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八百零一章 第一步201
    在这个世界不真实的前提下,所有讲述关于世界各种知识的书籍,所有关于人生如何赢的书籍,都是垃圾书。

    没错,很畅销,很有市场。但这个世界不真实,客观事物根本不存在这些假设,那些书籍不会考虑。并且,确定其畅销与否的,是角色而不是什么真实。

    不过,在这场精心策划的梦境中,也必须这样做。否则,关于真实的书籍畅销起来,大家都去斩杀,那么如何享受这场梦境呢?又何苦精心策划这场梦境呢?

    袁长文发现,自己的自大越来越明显,仿佛别人赞同与否根本不重要。先不说有没有别人这个问题,就算别人真实存在,那么别人的意见也无足轻重。

    真实就在我手里,别人反对也没用。哪怕别人用强烈的情绪冲击,也无法反驳我,甚至连让我犹豫的可能性都没有。

    别人赞同,OK还不错。别人不赞同,没事,反正没人可以说服我。

    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我还没有完成呢?

    我不知道。

    但完成与否跟角色的行为无关,不管角色是嚣张还是谦逊,也无论角色是好人还是坏人,统统跟完成没有关系。

    大家仿佛都有一种偏见,似乎完成之后的角色必须符合全人类的预想。一旦出现什么道德上不良行为,哪怕是随手摘花随意吐痰,都可能被怀疑所谓的大师是否触碰真实。

    搞笑的是,若是一个触碰真实的大师,是根本不会在意自身角色的各种属性。大师的任何行为都不是依靠脑子里的扭曲来权衡,而是顺从生活的流动。大师这样做,是因为大师只能这样做。

    恰恰相反的是,如果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触碰真实,那么其言行必须小心翼翼,这样才能保证自身的形象。也只有这样,才能获取别人的信任,才能发展自己的忽悠事业。

    因为角色想要的大师,不是什么触碰真实,不是什么世界虚假,不是什么自己的努力都是扯淡。而是想要强化自己的角色属性,牢牢巩固脑子里的扭曲。

    角色想要知道的,是自己没错世界也没错,自己只是不小心偏了一点点,微微修正之后就可以回到正轨。角色不想要进入恐惧,摆脱恐惧,哪怕这种行为本身就是恐惧也无所谓。

    去静心,让自己摆脱那种不舒服,仿佛在不停催眠自己“我没事,一切都很好,这个世界也很好。我内心的烦躁和不安,仅仅是负面情绪,是一种不对的状态”之类的。

    狗屎!

    不过,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这样嘲讽呢?

    作梦的关键在于认真体会梦境,而不是像我这样,直接摧毁梦境去寻找什么狗屁真实。所以,别人才是正常的,别人才是有意义的,别人才是合理的存在。

    我就是那颗老鼠屎,就是毁掉整场电影的垃圾角色。

    所以,请不要相信我,也不需要继续阅读,这些内容不会让你变得丰满、迷人、有魅力。相反,如果你非常诚实,那么在阅读之后,也许会产生种种不良反应。

    比如,疯掉、暴躁、吃不下饭、忍不住流泪、控制欲爆棚、一言不合就大吵大闹、就算是正常的话语也会让人发狂、平时喜欢的娱乐活动完全没法起到任何娱乐作用……

    袁长文觉得难以置信,什么时候自己希望别人不要相信自己。想想曾经的所作所为,很大程度上都是在让别人相信自己,“来吧,我说的没错,相信我”之类的。

    仿佛,自己的地位是由别人决定的,自己的知识真实与否也是由别人决定的。似乎别人如果不相信自己,那么自己就没法继续当老师一样。

    这算什么?评选最佳信任奖么?

    没有人愿意相信这种真实,也是一件非常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仅凭我这些文字,就可以让人开始思考我是谁之类的问题,那么整场梦境就太过于孱弱。

    当初《道德经》的读者以及跟随佛陀的众多弟子,早就成为众多触碰真实的存在。那么帝国也不会依旧恐惧盛行,整个人类文明在这方面毫无进展。

    几千年来,人类依旧是一个粗鲁的小孩子,依旧在害怕生活,依旧没有让生命开始。

    我又在干什么?最近总是吐槽,而且总是朝着整个人类开炮。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已经站在人类的对立面?我超越了自己的物种?

    好吧,也许是坠入悬崖,从此跟不上自己的物种。那些话语,哪一个不是自以为是的认为,无论对什么的点评,都仅仅“在我有限的知识和认知里,我认为……”的句式。

    真的很难承受这种聊天,在干什么?肯定角色?肯定脑子里的扭曲?

    我才不要脑子里的扭曲呢!丢弃还来不及,斩杀还来不及,我不要再继续从各方面肯定其真实性。不是我不想聊天,而是发现没什么好聊的。就算自己下意识讲出一些扭曲的话语,也会在同时感到不舒服。

    自己说着说着都不愿意继续说下去,因为完全是脑子里的扭曲,这些都是想当然的猜测罢了。而我却将这些猜测当作真实讲出来,这难道还不让人恶心吗?

    讲着讲着,仿佛就能轻易觉察到这些仅仅是扭曲,然后整个人的情绪骤然下降。别人还兴致勃勃的问,“然后呢?”

    我还能说什么?只有勉强继续说,或者随意打发这段对话。

    也许,现在的我还会相信脑子里的扭曲,比如什么大家都是同学,或者什么大家都是邻居之类的屁话。但每次聊天我都能发现自己的不舒服,那么这种不舒服会持续多久才能爆发呢?

    或者说,有爆发的那一天么?

    我不知道,就像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否斩杀结束。但这些都不是停下来的理由,斩杀虚假跟触碰真实之间,并无太大的因果关系。

    我要斩杀虚假,那么其结果其未来,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任何对于未来的猜测,都是脑子里的扭曲在工作。而脑子里的扭曲,就是自己必须斩杀的玩意。

    没有人可以在看到脑子里的扭曲之后,还能继续承受脑子里的扭曲。

    至少我做不到。

    所以,请继续前进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