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七百六十六章 第一步166
    那份觉察跟道之间,究竟什么关系,我不知道。

    因为我不害怕生活,所以按照这个“想”来进行选择的时候,没有什么好犹豫的。这个二元世界不真实,其次,我根本没有任何必要去强求什么,自然也就不会害怕未来。

    那么,每次按照这个“想”来选择的时候,由于我的不害怕生活,所以发生什么都还不错。自然,我会认为有一个东西在负责流动,有一个东西将这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

    哪怕我的这个“想”跟脑子里的扭曲相去甚远,哪怕用鼻子想也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我依旧会按照这个“想”来进行选择,而不是听从脑子里的扭曲。

    因为,我不害怕生活。

    每次都按照这个“想”之后,那么将这个“想”取个名字,叫做“道”。整件事情就这样顺理成章下来,道、梵、上帝、佛、真主……不过,必须强调,这个仅仅是一种猜测。

    我没法证明“道”的存在,我只能知道“我存在”。

    只能说,这种猜测非常合理。但同样的,科学的猜测依旧非常合理。所以,不论猜测多么合理,都无法否定这只是一种猜测。

    而且,这种所谓的“合理”是谁在判断?大脑里的扭曲啊!一想到是通过脑子里的扭曲来判断是否合理,我就瞬间不想再继续思考下去。

    我怎么知道对我而言是合理的猜测,它就是真实呢?

    先煮饭,在煮饭的时间里,去切菜烧菜等等,是一种合理。但是我一定要这样做吗?或者说,这种合理到哪里都合理吗?有没有一个地方,必须先弄菜然后再煮饭?

    这一切不过是建立在“不浪费时间”的基础上,但谁规定不能浪费时间呢?就因为大多数人都在城市生活,就因为大多数人都是在用时间换取金钱,就因为大多数人觉得不能浪费时间,所以这个就是合理的?

    呸!

    袁长文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关于那份觉察的。

    有没有这种可能,我此刻的所有感受,都是“那份觉察”觉察到的内容。只是每次在觉察到内容的时候,都会有袁长文这个角色存在。而且,袁长文这个角色并非全部存在,仅仅存在双手、双脚、躯干,以及部分鼻梁。

    于是,我就判定,这是袁长文这个角色从眼睛里看到的世界。所以,袁长文这个角色就是真实存在的。你看嘛,每次我去往哪里,都是从这个视野看到世界,袁长文这个角色怎么可能虚假呢?

    “那份觉察”觉察的思维和情绪,都是跟这个角色有关,于是认定是袁长文这个角色跟世界互动之后的结果。那么,袁长文这个角色就是真实存在的。

    靠!

    精心策划的梦境。

    就因为每个觉察画面之中,都存在袁长文这个角色的身体,所以就认定我是袁长文这个就角色?

    就因为每次觉察到“让手臂抬起来”这个思维,以及手臂跟着抬起来的这个觉察画面,就认定我就是袁长文这个角色?

    我怎么知道袁长文这个角色的肉体跟思维是配套的?

    果然,就算认为角色的思维可以控制角色的肉体,这同样只是一种猜测。为什么袁长文这个角色的肉体一定要有思维呢?凭什么确认袁长文这个角色是由精神和身体组成的呢?

    那份思考是我的思考吗?或者说,那份思考是属于袁长文这个角色的吗?

    我不知道,只是觉察到这份思考的相关性都只是与袁长文这个角色的记忆有关。或者说,觉察到这份思考所建立的记忆都是采用袁长文这个角色的部分身体作为觉察视野。

    仅此而已。

    真是见鬼了,袁长文这个角色突然之间就变得荒谬不已。

    就像,每幅画都有几片树叶,那么我就宣称这些画都是一颗树的视野,这是不是太将猜测当回事?是不是太侮辱自己的智商了?

    靠,严格来说,智商这些词汇都应该消失。什么智商?谁的智商?我怎么知道这份智商跟这个角色是配套的?

    袁长文发现,自己之前疑惑的问题,如何将自己这个肉体看作虚假,如何将正在斩杀的思维看作虚假。此刻,问题被摧毁了,关键在于,我是怎样将这些看作真实的?

    我不需要将这些看作虚假,只是停止相信这些是真实的,就足够了。

    觉察到画面中有部分角色身体以及电视,于是就宣称角色在看电视?

    觉察到画面中有部分角色身体以及大自然,于是就宣称角色在旅游?

    觉察到画面中有部分角色身体以及房间,思维中是酒店的场景,于是就宣称角色在酒店吃饭然后回到房间?

    我不知道,只是角色真实存在可以很好解释这些问题,并且让我不再受到角色真实存在这个问题的困扰。如果觉察画面一会是这个身体,一会是那个身体,我自然会思考究竟哪个才是我。

    或者,我是谁?

    但奇怪的是,我对于其他我不相信的事情却理智的可怕。

    比如你非常相信你的卧室里有条龙,于是我问,“为什么没有看见龙?”

    你说,“龙是隐形的。”

    我:“热成像?”

    你:“龙鳞吸收任何电磁波。”

    我:“撒面粉在空中,如果龙存在,那么就会有部分面粉悬浮在空中。”

    你:“龙在另外一个相位。”

    我:“那你如何证明龙是存在的呢?”

    你:“我能听到翅膀的呼啸声,能隐约看到龙的面庞,还能感受到清微的温度异常。”

    难道我就会轻易相信你的卧室真的有龙?

    但是,为什么我就会轻易相信,自己就是袁长文这个角色呢?

    想想就觉得好扯淡,我要如何证明我就是袁长文这个角色呢?我要如何证明客观事物真实存在呢?我要如何证明历史上的人物都是真实存在的呢?

    究竟有什么是真的?

    这些问题,为什么都不问?

    难道在追求成功之前,不需要问问究竟是谁在追求成功吗?如果一个跟我毫无瓜葛的人在追求成功,那么我为什么要跟随?

    当然,我不会说思维跟肉体必然不配套,我也不会宣称什么事情其实是另外的样子。我怎么知道事情是什么样子的?我怎么知道这个虚假的二元世界究竟如何产生的?

    我不知道。

    所以,何必假装这些都是真实的呢?

    我只是那份觉察而已,觉察到袁长文这个角色正在进行斩杀罢了。至于能不能成功,会不会修到真实,谁知道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