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日月当空照中华 > 第八三八章 新的战略
    先前黄台吉遣阿巴泰去交涉,对莽古尔泰已有说法,算是暂时稳住了莽古尔泰,只是此时这么一说,又令冷僧机把不准黄台吉究竟想把三贝勒莽古尔泰处罚到何种程度,使得冷僧机心中紧张慌乱异常。

    若莽古尔泰在座,他自可以自辩,可惜他本人不在,而冷僧机却没有莽古尔泰的胆量,根本不敢与黄台吉争辩。

    要说大金国的规矩,早期也的确混乱,当初黄台吉继位的时候,不是众旗主贝勒拜他,而是他率领四大贝勒之外的其他旗主贝勒宗室子弟,在此笃恭殿中,一起跪拜代善、阿敏和莽古尔泰三大贝勒。

    然后,黄台吉才起身入列,与此三人南面并坐,其他四大贝勒之外的人,再同拜四大贝勒。

    这也是为什么阿敏、莽古尔泰,没有把黄台吉这个四贝勒放在眼里的原因之一。

    只能说,当初黄台吉为了顺利继承汗位,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实在是太低了点儿。

    当然了,他不这么做,可能当时也的确轮不到他继承汗位。

    不过也正是这一点,坚定了他一定要扳倒位在其前的其他三大贝勒。

    此时,黄台吉汗位已经稳定,高高坐在汗位之上,说完方才那番话后,面无表情地打量着殿中其他人。

    他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了。

    与此同时,因为莽古尔泰缺席,无法为自己变化,而冷僧机又已经说了莽古尔泰已经认罪,其他人还能说什么呢?

    很快,豪格站出来说道:“汗阿玛!莽古尔泰军前抗命不从,更有御前拔刀,企图不利于大汗之罪行,论罪正该处以极刑,儿臣以为,免其正蓝旗主之位,夺其和硕贝勒之爵,高墙圈禁至死,方能赎其罪!”

    豪格说的这番话,当然是黄台吉内心深处的心声。

    只是黄台吉却知道,豪格可以这么说,但是作为大汗的他,此时却是绝对不能这么做。

    且不说莽古尔泰此时不在沈阳城中,即便他在沈阳城中,他也不能这么座。

    因为,莽古尔泰不是一个人。

    黄台吉曾经想着将日益强大的正蓝旗拆分开来,让其中的几部前去西线,与辽西的明军主力对抗。

    胜了,于大金国有利,败了,于他黄台吉有利,可谓是一石二鸟之计。

    为此,他让昂阿拉分领正蓝旗二十个牛录,前往驻守广宁,更让德格类分领二十个正蓝旗牛录,前往进驻大凌河,与锦州明军对峙。

    然而,黄台吉的这个想法,或者说范文程等人提供给黄台吉的这个主意,虽然很好,但却没有能够实现。

    曾经一直在不断地向前推进和进攻的辽东镇明军,居然一反常态,一直龟缩在锦州城、义州城内不思进取。

    这让黄台吉大失所望。

    与此同时,过去自以为十分巧妙的布置,不仅没有收到削弱正蓝旗的效果,到了现在反倒成了一个制约。

    而且制约的不是别人,而是黄台吉本人。

    黄台吉还在想着豪格的话,却又突听岳托说道:“大汗!豪格贝勒所言不妥!切切不可如此!”

    听岳托这么说,黄台吉按下心中思绪,将目光转到岳托的身上,只听岳托继续说道:

    “且不说先汗临终之遗言圣训,务令我宗室子弟精诚友爱,即纵有不善者,亦唯有天可灭之而不得刑伤!

    “即以今日之形势论,大汗与诸贝勒也应以我大金国之兴衰存亡为依归。

    “非谓三贝勒一身攸关我女真之兴衰,实谓开原、广宁、大凌河三地,乃大金国之西方门户也!

    “大汗若以豪格贝勒所言重处蓝旗贝勒,值此臣等云集沈阳之时,开原、广宁、大凌河之三地,或许一朝而非我所有!”

