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奋斗在盛唐 > 第1688章 鉴真和尚来
    崔秀芳当初是留在泉州城的,直到昨天早上,才孤身一人来到了长安。

    来得正好,恰巧崔耕得知了冒牌李子峤的真正身份,要对他的行刺有所防备。于是乎,崔耕就把崔秀芳带到身旁护卫。

    既然如此,崔秀芳原本来长安的目的,当然就不是为了保护崔耕了。

    事实上,她是来向崔耕辞行的。

    崔秀芳的武功当然不是凭空而来,她有个师傅是个尼姑,法号慧贤。

    自从崔秀芳为未婚夫报仇,追杀邱奉云以来,浪迹江湖,居无定所,渐渐地和慧贤师太失去了联系。

    直到最近她才知道,慧贤师太已经于十年前远渡扶桑。

    如今岭南道为了攻打扶桑,打造战船,已经准备了两年之久。这事儿扶桑岂能不知?

    可以想见,在扶桑唐人的日子肯定非常不好过。

    崔秀芳的武功天下第一,那是她天赋异禀。慧贤师太的武功相对她而言,就很差一些了。

    崔秀芳心忧师傅的安危,准备远渡扶桑,护送恩师回转大唐。

    崔耕其实之前已经听崔秀芳说过这事了,但是他心忧崔秀芳的安危,一直没同意。

    现在见她旧事重提,崔耕皱眉道:“你纵是武功天下第一,在大军面前又有什么用?难道你忘了连云堡上,你身受重伤,柴云瑞老爷子回归天外的事儿了吗?再者,你身份特殊,扶桑人知道你的身份之后,那还不得倾力捉拿你啊,还不够给人家慧贤师太添乱呢。”

    崔秀芳俏脸一沉,道:“二郎,我是来通知你这件事的,可不是来求你允准的。不论你答不答应,我都会去扶桑接师傅,顺便再把芬儿救回来。”

    顿了顿,又缓和了下语气道:“师傅在扶桑已经有十年了,想必也不是没有根基的。我在她的帮助下,把芬儿救出来,应该没什么难度。”

    曹月婵心忧爱女,忙不迭道:“那就多谢秀芳妹子了。”

    “你莫乱吵吵!”崔耕打断道:“哪有那么容易啊?一个尼姑就能影响国家大事?就算你不了解扶桑的国情,但套在咱们大唐的身上,用脚后跟一想,这事儿也不靠谱啊。”

    曹月婵泪眼婆娑,道:“秀芳妹子要去救芬儿,你说不可行。让你自己想办法,你又没有。那你说,现在咱们该怎么办?我看你根本就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我可怜的女儿啊……”

    崔秀芳也趁机拱火,道:“就是,就是,二郎只看重儿子,不看重女儿。我这当姨娘的,都看不过眼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崔耕被曹月婵和崔秀芳这么一逼,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暗暗寻思:月婵因为芬儿的事,已经丧失了理智。无论如何,她只要救回了芬儿就好。

    秀芳一心要救恩师慧贤师太,就更难办了。

    莫看她平时温柔似水,但其实是个认死脸儿的人。当初她追杀邱奉云,一连数年都从不懈怠。

    这可麻烦大了,这二位姑奶奶,一个比一个有主意,我是一个都劝不住啊。

    但秀芳此去扶桑千难万险,我又怎能放心让她去呢?

    蹬蹬蹬

    正在崔耕为难之际,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

    紧跟着,杨玄琰走了进来,他微微一躬身,道:“启禀父王,有一个和尚要见您。”

    “和尚?什么和尚?”崔耕微微一愣。

    杨玄琰道:“他说他法名鉴真,是您的老相识了。”

    “啊?鉴真和尚?快请快请!”崔耕忙不迭地道。

    崔耕和鉴真的关系是真不浅。

    当初他为江都县令时,鉴真的母亲,被孟神爽的手下给杀了。鉴真的父亲淳于良,为了报仇,投奔了崔耕。

    与此同时,淳于良为了鉴真的安全,将鉴真送入了寺庙之中。

    没想到鉴真慧根深重,在崔耕产出了孟神爽之后,竟然不愿意还俗了。

    时至今日,鉴真已经成为佛门的一名高僧大德。

    崔耕之所以着急见鉴真,一来是多年不见,确实有些想他的;二来,也是最主要的,借机把崔秀芳东渡扶桑的事儿先放一放。

    功夫不大,鉴真在杨玄琰的引领下,进了会春殿。

    双方见礼,分宾主落座。

    鉴真和尚尽管觉得现场气氛有异,还是开门见山地道:“阿弥陀佛!贫僧这次来见越王,实在是有事相求啊。”

    崔耕道:“什么事?”

