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八百一十五章 第一步215
    角色此刻还没有完成,这不是问题。

    角色一生都没法完成,这也不是问题。

    我不会认为事情应该怎样,因为所有的“我认为”都是脑子里的扭曲。无论这个“我认为”有多么清微,比如我认为做人应该逍遥自在,我认为做人应该每天吃饭拉屎。

    这些,都是扭曲。

    为什么一定要吃饭拉屎?好像,“人必须活着”这是一条铁律。但是,为什么要活着?这种想法直接认定死亡是件坏事情,做人必须要努力活着。

    一旦询问,为什么要活着,那么根本说不出任何答案。因为所有的答案都只能证明一件事情,“必须活着”这个说法仅仅是人为的扭曲而已。

    我乐意随时随地死亡,不会因为做这件事会死而忽视怦然心动。没有什么存活的意义,我只是恰好没有死亡罢了。

    如果有机会死亡,我会拒绝吗?

    袁长文发现,这个问题真的好笑,自己不就正在死亡吗?也许,自己会拒绝,也许不会。

    为什么要一开始就给自己设定一个规矩呢?任由生活的流动带领前进,不好么?

    没有理由活着,也没有理由死去。

    就是这样,我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渐渐喜欢上这种不知道的感觉。曾经的自己始终想要掌控,始终认为做什么事情之前必须计划规划,并且以此为荣。

    可笑啊,这些计划规划不是在完整人生,也不是在创造人生,而是完完全全将人生挡在外面。能够接触到的,只有思维的高墙,甚至连未来的路线都是思维的高墙。

    停止相信脑子里的扭曲,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活着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全世界的所有人都已经丢弃脑子里的扭曲,都活在天堂一般的生活中,也跟我没有关系。

    也不会因此而阻碍我继续斩杀。

    很明显,我还没有完成。这是事实,也是我此刻觉察到的画面。也许还有什么东西是角色忽略的,但是我没兴趣纠缠。也许角色能够找到前进的位置,也许角色没法找到,都不重要。

    没有什么重要的。

    曾经以为,重要的是前进,重要的是更远。但现在,似乎没有这个必要,角色永远都是虚假,也就是永远没法触碰真实。

    当然,说不定下一刻我突然又要继续斩杀,突然又发现自己心中的愤怒之类的。都有可能,有什么不能发生的呢?

    曾经的我,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我认为事情应该怎样,但事实上并没有这样”。

    脑子里的扭曲无论确定什么东西,都只是扭曲。所以,当我不认为应该怎样的时候,就意味着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

    包括角色没有完成。

    虚度光阴?浪费生命?

    这些不过是恐惧操纵的说辞而已,角色不存在世界是虚假的,请问在这个世界中的袁长文这个角色,谈什么光阴和生命之类的话题呢?

    没有问题,怎样都可以。

    袁长文这个角色一定可以完成吗?一定可以修到真实吗?又或者,袁长文这个角色可以斩杀结束吗?

    谁能知道?谁能确定?

    我很想继续努力,也很想告诉自己还没有到达山巅。而另一方面,这些行为又不是我能控制的,那份觉察仅仅是觉察到这一切的发生,我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呢?

    角色思维,角色言行,都不是我在控制。这样讲很让人难受,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发挥主观能动性。但现在,如果有别人在我面前,也许会不屑一顾的说“loser只会找借口”之类的吧。

    我不知道,然后我开始享受这种“我不知道”的状态,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最最恐怖的事情,也许只是死亡。但在我眼里,死神小可爱只是等我回家而已。

    生不如死,我不知道这个词汇想表达什么。身体上的疼痛以至于想一死了之?还是,肩上责任很大,活着还不如死了?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责任大?把责任扔掉就好了呀,这算什么问题。自己将责任扛在肩上,为了强化角色的某些属性,那么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当然,这种抱怨也是角色属性,一边抱怨责任大一边扛起责任,这就是这个角色的设定。仅此而已,我为什么要去在意别人的生活方式?不过是NPC而已,不过是丰富梦境的精彩程度罢了。

    也许会跟人争论,也许不会跟人说法,这些都不再是问题。如果生活的流动需要,那么就去做。没了,就这样结束了。

    无需要解释世界的理论,也不需要解释宇宙的理论,所有的东西都要抛弃。再次强调,这是我的人生,各位看官请随意。不过,能看到这里的看官,也许根本就没法随意。

    袁长文发现,湖水的温度竟然开始升高。很微弱,但依旧能够感受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湖水深处的水温竟然并非想象中那么冰凉。所以啊,自己究竟知道什么?

    所有的恐惧都是建立在脑子里的扭曲之上,没有扭曲也就没有恐惧。对于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人来说,如何恐惧?只有知道一些事情,但又不是全知全能的存在,所以才会被恐惧。

    因为很明显,自己脑子里的知识是局限,那么肯定会有超出自己想象的事情发生。那么,怎么可能不恐惧?停止相信脑子里的扭曲,就是“不害怕生活”的开始。

    但脑子里的扭曲,跟怦然心动并不一样。我不会强行认为“太阳明天一定会升起”,但当怦然心动需要相信“太阳明天一定会升起”的时候,那么我依旧会去相信。

    这些知识,如果强行相信如果认为就应该这样,那么这就是扭曲。如果仅仅作为可有可无的存在,那么就是怦然心动可以利用的信息。

    袁长文缓缓感受着湖水的温度,四周已然漆黑。不过,总会有些恍惚的时候,似乎自己看到了光亮。

    从此,再也没有幻觉这种说法。因为所有的都是幻觉,又凭什么说短暂出现的是幻觉,长期出现的就不是幻觉呢?

    享受“我不知道”的状态,很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