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七百一十八章 第一步118
    卧槽!

    原谅我用粗口作为开篇,但真的很崩,除了这个词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来描述我现在的状态。

    特别轻松,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什么也没有发生,突然之间就轻松起来。就跟之前斩杀某个自我定义之后带来的轻松感一样,如今我再次被轻松感包围。

    没有脑子里的扭曲,似乎根本不愿意去思考什么狗屁未来,就连幻想场景也仅仅开场,就不愿意继续幻想下去。那些爽点跟这个轻松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玩意。

    似乎,这才是我本身应该是的状态。没有人为的扭曲,没有什么规划没有什么证明,事情这样是因为事情只能这样。

    不知为何,就是想笑。不是那种大笑,而是一种傻笑。不知道原因的笑,不是傻笑又是什么呢?想要唱歌、想要跳舞、想要跟枕头玩游戏,似乎自己就像小孩子一样,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自己的玩伴。

    石头有了生命,可以跟我对话,虽然我不知道石头在讲什么。地板也不错,最喜欢被子,软软的特别温暖。还有那屋檐滴落的水珠,敲打在空调上,滴答滴答很有节奏,而且还能变奏。

    配合路过的汽车声,偶尔的鸟叫声,或许是呼啸的风声,这完全就是一场演唱会啊!水珠敲打,有时急促又是舒缓,似乎B-box带来的节奏控。完全没有什么中国风的感觉,就是一下一下配合心脏的跳动。

    想想曾经,似乎每次描述轻松的时候,都会夹杂所谓的古风,或者什么竹林笛子之类的。现在倒好,B-box这种节奏超强的东西,也能带来轻松感。

    也许,是因为自己轻松在先,所以才会有节奏出现吧。

    不想说话不想交流,任何思考都会破坏这种轻松。怪不得老师总是闭口不说话,然后怡然自得一整天。靠!谁要是这个时候想跟我聊天,老子绝对打死他!

    真的好轻松,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整个人完全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

    当然,袁长文在下坠,在湖水深处,想做什么也做不到。

    完全没有什么紧张焦急,就连斩杀这件事情也被放到一边。

    我为什么还要继续斩杀?这种轻松感包裹着我,实在是不想继续前进,也不想再次动用自己的思考。那是毁灭性的玩意,袁长文这个角色就硬生生被思考给腐蚀掉。

    只要认真思考,只要诚实到残忍,自然就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关键是,我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轻松。似乎突然之间,宇宙的善意就出现在我身体内,就像恐惧突兀的出现一样。

    都是毫无预兆的出现,而且自己都不知道原因。就像之前的难受和阻挡,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挡着我在。现在的轻松也是如此,根本不知道自己把什么东西丢掉而造成的轻松。

    仿佛,自己一直背着诺大的包袱在攀登。但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包袱里有什么,不知道自己添加了什么导致更加沉重,也不知道自己丢掉了什么导致更加轻松。

    完全的混乱不堪。

    我以为,我对我自己,也就是袁长文这个角色很了解,毕竟这么多年来,一路成长到现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东西。但现在,仔细分析之后才发现,我根本搞不懂袁长文这个角色。

    太杂乱的东西堆在一起,那些扭曲遍布整个脑子,人生充满焦虑和慌张,整个人散发着湿气般的担忧。就是所谓的,我根本不知道我自己是谁。

    想想那些所谓的证明,所谓的行业报告,所谓的事物发展规律,突然觉得,尼玛这群人在讲什么?

    如果必须懂得知识才能叫做聪明的话,那么经过这么多章的斩杀,我就是在努力让袁长文这个角色成为笨蛋。如果佛陀充满的是智慧,那我只能说,智慧二字误导了所有人。

    不管是用什么智慧来形容,或者是“般若”之类的根本看不懂必须要专业人士来解释的词汇,都是对我的一种误导。似乎,我必须去学习更多的东西,才能将聪明变成智慧,或者变成什么般若这玩意。

    但事实上,是一种舍去,是一种停止相信,是将自己引以为傲的东西全部斩杀的过程。

    当然,任何门派不会承认这一点。一旦承认,那么所有的书籍都变得毫无意义,那些大师,那些上师,如果通过教授东西来换取香火?门派如何延续?不依靠学习而依靠斩杀,一旦认可,那么就会摧毁整个老师体系。

    有什么好教育的?那些迷人的说辞?那些乱人眼球的经典书籍?那些不同而优美的说法?别搞笑了,如果自己不能认真思考,那么接受这些经典内容跟接受“人生一定要成功”之类的屁话,有什么区别呢?

    老师带入门?拉倒吧,真实这个东西从来不会停止存在,而我自身就是真实,是因为袁长文这个角色阻挡了真实的显现。所以,入什么门?我根本从未离开真实,只是产生幻觉让自己遗忘罢了。

    相信了大量虚假的东西,各种信念,各种自我定义,各种必须,各种神圣不可侵犯的玩意。就是这些东西挡住了我触碰真实,当然,也是这些东西构成了袁长文这个角色。

    想想自我介绍,还有别人把我介绍给其他人的时候,会说些什么。这些东西,就是我紧紧抓住的虚假,也是操纵生命之船的敌人。

    想想那些扭曲,想想那些狭隘,自己从多少章之前就发现这点?从多少章之前就明白自己脑子里的信息量不足以做出任何判断?

    但,又是从多少章的时候,才开始正视它?才开始将其视为扭曲?

    又是什么时候,自己才开始不听从脑子里的扭曲?

    袁长文发现,这些都变得不再重要。轻松感一直持续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恐惧再次打破。当然,谁都希望一直保持这份轻松感,简直是太美好了。

    这不像天人合一的状态,直接幸福到流眼泪的地步。就是一种傻笑,一种不知为何的满足感,一种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老是觉得很轻松。

    虽然,我此刻一无所有。

    恐惧那个妖娆女子啊,希望这次是我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