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第783章 阴谋起
    说完,这程不识还指了指此时已经被顾峥缓缓解下放在一旁休息椅上的‘野三坡’的披风,十分真心实意的笑了。

    见到这里的姜越与顾峥,那是老脸一红,原来他们藏在暗处的接活的条件,还是有聪明人能够察觉出来的啊。

    但是爱钱不代表缺钱啊?

    这么一想,姜越又理直气壮了起来,他朝着身前的顾峥一指就反驳了起来。

    “我想程先生一定是多想了,你知道顾峥是谁吗?”

    “他可是首都市十大杰出青年的入选人,城市管理局丰台分局的行动副大队长。”

    “中国杰出的古风国画家,国家级别的着名的运动员!”

    “你觉得他会缺钱?我家的选手只不过是在兴趣爱好方面与其他人有一点不同罢了。”

    这年头成功人士谁还没有一两个奇奇怪怪的习惯吗?

    放在别人身上就叫做怪癖,放在咱顾峥的身上那就叫性格。

    听到姜越如此的回应,旁边的顾峥还频频的点头,程不识的嘴抖得就更厉害了。

    他那无人能够压服的暴脾气,被他生生的憋住了,没有发出来。

    程不识反倒是深深的看了这两个人一眼之后,就笑着告辞了。

    “既然二位无心参与我程某人的赛事,那么咱们的这次合作就做不成了。”

    “不过相逢即使有缘,若是今后二位有什么不趁手的地方,还是可以随时找我的吗。”

    “我程不识依然会十分欢迎顾先生的加入。现在的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耽误顾先生的休息了,山水有相逢,咱们回见!”

    程不识一抱拳挥手离去,一派的文质彬彬,直到走都没闹出什么幺蛾子。

    这让曾经听闻了程不识很多黑料的姜越都惊着了。

    “嘿,奇怪了啊,这人挺讲道理的啊,怎么圈内的风评还那么差。不管了,顾峥,咱们早点收拾完了,去参加组委会给举办的庆功宴呗?”

    “嗯,成。”

    收回了自己眼神的顾峥,低着头就把披风给收拾了起来。

    待到他们在工作人员的簇拥下离开九龙的比赛现场的时候,却不知道,在街对面的一辆黑色的车中,坐在车后排的程不识还在暗处观察着他们。

    此时他的身旁,还坐着两个人。

    一个穿着白背心,一个穿着黑背心,面目狰狞,浑身花纹,却是在程不识的面前如同老实的巴狗一般的将头微微的低着,朝着他解释着什么。

    “程老板,你一定要相信我们啊,真的不是我们兄弟两个故意和你扎刺。”

    “是啊,程老板,这条路上的朋友都知道,程老板给的价格已经很公道了啊。”

    这两个在外边打生打死的死对头,在这个面无表情的程不识的时候,却是尽释前嫌的……一起努力的跟眼前的人辩解着。

    “程老板,你说我们拆您的台到底是图的什么?”

    “咱们兄弟吃的就是航运的这一口饭,若是砸了自己的招牌,那是以后都缓不过劲儿来了。”

    “您看看昨天,在货运码头的三号等待口那儿,到底堆了多少的人没来得及上船?”

    “你是不知道,能够走咱们兄弟的线儿的人,都是俺们弟兄们轻易不会得罪的主啊。”

    “不光是您昨日的赌局开的不咸不淡,冷冷清清。”

    “您看看我跟阿炳手下的那几条客轮,现在还给扣在航运属海警管理局的手底下呢。”

    “咱们手底下那么的多的兄弟和工人,可都指望着程老板赏饭吃呢。”

    “若真是兄弟们有意拿乔,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一旁的黑背心也适当的补充道:“是啊,程老板,我跟阿权只不过是碰碰头,可是这事,我们以前也没少干啊。”

    “偏偏就昨天,也不知道哪里跑来一波下黑手的,愣是将我们的局全给搅和了不说,还把条子给召唤过来了。”

    “今儿个见程老板召唤的着急,弟弟们刚从局子里出来,连衣服都没换这不就过来见程老板了吗?”

