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成了杂工
    “只瓜?家住福乐村。”李管家不知何字,问:“是什么只什么瓜?”

    “瓜子的子,瓜子的瓜。”他一着急将孑瓜说成了子瓜,觉得子瓜倒是蛮顺耳,便也不更正了。

    李管家一手拿着笔一手把着本子,“你要做杂工?”

    “是的管家。”

    李管家说:“我们店供吃供住,工钱少些。”

    “工钱多少?”孤独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这家店不仅供吃供住还有工钱,只希望工钱会多一些。

    “一月十八枚铜币。”

    “管家我能在这家饭店做杂工吗?”十八枚铜币孤独倒觉得蛮多,决定要在这家店住下。

    “当然可以。你决定要在本店做杂工?”

    “是的管家。”

    “好。”李管家持笔往本子上写上孤独现起的名字。“子瓜。嗯,好嘞。”

    “我该干些什么?”

    李管家说:“杂工走了,院子的地也没扫,柴也没人劈,只能掌柜的和老板娘去做。这回你来了,他们可以歇着了。”

    “小城子!”李管家唤店小二。

    “来啦!”

    这一层的店小二名叫小城子,听李管家唤他,立马跑来。

    “去把子瓜带去见掌柜的,这是我们食客来的新杂工。”

    小城子手把胸前搭的抹布,“好嘞,跟我来。”

    孤独很欢喜,他跟着这位叫小城子的店小二走入店后的院中。

    掌柜的略胖以近不惑之年,把着把大扫帚靠在摇椅上。

    “掌柜的,这是新来的杂工,叫子瓜,李管家叫我带他见您。”

    掌柜的睁开眼,看向新来的杂工,将扫帚把开,“嗯,你带他去后院,把那些柴劈了。”

    “好嘞掌柜的。”小城子立即叫上子瓜,“来,跟我来。”

    孤独跟着店小二来到后院,见到一堆未劈开的圆木段。“你把这些木头劈了,我还有事。”小城子很忙,说了句便去了。

    孤独很高兴,他挽了挽袖子,去拿起一把大斧子。地上有一段立着的木头。他双手拿着斧子看着木头,自说:“普通人的生活,开始了。”

    他举起斧头劈向木头,斧好木头干,圆木应声而开,崩倒在地。

    一旁有些劈好的木头,他照着大小干起活来。

    这食客来的老板娘三十出头,长相好看,穿戴皆贵,闻得劈柴之声以为是当家的,过来瞧时,却是个未见过的。

    “你是···”这老板娘问。

    孤独不识得这长得好看的妇人,但他感觉出来,这妇人是这家的。回道:“我是新来的杂工。叫子瓜。”

    “你原来是新来的杂工。”妇人说。

    “是的。”孤独立起一根被劈成一半的木头。随后将其再劈而开。

    “总算来杂工了,这两天把我手臂都累肿了。”妇人捏着手臂在抱怨。

    “劈了柴把地扫扫,看到什么活就把活干了。”妇人甩了甩手帕,说过话便走了。

    孤独见妇人走了继续劈他的柴,将堆的木头劈了一半他才歇着。

    那妇人在前院与相公说了些话,去饭店里走了一圈儿待了一待,回来见相公仍懒洋洋的躺着摇椅上,嗔道:“一天就知道懒。”

    “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躺着不如动着躺着。来来。”

    “干什么?”妇人走过去。

    待夫人走来,这掌柜的照夫人屁股上便拍了一下。

    “得瑟!”妇人用手指推了下相公的额头,随坐在他身上。“今天新来个杂工,叫子瓜。”

    “嗯,新来个杂工。”掌柜的坐起抱着妇人,“嗯,软和。香。”

    妇人将相公搂在腹部的手扒开,离开他的腿站起来拿手帕甩道:“你也不怕被人瞧见。”

    “没事,看不着。”掌柜的要去抓妇人的手臂欲再将她抱来,却被夫人躲去。

    “一天没个正事。”妇人甩甩手帕,“你在这躺着吧,我去逛逛街去。”

    “你可别挑那些宝石珍珠什地?”听到夫人要逛街掌柜的立马从摇椅上起来。

    妇人走了一半闻言停下,“这你倒起来了。”话毕进了饭店。

    “哎!”见夫人走了,道:“败家娘们。”回头瞅瞅摇椅,也不想躺着了。“看看那新来的杂工去。”

    孤独仍在歇着,想着如何做好一个普通人。忽见掌柜的走来,立即站起,“掌柜的。”

    掌柜的看了看被劈开一地的木头。“嗯。柴火劈好,摆到仓房里去,下雨淋了就不好烧了。”

    孤独看着掌柜的指的仓房,回说:“知道了,掌柜的。”

    “嗯,好好干。本店伙食好的嘞。”

    “知道了,掌柜的。”

    “嗯,把这些木头都劈完。”

    “好嘞。”孤独回。

    掌柜的瞅一瞅,“劈完木头把地也扫一扫,店里杂活多,看到了就把活干了。”

    “哦,好得。”孤独回,说着便去拿木头持斧来劈。

    “嗯。”掌柜的点点头缓步离去。

    孤独把一堆木头全都劈尽了,他将劈好的散木摆放至仓房里。劈木头加摆柴忙了半天才完。歇了歇,孤独便拿起扫帚去扫木屑。清了木屑又去扫院子。

    感觉没什么活了,他坐在一处石台上,自道:“普通人的生活也不错。”随又想:“我不知要活多少年嘞,我眼前的凡人过个几十年皆会死去。死去,可能就是凡人的烦恼吧。”随又想:“凡人虽然寿命短,但活的充实,有忙有闲,热热闹闹。”又一想:“活个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也不算短。”

    晚间,饭店里没有多少客人,吃过饭皆走了,只留下一些在楼上住店的。孤独帮忙将桌椅摆好,随后他来拖地。

    老板娘道:“一层拖完了,把楼上的几层都拖干净他。”

    “好嘞老板娘。”孤独以知这妇人便是这家饭楼掌柜的夫人。

    这家饭楼共有五层,孤独一层一层皆将它们拖得干净。

    “吃饭了!吃饭了!”掌柜夫人在一层叫道,“小城子,去楼上把他们叫下来吃饭。”

    “吃饭了!”小城子甩了下抹布搭在肩上到楼上去叫人。

    这家饭楼共有四个店小二,三个负责三层吃饭的地儿,一个负责四五层住宿的。他们连同孤独皆被小城子叫了下去。

    三层柜台内的管家也负责住宿收钱,他晚间在食客来住,不走。不像下面两层的管家皆回了自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