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七百三十五章 第一步135
    角色开心,而我觉察到那份开心。也就是说,角色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开心?

    袁长文皱眉,这种想法有些扯淡啊!但是,似乎又是非常合理的。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那份觉察在起作用。

    比如,角色看到下雨了。然后“那份觉察”觉察到“角色看到下雨了”,并且无延迟的进行反馈,于是角色的记忆就变成一连串的线性流逝。

    如果没有那份觉察,那么角色就是毫无记忆,如同石头一样经历众多而丝毫不记得之前的经历。

    该死!

    我在想什么?!

    如果没有那份觉察,这一切都不会存在,还谈什么角色的记忆之类的。那份觉察就是一切,所以根本不会有任何东西不是“那份觉察”。如果有东西不是“那份觉察”,就只能说明这个东西是虚假的。

    当然,可以说是“那份觉察”幻化出来的内容,但终究不可能真实存在其余东西。

    那份觉察就是唯一的真实,换句话说,不真实的不存在。

    不对!

    角色知道自己在开心,否则那份觉察如何觉察到角色的开心呢?总不可能“那份觉察”在判断开心与否吧?

    事情就是事情,是人为的扭曲判定了这件事情是好事还是坏事。同样一件事,因为不同的人拥有不同的自我定义,那么自然会判定结果不同。

    就算是被砍,有人觉得痛觉得难受,但同样会有人拍拍胸口大呼过瘾。

    所以,角色判定了开心,而那份觉察将“角色判定了开心”传递给角色,于是角色继续判定,“既然开心那么当然要笑”之类的。

    角色如何知道自己看到了下雨?

    不对!

    无论如何解释,都只是一种猜测。而且,这个问题似乎不会伤及角色,只是在不停探讨角色如何知晓事物。不会涉及角色紧紧抓住的自我定义,也不会涉及角色的恐惧。

    所以,我应该跳过这个问题……吗?

    是的,应该跳过!

    我根本不应该在虚假之上进行纠缠,就像我无论如何斩杀都无法解释量子力学的种种未解之谜,更不可能将宏观物理和微观物理统筹在一起。

    那份觉察就是一切,至于觉察的内容根本无关紧要。而且,谁可以保证觉察到的内容就是充满规律性以及可以圆满解释的呢?

    我根本没有办法拥有一丝一毫的影响力,所以我能拿角色怎样?除了觉察还能怎样?

    至于袁长文这个角色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是如何拥有现在这份思考,是如何被推向斩杀的道路,我一概不知。也没有必要去探究,毕竟我怎么知道时间是存在的。

    所以,干嘛要去跟虚假纠缠不清呢?

    我无法对角色施加任何影响力,而角色本身对于事物的选择,同样是没有任何多余的可能性。

    都是定数。

    此刻,袁长文这个角色依旧拥有很多自我定义,依旧在根据脑子里的扭曲做选择。那么当角色进行自杀任务之后,还剩下什么?

    我想,那时就会是真实显现的时候。不过,这不重要,到了那个时候自然会知晓。当然,也许我这辈子都没法到达那种状态,也许这一生都会被困在角色的扭曲之中。

    谁知道呢?

    所以,我觉察到角色总是幻想场景,总是想要丰满自己的各项属性,这是一件多么正常的事情啊。这本来就是角色的基本设定,而像袁长文这个角色现在,拿起刀斩杀自己的各项属性,这才是不正常不符合逻辑的事情。

    角色在恐惧,“哦。”

    角色在斩杀,“哦。”

    角色在苦恼斩杀进度,“哦。”

    袁长文这个角色的一切对我而言,都是毫无关系以及毫无意义的。手不是我的手,脚不是我的脚,身体不是我的身体。

    我根本没有办法弄明白袁长文这个角色是怎么回事,就像很多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是因为脑子里的扭曲太多,而且被恐惧牢牢抓住,行为模式当然和日常的行为相去甚远。

    恐惧离开之后,静下心来仔细思考,这是运用的又是另外一套扭曲。不同的扭曲自然会带来不同的行为以及思维模式,自然会觉得之前的自己判若两人。

    就像,相信“人生一定要做出某些成就”这个扭曲,跟相信“人生就是要健健康康走完”的扭曲,这两者的行为举止思考方式肯定是不同的。

    关键是,我脑子里太多的扭曲,太多的自我定义,根本没法形成一个完美的统一体。于是,各种矛盾各种恐惧自然出现。

    这就像修道者,摒弃他人的道德理想,建立自己的道,建立自己的价值观,并且不再跟随其他任何价值观而改变,也不会羡慕或者后悔之类的。

    相信“人生一定要做出某些成就”,就是相信深信没有其他的好说,整个人生就为了这个而努力生活。也许,可以称之为偏执狂。

    脑子里只有一种想法,或者不存在跟“人生一定要做出某些成就”相抵触的自我定义,那么恐惧焦虑就会少很多。不会相信自己的行为是浪费时间,不会相信山川流水的人生是美好。

    这样,自己永远都是走在自己的目标道路上。

    修仙者,则是不害怕生活。然后逍遥人世间,依旧保留了一定的道德观,依旧想让角色过得舒服。不害怕生活,随心所欲,对万事万物保佑感恩之心,放肆玩耍,没有一个确定的目标。

    如果非要说目标的话,就是放肆这一生。

    而修真者,则是修到真实。无论脑子里相信什么都是一种扭曲,都是人为的设定和人为的添加。摒弃了所有扭曲,其行为变得诡异而不可测。

    比如,自己饿了,突然有一个别人吃剩下的食物,为什么不洗洗就吃了呢?就算自己身上有钱,但此时此刻一切都是如此合理。我饿了,正好有食物,洗洗就可以吃,那么为什么不吃呢?

    因为尊严?因为鄙视?因为社会地位?

    如果这样不好接受,比如别人的口水之类的。那么,这个食物别人没有碰过,比如别人点了四个鸡块,还剩一个没吃。那么自己正好在那里,别人正好吃完离开,我又正好饿了,为什么不洗洗就吃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