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七百章 第一步100
    有感觉到自己的担忧吗?

    不是恐惧,仅仅是担忧,就像之前那样,充满湿气的担忧从内向外的不断散发着。

    很明显,我还在看重某样东西,所以才会担忧。但事实上,是恐惧失去或者恐惧某样东西无法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于是发展为担忧。

    感觉就像,恐惧那个妖娆女子的表妹,初出茅庐手段还不成熟严谨。

    仿佛自己能够掌控,然后又有点点无法确定,于是造成的担忧。而不像恐惧那么强烈,直接打倒在地上瑟瑟发抖。

    荒谬啊,这就是自己还在相信脑子里的扭曲,所造成的结果。

    我就知道,没有摆脱角色肯定是因为自己还紧紧抓住些什么。这份担忧,正在缓缓侵蚀整个身体,似乎在耳边不停悄悄小声述说着。

    不经意之间,还会误以为是生活流动的趋势。还是不敢放手任由事情发展,最扯的是,我除了担忧无法进行任何有效的操作,也就是说,这份担忧根本就是无风起浪。

    当然,任何担忧其实都是有依据的,只不过依据脑子里的扭曲而已。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就是所有担忧的支撑点。

    袁长文感受到很不舒服,似乎又是一座大山压向自己。理智上知道自己可以解决,但依旧会处于难受的不舒服状态。

    就像大家都知道坐过山车不会死,但依旧会有相应的身体反应,比如心跳加速或者感觉一阵紧张之类的。

    这份担忧表明,还有人和事待在我脑子里放肆。我还在担忧未来,还在认为某些事情是必须如此发生的。

    甩不掉吗?

    看来,我并非自己以为的那样,毫不在意袁长文这个角色,毫不在意这个虚假的二元世界。

    果然,继续前进呐!

    之前还想着,那么浓郁的轻松感包裹着自己,似乎已经离开恐惧的掌控。现在看来,我还差得远呐。还想坐下来休息?还想选择要不要前进?

    别开玩笑了,任何看不见恐惧的行为,都是不诚实的表现。角色想要欺骗我,简直不要太轻松。这么多年,哪次不是角色的成功?我又有哪次彻底脱离过角色?

    上帝与你同在,每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认为上帝是一个人,然后跟我一直在一起,时刻保佑着我之类的。但事实上,如果“我存在”是唯一的真实,那么我就是上帝。

    随时随地,“我存在”都跟角色在一起,上帝也跟我在一起。我的本质就是上帝,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角色经历了太多,以至于我根本不认为自己不是角色。

    一旦将我跟袁长文这个角色分开,我是“我存在”,是“超级VIP”,是那份觉察,这完全就是上帝的另一种说法而已。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分心,好像还有什么比斩杀更重要?别逗了,就算开心幸福快乐,也不过是角色欺骗的伎俩罢了。

    为什么不继续?还保留袁长文这个角色干什么?继续承受情绪的拉扯?继续被虚假所玩弄?

    突如其来的难受袭击了袁长文,哪怕在湖水深处,似乎也能感受到来自宇宙的恶意。因为整个宇宙都在自己脑海里,所有的不过是脑子里的虚拟数据而已。

    还有什么值得留念?

    总是以为,看着小说上,主角就算经历磨难,似乎也是一瞬间的事情。或者,只需要给看官表达一下,修炼这份神功需要多么痛苦以及毅力。就没有然后了,看官不会愿意花费时间来看主角是如何被折磨的。

    这也导致,我以为的斩杀会很痛苦,但是没有想到会持续如此长久的时间。这么多章的斩杀,每次以为没有什么好斩杀的时候,恐惧那个妖娆女子就会告诉我别太天真。

    以为斩杀轻松,以为快要结束,这完全是在侮辱恐惧那个妖娆女子。

    我不明白吗?哼,嘴上明白有什么用!

    这个世界,太多属于袁长文这个角色的牵绊。想想家人,想想朋友,想想自己经历这么多年来遇到的人和事。斩杀,说起来就只有两个字,事实上难做到的有几个?能触碰真实的有几个?

    就像,登上最高峰很简单,只要沿着路一直往上攀登就好了。

    有错么?完全没错,并且非常正确。但登山的人都明白,事实上的难度,比这句话的难度不知高到哪里去了。甚至,这句话完全是对登山者的侮辱。

    破碎吧!

    我真的不想再为了袁长文这个角色,而去努力做些什么。虚假就是虚假,哪怕可以绚烂无比,哪怕可以光辉闪耀,但终究还是虚假。

    没有意义,斩杀毫无意义可言,但我是在通过有无意义来选择行为吗?斩杀这种事情,是通过脑子里的狗屎权衡吗?

    想要生活美好,那么就只有保留虚假。想要真实,就必须摧毁虚假,一点也不留。

    “真的就是好的”,这种类似的话语,是谁放在我脑子里的?我又为什么根本没有经过思考,就毫不犹豫的相信了。我是猪脑子吗?哦不,这是在侮辱猪,我就是一个开启洗脑模式的模板角色。

    别人说什么我就信什么,无论这个别人是谁,总会有这么一个“别人”。

    斩杀不仅毫无意义,而且从我这里看起来,非常矛盾。正如之前思考的那样,袁长文这个角色永远无法到达真实,那么最后到达真实的是谁?

    逻辑上的答案是没有人,角色存在必定虚假,那么到达真实的一定是“没有角色存在”的存在。

    什么是“没有角色存在”的存在?谁知道这是什么鬼玩意?

    斩杀,本质上,是袁长文这个角色的自杀。思考属于袁长文这个角色,所以是一部分角色思考,如何斩杀另外一部分的角色。但最后,实施斩杀的这部分角色,同样会消散掉,因为这也属于角色的一部分,也是虚假。

    而真实,容不得一丝虚假。

    我在害怕,尽管这份害怕并不明显。我害怕这一切都是谎言,我害怕这么多章的斩杀毫无进展,我害怕根本没有什么真实,我害怕最终结果只是以自杀告终。

    真是的,想要角色生活美好,干嘛还要踏上斩杀这条道路?

    我尝试过闭关,断绝一切联系,甚至连煮饭都不弄,只吃馒头喝清水。提前买上七八个馒头,然后把自己关在家里,48个小时。从最开始的担忧斩杀,到后来的无所谓,然后出关之后的难受更胜之前。

    继续前进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