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八百五十二章 第一步252
    袁长文发现自己再次陷入那股难受,之前的自己会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情,因为这意味着斩杀的前进。

    但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一种猜测,跟“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这种脑子里的扭曲,是没有任何本质区别的。

    既然我不知道这股难受是否意味着斩杀的前进,那么就容许自己的不知道好了。并且,也没有必要为了知道些什么,为了去解释什么而努力思考一种所谓的人生解答。

    我不知道,这就是最棒的人生解答。

    曾经的我不会这样认为,但现在越来越满足于“我不知道”这个状态。因为诚实,所以这是一个必然的答案。也许,这并不是一种很好的人生活法,也并不是一个很值得追求的人生理念。

    但是,仅仅是诚实而已。我从来没有说过这很好,也没有说过大家应该想我这样去斩杀虚假。只是一个诚实的人过着诚实的日子,不愿意接受脑子里的扭曲。

    仅此而已。

    不值得炫耀,更别说什么提倡之类的。

    为什么总是对于“我不知道”要贴上很多负面的玩意呢?又或者说,为什么总是认为自己要去控制事情呢?

    从小到大,自己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而很多次所谓的成功经历也让我相信,自己需要去总结规律吸取经验教训,从而才能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更好。

    但这种思想来自哪里?

    袁长文放松自己,或者说,放弃自己,任由自己坠入这“我不知道”的湖水。

    似乎,放弃是一个不好的词汇。可是,如果承认时间的线性流逝,那么所有的行为都是定数,也就不存在是否放弃这种说法。只能这样做,只不过我将这种行为称之为放弃。

    并且,假装我拥有自由意志,可以通过学习或者别人的鼓励,来“选择”不放弃。

    而一旦移除时间,那么所谓的放弃,也仅仅是建立在相信脑子里的知识的假设上。我怎么知道脑子里的东西真实可靠?我怎么知道未来真的会按照时间线性流逝进行发展呢?

    比如,未来完全有可能直接换了个画风,变成什么异形大战外星人之类的。然后我的记忆也跟着改变,这个躯体也改变,所谓的视野画面也改变,可以看见红外线之类的。

    那么,我此刻想要控制未来,此刻想要对未来进行打算,那些如同病态一般想要控制和达成的目标,突然就变得搞笑和荒谬。

    谁可以不对未来进行打算呢?

    或者说,谁的未来规划是可实现又可以不实现的呢?就像在肯德基进食,可以坐二楼也可以不坐二楼,谁会用这种情绪来看待自己的未来规划,谁会这样做?

    这样下去,会不会变成那种及时行乐,不管明天未来之类的?也不对,因为“有未来”这是一种猜测,而“没有未来”这同样也只是一种猜测。

    哈哈,终于感受到所谓的“就差一点点”,似乎真的就只差这么一点点。

    那么,该怎么办呢?

    哈哈,我不知道。

    不是嘲笑,也不是讽刺,而是乐在其中的“我不知道”。

    袁长文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不可理喻,如果曾经面对一个“我不知道”却悠然自在的人物,肯定会认为对方是疯子。只不过,这种疯狂不会影响别人,所以才没有被关进精神病院。

    曾经的自己竟然被如此众多的妄念所控制,而且自己还对此还并没有什么不满,似乎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现在看看,曾经的自己,号称帝国第一人,呸!

    所以,有什么用?头衔有什么用?时代的主角又怎样?虚假就是虚假,甚至有可能连模板角色都没有打碎。

    主角就是龙套,这是一位书友的评论。太棒了,这句话真的点到了位置。哪个主角不是龙套?那些所谓的时代风云人物,那些所谓的扛起潮流大旗的人物,那些所谓的关注焦点,统统都是龙套。

    主角只有我一个人,或者说,在我的视野中,袁长文这个角色就是主角。而其他所谓的时代主角,统统都是龙套。

    想想,在一个庞大的游戏中,那些国王,那些成功的商人,那些什么巨头企业,那些什么风流人物,那些什么关注焦点,有什么用?这些人物不过是为了丰满游戏的精彩程度而存在的龙套,只有我一个主角。

    而在其他人眼里,我也是一个龙套,所谓的主角就是龙套。

    如果没有那些焦点人物,这个游戏会不会太无聊?那些上古传说,无非就是为了让游戏显得宏大,那些风云人物,不就是为了让游戏显得生动。

    游戏里,国王颁布了什么法令,御林军又做了什么事情,大陆最大的商会又有什么新的的商品上市。请问,这些东西跟玩家关系大吗?

    或者说,真的大到自己必须去追求这些玩意?不惜丢弃自己的游戏娱乐,拼命去跟随国王想要的英雄价值观?

    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每当自问这一句话,诚实就会如同空气一般弥漫在四周。而面对诚实,自己的问句只有一个答案,就是我根本不知道这是在搞什么鬼。

    也许,很多东西都很重要,也许,很多东西都值得守护。可是,这个世界不真实,无论怎样的守护都是无济于事,因为不真实的不存在,又要如何去守护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玩意呢?

    就像斩杀一样,我又要如何去斩杀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虚假呢?

    移除时间,那么根本就没有什么虚假可言。我怎么知道自己是个人?我怎么知道脑子里的东西是真实无误的?我为什么要相信脑子里关于过去和未来的想法?我为什么要去关联那些觉察到的元素?

    所以,我究竟在斩杀什么?

    只有将过去的自己认可为真实,只有认为自己确实是脑子里记忆中的那样,被思维的高墙给牢牢束缚,这种情况下才需要斩杀。而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过去是不是这样的存在,那么还谈什么斩杀呢?

    此刻,脑子里的扭曲在操控我吗?

    在,所以斩杀。

    不是什么过去也不是什么未来,因为我根本没法知道这些玩意是否存在。

    此刻,我依旧受到脑子里的扭曲所影响,依旧会相信脑子里的扭曲,依旧会按照脑子里扭曲赐予的恐惧来进行选择。

    所以,斩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