    其实这几个地方,若是搁在过去,丢了也就丢了,不要就不要了,黄台吉根本也不在乎。

    正所谓,人存而地失,人与地皆存;人失而地存,人与地皆失。

    但是放到现在这个局面,他却不能不要这些城池了。

    随着大明朝在辽东东攻西守战略的落地推行,随着大明朝军队在辽西与朝鲜势力上的对比变化,一段时间以来,黄台吉治理下的大金国,也要正在朝着与历史上不太一样的方向转变。

    与当年的大明朝一样,如今的大金国也逐渐逐渐走上了筑城固守的道路。

    东线,沿着鸭绿江开始不断地加固后金国这边的城池,而西线,则沿着开原、铁岭、广宁、大凌河,也开始不断地整修和加固城池。

    如今丢一座城池,就是丢上百里的国土和纵深。

    原本黄台吉并不在乎这些东西,但是这次大败而归之后,他却一反常态。

    因为他内心十分明白,大金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内,至少是两三年内,都需要好好休养生息。

    这期间,他既无力攻打辽西,也无力再次远征蒙古。

    而且不灭了鸭绿江以东的东江镇诸路大军,不再次征服了朝鲜,获得大量人口和钱粮供应,他很可能从今往后都没有能力在南下明国了。

    所以,与大明朝这边不约而同的是,黄台吉也有了自己东攻西守的战略,准备积蓄了力量之后,全力以赴先灭东江,再征朝鲜,然后再考虑西进。

    这个战略,在撤军归来的路上,是与岳托等人反复思量琢磨之后才明确起来的。

    因此,此时岳托这么一说,根本不需要点出德格类、昂阿拉和莽古济格格的名字,黄台吉就已经知道了岳托的意思。

    听岳托说完了这番话,殿中人人人沉默不语。

    岳托所说的先汗遗训,在大金国的宗室子弟中间人人皆知。

    当初老奴杀了嫡长子褚英之后,没过几年,就后悔了,明白褚英未必真该死,也明白这其中必有兄弟争位的原因在。

    所以,为了杜绝子孙后代之中再出现父子相残、手足相害的事情发生,他定了祖训,并且在死前逼着所有的子孙发誓遵守。

    老奴当时的誓言说:“吾子孙中纵有不善者,天可灭之,勿令刑伤,以开杀戮之端!

    “昆弟之中若有犯上作乱者,明知之而不加害,俱怀礼义之心,以化导其愚顽。似此者,天地佑之,俾子孙百世延长!”

    此时,岳托提到了这一点,殿中人谁也不能再多说什么,而跪在殿中的冷僧机这时也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莽古尔泰以为冷僧机是他的死忠,但是其实冷僧机并不是。

    然而即便如此,不到万不得已,冷僧机也不会背叛莽古尔泰。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

    除非黄台吉非要往死了收拾莽古尔泰,并且需要他的出首或者背叛,否则他随随便便就背叛了自己的主子,下场很可能比他的主子还惨。

    这在这个时代的后金国女真人中非常常见。

    因为奴才背叛主子,对整个女真上层权贵来说,都是一件罪大恶极并且极力避免的事情。

    所以,作为三贝勒莽古尔泰旗下的奴才,冷僧机只能提心吊胆地继续为莽古尔泰谋划。

    岳托的话说完,黄台吉沉默不语,殿中其他人也都沉默不语,良久,代善说道:“莽古尔泰乃先汗之嫡子也!先汗亲封之和硕贝勒!当日其亲弑其生母,先汗且未治其大逆不道之罪!

    “如今事过多年,追究既往,似有不妥!以臣之见,其军前抗命,御前拔刀之罪,论之,定其大不敬之罪可也!大汗明鉴!”

    代善这个话一出,基本上算是定了性了。

    在座的各个旗主贝勒,都知道莽古尔泰一贯嚣张跋扈,除了大贝勒代善之外,基本上不把其他弟弟、侄子们放在眼里。

    但是若要说为了这个,就将如今各个旗主之中唯一一个敢跟黄台吉当面鼓对面锣硬对着干的三贝勒搞死,他们也都没有这么迫切。

    包括早就对莽古尔泰恨之入骨的多尔衮,此时也发觉这个三贝勒莽古尔泰还有用。

    从个人恩怨的角度上,他当然巴不得莽古尔泰被圈禁,但是从长远的利益上看,还是给眼前这个强势的大汗留个对手比较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