    “贫僧欲东渡扶桑,传我佛法,还请越王行个方便,派一艘船给贫僧吧。”

    “不是……”崔耕疑惑道:“”这点小事儿还用得着求本王?你想东渡扶桑,直接出钱不就行了?千万莫告诉我,你那么多信徒,还缺东渡扶桑的路费?

    鉴真和尚苦笑道:“贫僧确实不缺钱,但是我缺官府的支持。地方官都说,贫僧乃佛门的高僧,去扶桑传法太过可惜,还是留在大唐为好。”

    “果真如此?”

    “当然是真的了。说实话,贫僧已经三次偷渡扶桑了,都因为找的船不好,功亏一篑。我这次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求到您的身上。还请越王千岁,看在咱们以往的交情上,不吝帮忙啊!”

    原来如此。

    崔耕闻听此言,才解开了一个心中困扰已久的谜团。

    在历史记载中,鉴真和尚六次东渡扶桑,甚至最后瞎了眼睛,才达到了目的 。但问题是,以现在的技术状况来看,扶桑和大唐的直接交通没那么难。

    要不然,出行六次五次失败,岭南道和扶桑还进行个屁的贸易啊?换言之,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死亡率,谁肯出海啊?

    事实上,扶桑派往大唐的遣唐使,总失事率大概是两成。也就是每五波遣唐使,就会有一波因为各种意外,无法到达大唐。

    大唐的科技水准,远高于扶桑。

    每次从岭南道出发,前往扶桑的船只,大概会有半成,因为各种意外,无法到达目的地。

    而鉴真和尚之所以那么悲催。

    是因为他的出海,无法得到官府的允准,只能通过野路子找船,偷偷出海,安全自然也就无法保证了。

    想来也真有意思,玄奘大师去天竺取经要偷渡边关,鉴真和尚去扶桑传法,同样也是偷渡。被后世人们高度赞扬的两次弘法行为,都起始于偷渡。

    “越王,越王千岁,您想什么呢?”

    正在崔耕胡思乱想之际,鉴真和尚的声音,把他扯回了现实中。

    崔耕道:“哦,没什么,没什么!本王是想如今我正要跟扶桑开战,你身为唐人去扶桑传法,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啊?”

    鉴真和尚微微摇头笃定道:“不会,不会。贫僧对扶桑人大有用处,他们欢迎我还开不急呢,又怎么可能主动加害?”

    “为什么?你再是高僧大德,说破天,也就是一个和尚而已。对扶桑人又有什么大用?”崔耕非常奇怪。

    鉴真和尚解释道:“越王这就有所不知了。扶桑甚为崇尚佛法,对僧人和寺庙概不征税。如此一来,就有很多奸猾之徒冒充和尚,逃避扶桑朝廷的税收,扶桑朝廷的收入大受影响。”

    崔耕会意道:“所以,扶桑朝廷就得想办法,分辨出哪些人是真和尚,那些人是假和尚。”

    鉴真和尚轻捻着自己胸前的念珠,有些得意道:“正是如此。但问题是,扶桑佛门各宗互相牵扯,由谁来主持此事呢?他们争论不休,一直难以决断。赶巧了,贫僧乃是如今大唐的戒律宗第一人,扶桑人就想把我请过去主持此事。”

    崔耕眼前一亮,道:“这么说……你到了扶桑之后,说谁是扶桑真和尚,谁就是真和尚。你说谁是假和尚,谁就是假和尚。那鉴真你的地位可真不简单啊!”

    “也可以这么说。”

    “既然如此,本王可以答应你远渡扶桑。不过,我还有个不情之请,就是不知大师你,能否答应呢?”崔耕意味深长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