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七百八十五章 第一步185
    袁长文这个角色必须死亡,这样才能让真实显现出来。

    不是我去触碰真实,而是清除遮挡真实的虚假,从而让真实显露出来。更准确的说法,是将那些虚假的玩意斩杀掉,强迫让我的视线从那些虚假上移开。当没有虚假可以注视的时候,就只能看见真实。

    袁长文又感受到一股难受,这就是塔防游戏一样,一波接着一波。想想外面的风景,想想宇宙的浩瀚,我究竟是被什么诅咒了才会在这里不停歇的进行斩杀?

    另一方面,又很庆幸自己在斩杀,非常感谢那些难受忧伤的情绪。

    一个充满角色的人,怎么可能理解斩杀角色这种荒唐的行为呢?一个积极努力的角色,又怎么可能理解“我是谁”这个问题的根本性呢?

    所有的聊天都是在丰满角色,讲述角色曾经的故事与辉煌,探讨角色对世界的理解,炫耀角色的真实存在。为什么我会去跟别人交流?为什么还要谈着这些毫无营养的话语?

    珍惜时间?搞笑么,如何确定时间的存在?难道这不是一个在“珍惜时间”之前就应该提出的问题吗?为什么要直接假设时间存在,然后讨论如何珍惜时间,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出更伟大的事业?

    如何走向成功?真是鬼扯,为什么要走向成功?究竟什么是成功?为什么我会认为有钱就是成功?为什么当一件事情不会带来金钱的收入时,哪怕我再喜欢也必须给所谓的现实让路?

    探讨社会种种不良道德行为?拉倒吧,不过就是恐惧伪装成善良,恐惧伪装成道德的模样。什么大家都会老,什么当我遇到这种不道德的事情会怎样,这些哪一个不是恐惧?伪装成道德之后,似乎就隐藏了我在恐惧生活的事实。反而从懦弱害怕的一方,变成正义站理的一方。

    真是扯淡啊!

    聊事业的人看不起聊娱乐的人,聊认知升级的人看不起聊花边新闻的人,聊全球时事的人看不起聊家长里短的人,聊科技发展的人看不起聊打牌斗地主的人。

    似乎当自己属于某个圈子的时候,下意识会认为自己的圈子很厉害,从而用看不起别的圈子来提升自己。上面所讲的看不起,完全可以反过来,同样适用。

    突然觉得,对世间万物都深爱着,这是一种多么鬼扯的说法。什么大师就是博爱,对世间的一切都是深爱着,哪怕对自己的仇人。

    如果是触碰真实的人,对于这些很好理解也很好相信,毕竟世界都是虚假的,角色根本不存在。那么,这种二元世界的生活就变成一种限时享受,当然连挨打甚至死亡都是好事。

    但对于一个充满角色的人,为什么会追捧这种说法,“一切都是爱”?有没有想过,这意味着一坨屎跟你在那个大师心中,是同等的地位?

    角色始终是虚假的,如果一个大师只做善良的事情,而不做任何违背道德的事情。那么只能说,那位大师根本没有触碰真实。因为道德是人为扭曲的玩意,当触碰真实之后,这些虚假的东西是不可能保留的。

    如果那位大师说杀人不好,或者鼓励人们做善事,那么同样这个大师依旧没有触碰真实。其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吸引更多的角色,从而换个方式来赚钱罢了。

    有没有可能那位大师就是触碰真实,然后依旧鼓励人们向上向善呢?

    我不知道。

    为什么要向上向善呢?为什么要做好事呢?

    如果答案是为了社会发展,那么这就是恐惧的变装表演,因为恐惧没人遵守善良之后自己受到伤害。

    如果答案是为了“好人有好报”,那么依旧是恐惧的变装表演,因为恐惧自己做坏事而受到上天的惩罚。

    如果答案是为了让自己开心,那么同样是恐惧的变装表演,因为恐惧自己不开心恐惧自己陷入负面情绪。

    如果答案是“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做好事”,那么这种答案根本不会吸引任何门派弟子。既然做坏事没有任何惩罚,那么我为什么要听从话语去做好事呢?而且做好事并不会有好报,那么我为什么要去做呢?

    你看,那位大师要么就必须说谎,这样才能聚集很多人来聆听。要么就是诚实的回答,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做什么都无所谓。但这样回答只会被当作疯子,而不是什么大师。

    曾经的我,就这种狗屁大师。那么多弟子跟随我,想要获取精神力修行的更高阶段,却不知道跟随我只是在毁掉他们的前程,阻挡他们的前进。

    可惜,按照脑子里的扭曲,跟随“帝国第一人”修行,这尼玛是多大的机缘啊!如果有人不愿意跟随曾经的我修行,那么只会换来别人的鄙视,甚至是恨铁不成钢的气恼。

    这种感觉是不是随处可见?父母的恨铁不成钢,父母的苦口婆心,社会的宣传教育,同事家人的不理解,朋友们的难以置信……这些都是角色按照脑子里的扭曲,做出无意识的言行。

    没有哪个角色在做出言行之前,会思考自己的动机,会去想为什么我要这样做。或者说,没有哪个角色会认为自己的劝说其实是扯淡,自己的好心其实是一种扭曲。

    大家都是NPC,仅仅是按照固定程序进行固定的反应而已。所以,为什么要去争论?为什么要去辩解?如果不是为了角色的虚荣,为什么还要说服角色相信所谓的角色根本不是自己?

    曾经的我根本不是在帮助弟子们修行,而是成为恐惧那个妖娆女子的手下,尽力去阻碍弟子们的前进。这样说来,那些在我尽力阻碍的前提下,依旧可以提升精神力修为的弟子,如果没有我的存在他们会提升得更快。

    如果我还在恐惧的操控之中,如果我还在虚假的世界没有完成,那么我有什么资格去做别人的老师?自己都在苦海中挣扎,还谈什么拯救别人之类的屁话。

    就算我完成了,就算我触碰真实,依旧没法教导别人触碰真实。因为角色必定虚假,我说出的话语写下的文字,同样是虚假的。还有,如果角色自己不思考,阅读再多书籍,跟随再牛逼的老师,也不过是另一个闪闪发光的角色属性而已。

    斩杀是角色自杀,如果角色不动手,那么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恐惧有太多的办法让我不前进的同时,以为自己在大步向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