    唯恐程不识不相信,这名叫阿炳的男人还努力的将自己带着汗臭味道的胳膊朝着对面的程不识的方向递了过去。

    让这个虽是底层起家,却略带洁癖的男人,下意识的就将头往后靠了一靠。

    正待这程不识打算再问点什么的时候,马路对面的顾峥却是跟姜越笑闹了起来。

    那是因为这场庆功宴会之上,既然有了得胜的英雄,那自然就有庆祝的美酒,而有了香醇的美酒,那自然就不会或缺性感的美人。

    主办方的工作人员想的十分的周到,连外面找托都不用的,就将赛会内负责举牌子的那四名各有特色的拳击宝贝给拉了过来,跟着大部队一起,朝着一旁的庆功宴所在的酒店走了过去。

    这么好的机会,一同前往的妮娜会放过?

    她十分讨巧的就开始往顾峥的身边蹭蹭,打算抱住这个有能耐的老乡的大腿。

    而这一场景,就被姜越有心或者无心的给挤兑了。

    有点小羞愧的顾峥,恼羞成怒的朝着他那损友经纪人的屁股上就踹了一脚。

    有心耍宝的姜越,十分配合着的还发出了一声惨叫。

    而就是这一声惨叫,逗乐了他们面前的四位火辣的美女,也成功的将马路对面车上几个人的视线给吸引了过去。

    一听到这声惨叫……那黑白背心哥俩是彻底的激动了。

    他们颤颤巍巍的将手指指向了姜越的方向,用愤怒的咆哮吼出了不甘的呐喊。

    “程老板,就是他!”

    “没错!破坏我们的碰头,间接的影响了我们的生意,害得我们进了局子的男人,就是他!”

    “你确定?”,程不识将眼睛一眯就再次询问了一句。

    “我确定!肯定是他!”

    “当时天太黑,事情发生的又太突然,哥而几个头晕眼花的光顾着搏斗了,但是在混乱之中,这小子的惨叫声却是此起彼伏,贯彻到了始终。”

    “而且他的叫唤声也十分的有特点,带着朝上的拐弯儿的语调,实在是太好辨认了。”

    一个两个的都十分的笃定,再一次回望过去的程不识,就冷笑了一下。

    昨天,他在公海上那艘硕大的游轮,可怜巴巴的上了三成不到的客人。

    秋文与顾峥的对赌开盘,下注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他的几个最豪气的客人,都因为得到了码头上的风声,而暂时的避开了他随后的邀请。

    若是不给这罪魁祸首一点颜色瞧瞧,那他程不识的头上,是个人都可以骑上一骑了。

    待到程不识想明白了,顾峥的那一行人却已经进入到了赛会旁边的酒店。

    这个坐在车内的男人呵呵一笑,就缓缓的说出了他后续的判断。

    “你们描述的那个武力出众的人,应该就是这个顾峥了。”

    “我听他的经纪人说,他在首都城做的就是这边扫街的条子的工作。”

    “他应该是和这边的警署内部的人员达成了什么协议,用他这个生面孔,出其不意的替警方办了一件大事。”

    “说不定这是港城警方的一种试探,想要试探一下我程不识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说完,程不识又笑了,他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的对车内的人说道:“那就看看呗,我程不识的生意有没有那么的好动。”

    “我占在条约规定的线上,看谁能把我给推出去。”

    “不过这个叫顾铮的小子还是要给点教训的,喏,你们两个附耳过来!”

    “哎哎!”

    这两个大哥如同碎催一般的将头凑了过来,在程不识的几句吩咐之下,就露出了十分钦佩的表情。

    做大生意的人果然不一般。

    想出来的招数,能杀人与无声无息之中。

    黑暗之中的阴谋正在进行,但是在庆功宴上的顾峥,却是在美酒美食加美人的包围下,乐不思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