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死界游戏城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对决
    死寂。

    压抑的死寂。

    像宇宙深处的真空世界,黑暗而寂静。

    偌大的Icpo会场,整整500多人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北村次长的尸体,每个人都仿佛头顶悬着达摩克里斯之剑,噤若寒蝉。

    死寂整整持续了几分钟,直到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

    “凶手!”

    一名英国代表突然起身指着大屏幕,情绪激动地大喊:

    “凶手!他是凶手!”

    一语惊醒梦中人。

    整个会场的代表们顿时齐刷刷看向大屏幕,那面白色的屏幕上冰冷的L符号。在他们疑惑又畏惧的眼中,那黑色的图案仿佛已经变成了死神的名字。

    “老大,这也是你意料之中的事吗?”艾尔走过来问道。

    王业没有回答,只见双眼凝视着闪动的屏幕,牙齿咬着大拇指,闪动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寒意,又带着一丝罕见的兴奋。

    被荧屏映得一片惨白的脸上,能看到他鲜红的嘴角,正在微笑。

    “比我想象中要干得漂亮嘛,基拉。”他低声自语道。

    “基拉!?”艾尔一惊:“你是说,那个人是基拉杀的?”

    “不然还会有谁。我劝你现在最好不要打扰他,有什么问题就来问我吧。”吴涯走过来替王业答道,他轻轻把艾尔拉到一边,低声道:

    “王业在大会前曾经告诉我,这次Icpo的大会将会是他和基拉的第一次正面对决,现在我终于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了。”

    “正面对决!?”周围的几名试炼者同时转过头来。

    “没错,正面对决。”吴涯看了看王业的背影:“他一直在等待,或者说在期待着这种场面的发生。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一切笔记杀人案,就是为了这一刻。”

    “笔记杀人案!?”周围人被说得一头雾水:“那不是剧情原本就应该发生的事吗?”

    吴涯摇了摇头道:“恰恰相反,那是最不应该发生的事。别忘了,我们不是生活在《死亡笔记》的故事里,而是生活在一个有死亡笔记的世界。而笔记的持有者,现在身边正围着一群像我们一样的试炼者。先不谈捡到笔记的人是不是像故事中的月那样有着扭曲的正义心,就算他碰巧有,也不应该发生跟剧情一样的事。因为对方足足二十名试炼者里必然有熟知原作剧情的人。他一开始就这么做,无异于把自己推向世界警察的对立面,从任何角度来说,这都是最不理智的选择。”

    “可这些案件还是发生了……”杜桃疑惑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吴涯沉声道:“只有一种可能能够解释这个问题,那就是——基拉同样在期待着今天这场大会的召开。”

    他顿了顿,补充道:“和王业一样。”

    吴涯的话让大伙儿脸色变得很难看,基拉正在主观诱导着这场大会的召开,导演着现在的这个局面,王业也同时在等待着这一切的发生,而他们竟从来没往这个方面想过。

    “他既然早就想到了这些,为什么不阻止这场大会的召开?”艾尔不解道。

    “阻止?你又说笑了,艾尔。”吴涯摇头道:“在这场会议之前,基拉的议题还不曾被提到,没人能阻止一件还没被提到的事。而退一步说,即使能,王业也不想阻止这次大会。他和基拉两个人,都希望能够通过这次大会拉进与对方的距离。这次对决的关键就在于,谁能在这个过程中获得更大的利益。可是糟糕的事,我想现在的场面,恐怕是王业有点略失一筹了。死亡笔记能够控制人死前的行为,显然北村次长死前的行为就是被笔记控制了,基拉巧妙地利用北村的死前行为把L和Icpo之间本来就脆弱的信任摧毁得当然无存,恐怕王业也没想到对面会如此具有进攻性。”

    “你是说……老大这一局打输了!?”艾尔有点不敢相信,他不顾吴涯的阻拦直接冲到王业的身边:“老大,这是真的吗?”

    被艾尔一叫,王业幽幽地回过头,点了点头道:“是。无论是北村次长的死,还是Icpo的怀疑,都是我输了。不过……”

    他眯了眯眼,低声道:

    “基拉付出的代价并不比我小。而且只要这场会议还没有散,这次交锋就还没有结束。”

    说着,他嘴角露出一个冷笑:“基拉,他还是稚嫩了些。”

    周围人疑惑地面面相觑,任谁都能看出,现在整个会场的气氛已经完全变了味,能感觉到会场里大多数人都已经对L从期待变成了怀疑。而且这份怀疑还在继续弥漫着,像爬山虎一样疯狂地蔓延。

    “你想怎么解释?”艾尔不解道。

    王业却是冷冷一笑道:“解释?不需要这种东西。”

    说着,他再一次打开了通向大会现场的话筒。

    冷冷的电子音,从沉默了许久的屏幕中传出:

    “Icpo的诸位,现在你们相信我说的杀人手法了吗?”

    会场的所有人顿时心里一提。

    “喂!?”步瑜在一旁禁不住叫道:“你这哪儿是在为自己开脱?你这样说完全只会加重他们的怀疑!”

    王业却是不应,继续放大声音道:

    “回答我,相信了吗?”

    所有代表不约而同地颤抖了一下,能够看到,一股恐惧的情绪正在逐渐侵蚀着他们眼中的正义。在王业的问话下,会场竟是没有一个人敢回答。就连那个带头喊L凶手的人,也情不自禁地闭嘴了。

    沉默持续了几分钟,像暴风雨前的平静。

    “看来你们这次相信了。”L继续道:“既然如此,我想重新说一遍我的要求,请Icpo乃至全世界的机关在此次会议上通过决议,全力协助我侦破这个案件。”

    还在提这种要求!?

    会场上的人顿时面面相觑,交头接耳声不绝于耳,很多人都觉得L是不是秀逗了,事到如今居然还想提这种要求,他难道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列入嫌疑人了吗?

    “你这话的意思是想否定你是凶手吗?”一名法国代表突然站出来问道。

    “不。”L的声音冷冷道:“我并不想否认。”

    “你疯了吗!?你不否认自己是嫌疑人,还想获得决议支持!?”一名加拿大代表也站起来喊道。

    “是。”L沉声回答。

    “真有趣。”一个美国代表笑道:“那请问我们凭什么要配合你?”

    “很简单。”L平静地回答:“就凭我知道你们在场每一个人的名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