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死界游戏城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刀疤拉尔
    “我……这……这就去!”酒保冷静了一下心态,连忙开始整理洒出的一些金币。

    “等等!”王业打断他:“听说你们这儿的老板叫刀疤拉尔?”

    “正是!”酒保连忙回答。

    “我们有些事要问他,听说这里的规矩是要连胜五局,或者赌赢他一次。”王业道:“我们想找他赌一局,可否帮忙转告。”

    “当然可以!”酒保立刻道:“不过……”

    “不过什么?”王业问。

    酒保知道眼前的是个贵主,自不敢怠慢,坦诚道:“我劝几位,如果有事要问,最好还是选择连胜五局,不要选择和刀疤拉尔赌为好。”

    “为何?”王业好奇。

    “因为连胜五局比赌赢拉尔容易得多。”酒保压低了声音道:“几位客观,不瞒你们,我来这儿当酒保之前,也是镇里有名的赌徒,人送外号鬼人艾萨特,来这酒馆没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连胜10局的战绩。因为年轻气盛,就去挑战了刀疤拉尔,和他一共赌了三局。”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您可知结果如何?”

    “如何?”王业感兴趣道。

    “第一局,我就把10局迎来的钱全都输光了,当时不服输,就赌了第二局,结果第二局把我带来的底钱也全都输光了。那时狠得牙痒痒,就忍不住又赌了第三局!”酒保咬着牙道:“而第三局的结果……”

    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掀起了自己左眼的眼罩,露出了里面一个血淋淋的大洞。那大洞十分骇人,就连王业看了都忍不住转开视线。

    “第三局我输掉了这只眼睛,和终身自由,所以一辈子只能留在这里给这家酒馆当酒保了。”

    “多谢提醒。”王业笑了笑,随手抓过一把金币:“这是你的小费。”

    “谢谢贵客!”酒保兴奋地接过金币:“那小的这就去拿筹码了!”

    “去吧。”王业挥了挥手。

    “是!”酒保麻溜地冲进了酒馆里。

    很快,一大袋子筹码被送了过来,花花绿绿的,还带着股酒吧里的烟味儿。

    “走。”王业说着带队大步向酒吧里走去。

    临进酒吧的大门,他向艾尔使了个眼色,艾尔立刻化为了灵体隐身状态消失,只是酒吧里所有人都在痴迷于自己的赌局,根本没人注意到。

    一进门,一股烟气酒气扑面而来,整个酒吧烟雾绕缭的,满满数十张赌桌堆满了整个大厅,各种喊声,吼声,叫声,笑声,哭声,声声入耳,嘈杂不堪。

    “嘿,布兰顿!你输啦!”

    “哦!不!杰克逊你耍诈!”

    “你有证据吗?没证据就别放屁!”

    “去你的!杰克逊!喂喂喂!不要抬我出去!是他耍诈!”

    就这一会儿,一个人又“轰隆”一声被丢了出去。

    “贵客,想从哪桌开始玩?”酒保知道这是为金主,一点都不敢怠慢地问。

    “注意没变,由于我时间有限,我还是要直接跟你们老板刀疤拉尔赌一局。”王业笑着道。

    “您确定?”酒保微微皱了皱眉,他上下打量着王业,对他们来说,王业这样的黑头发东土人是十分少见。

    素问东土是个神秘国度,在汉塞尔王没有征服的土地中,多数土地都是为了赌局而没有去征服,唯独东土国度,是因为无法征服。

    “确定。”王业肯定地回答。

    “那好吧……”酒保认为已经尽到了义务,便不再多言。

    他从王业身边走开,几下就挤进了酒吧深处,挤到了一个正中央的大赌桌前面。那桌旁正站着一个肌肉魁梧脸带刀疤的男人,显然就是刀疤拉尔。

    “老大!”胡八有些不解地凑过来问:“听那酒保的意思,连胜五局可比赢那个刀疤男容易多了?为啥还要跟那刀疤男赌啊?”

    “我们是要参加世界赌局的人,如果连这一个小镇的赌王都赌不过,就趁早收拾铺盖走人吧。”王业平静道。

    胡八这才恍然,不再多问。

    能看到酒保凑过去跟那刀疤拉尔耳语了几句什么。刀疤男当即抬起眼睛,把目光向王业的方向投来。

    “砰!”他突然把大脚抬起来往赌桌上重重一踩,冲着王业直接放声道:

    “哈哈哈,少见啊,今天居然有人来找我寻赌!”

    他嗓门极大,话刚出口,原本喧闹的酒馆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赌局,一齐把目光向刀疤拉尔的方向投了过来。

    “是谁?”

    “我的天!居然还有人找拉尔赌!”

    “哈哈有意思,好像已经快一年没有过这种冒失鬼了吧!?”

    “又有找死的,呵呵。”

    寂静只持续了几秒,很快又陷入一片交头接耳。

    “对面的兄弟,就是你要与我赌吧?”刀疤拉尔天生长了张凶脸,说这话的时候他似乎相笑一笑,可微微裂开的嘴却显得格外凶邪。

    “没错,是我。”王业回以云淡风轻的一笑。

    “外来人就是有胆量,我喜欢!这个送你!”刀疤拉尔说着从酒架上随便拽下了一瓶酒,“唰”的一声扔给了王业。

    王业伸手轻松接住,眼睛一瞟,就瓶酒居然标价30金币,对于平民来说简直就是极大的奢侈品。

    他当然知道对方送来这瓶酒的含义,一下丢出一瓶30金币的酒当赠品,他若不敢喝,当场就会被笑掉大牙,他若敢喝,那么他压得赌注如果低于酒价的百倍,就会显得寒酸至极。

    可惜这点金币对王业来说,实在是太便宜了。

    “抱歉,我对这酒没兴趣。”他笑了笑,然后用手指了指酒架上的另一瓶:“要送就送我那个。”

    说着右手一抛,直接把那酒瓶抛回酒架,恰好落在他指的那瓶酒的木板上。

    他用力较猛,那木板被酒瓶一压竟瞬间翘了起来,直接把里面的酒瓶弹起,不偏不倚地落在了王业手里。

    “这瓶才是我的菜。”王业微笑着随手将那酒敲开,高高举起喝了起来。

    而那酒瓶上,赫然写着一个300金币的标价。

    “咕咚咕咚咕咚……”

    酒水几口下肚,他一擦嘴把酒瓶往赌桌上“啪”的一敲:“咱们开始吧,拉尔先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