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七百四十二章 第一步142
    脑子里的杂音太多,导致我听到的看到的都是这些杂音。

    抛开这些杂音之后,角色本来的状态应该也很美。袁长文这个角色跟树木、山丘、云彩都是同样的本质,都是虚假。但既然能短暂欣赏风景,那么就可以短暂欣赏自己。

    不是通过那些成就,不是通过角色的属性,而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存在所以很美。

    脑子里的扭曲太多,根本容不下这种欣赏,仿佛自己必须动起来才可以不浪费时间,似乎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才能不辜负生命。

    真是扯淡啊,我怎么知道“努力做事”就是不辜负生命?这种假设是谁放在我脑子里的?也许,相信脑子里的扭曲才是在辜负生命吧。

    整个二元世界都是虚假的,但它显现出来,被那份觉察所觉察到。虽然我不知道这是如何做到的,但已经发生那么证明只能这样发生。

    看看那些鬼斧神工,难道袁长文这个角色被排斥在外?难道角色不属于造物主的神奇?只是简单欣赏自己的存在,欣赏自己此刻的状态,就这么看起来简单的事情却很难做到。

    无时无刻,我脑子里不在思考着未来。就算现在一无所有,就算现在即将面临死亡,脑子里的扭曲依旧不会放过我。真是的,这些东西不过是帝国的宣传教育罢了,竟然可以控制我到现在。

    不真实的不存在,整个二元世界包括自己包括这份思考,都是不存在的。所以,为什么在担心?为什么在害怕?为什么还要跟随他人的想法来开展自己的人生?

    或许,我根本没有什么人生,只不过一个个模板在社会上生活。相互之间,用那些极细微的差别来进行对比。事实上,大家都没有什么区别,结婚生子、工作旅游、唱歌看书、恐惧未来、焦虑未来……

    好吧,也许大家都生活非常完美,非常满意自己的人生,非常满意自己的奋斗,非常喜欢种种娱乐,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生活。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难受焦虑忧愁恐惧,所以,我没有道理放弃斩杀回到从前。

    不要在意他人,不仅仅是不要在意他人的看法或者眼光,还要将脑子里关于他人的虚拟数据全部删除。也许,这句话应该表达成“根本没有他人”,或者,“不要被脑子里所谓的他人控制”。

    所以,不管别人生活幸福与否,成功与否,反正我很难受。那么,我就要继续前进,而不是在这里批判大众。因为我怎样知道别人是怎样生活的?我怎么知道“我认为”的别人生活就真的是别人的生活呢?

    只关心自己,事实上,我也只能关心自己。

    袁长文发现自己没法集中思维,因为身体的疼痛会让人转移注意力。在身体劳累或者面临死亡的时候,谁还可以继续思考这些所谓的真实?

    所以,在登山这种极度劳累的运动中,没人可以欣赏美景。但是,休息的时候,身体渐渐恢复,然后发现山中的美景超乎想象。接着,脑子里的扭曲会再次爬回来控制,过不了多久,美景就会变得无聊。

    我在担心什么?有什么好担心的?事情这样发生是因为事情只能这样发生,再说,我怎么知道事情确实如同我的记忆那样真实呢?只不过是此刻的记忆罢了,也许这是别人控制我产生的记忆呢?

    首先,我知道的信息是不完全的,所以不仅仅是无法控制的问题,而是我的担心本身就是一种扭曲。

    我无法全知全能,那么我的担心就是建立在脑子里仅有的信息之上。可是,我怎么知道脑子里仅有的局限的信息,可以判定这份担心确实会发生呢?

    不管有没有解决担心的方法和手段,仅仅是担心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种扭曲,就是从脑子里的扭曲而产生的互动。不知道就应该有不知道的态度,而不是将这些扭曲认定为真实。

    其次,整个二元世界皆是虚假,有什么可以担心的?有什么值得担心的?永远不可能伤害那份觉察,所谓的袁长文这个角色完全可以重复一万次相同的人生。

    有什么用?

    还是需要继续前进来斩杀,而不是坐在这里玩弄文字。

    不过,看到之后,就会产生一种荒谬感,就会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就会认为自己被自己的脑子所欺骗。也许,这就是斩杀的动力吧。

    如果我看到这个之后,觉得这种欺骗还不错,那么我也许就已经停止斩杀了吧。当然,我还没有出现这种状况,并且很难想象,怎么会喜欢这种欺骗。

    而且,幻想场景也是同样的情况。看起来,通过幻想场景来让角色赢,来让角色表现一些品质。但事实上,我怎么知道事情会按照幻想场景的剧情发生?就算幻想场景真的发生,我能够按照幻想中的内容,来表现自己的某些品质吗?

    整个幻想场景不断在显示自己的无知,只不过我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我幻想场景的基础,就是脑子里的局限认知。甚至,很多幻想场景的事物发展,如果让别人来看就会觉得特别无知以及幼稚。

    我知道什么?

    比如,为了展现我在荒野中跟怪兽搏斗,并且救下一名女子。于是,带着这个累赘的女子,一路上发生一系列事情,最后那个女子渐渐爱上了我之类的。

    整个幻想场景,那个女子的反应完全属于一种猜测,而且是为了达到最后相爱,强行幻想对方的言行和思维。因为,我脑子里的扭曲只能这样幻想,信息量太少,只能幻想这种言行和场景,才能让那个女子爱上我。

    难道这不是一种可悲么?

    下次再幻想场景的时候,请将可悲二字印在画面正中间。无论我幻想什么,都在证明自己的局限。

    那些推动人类文明的幻想,那些解放思维的想象,跟我有什么关系?

    此刻,我在幻想场景以认可角色的真实存在,谈什么人类的想象力是文明的根基?

    永远都是在跟脑子里的虚拟数据玩游戏,从来没有摒弃这些玩意,来欣赏事物“本来就是”的状态。

    可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