要,这只是恐惧那个妖娆女子的操控手段而已。

    “恐惧国家的未来,比恐惧个人收入要重要得多”,当我有这种思想的时候,已经再给事情分级,已经再认可事情的真实性。

    袁长文突然有种感觉,自己的路估计还有很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