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六百五十五章 客栈(25)
    客栈里的客人,喝酒,吃菜吃饭,满屋子的酒香饭菜香,喝酒的在说话,显得热闹。“呦您要坐呀?”小二问。

    “我要坐,给俺拿个凳子。”钱溪五回。

    “来坐。”这一楼的小二,去给他拿凳子。凳子就放在柜台边。小二去给他拿凳子。小二拿凳子,这小二人还不错,钱溪我跟了过去。

    那小二给拿了凳子,将凳往一旁靠边一放。钱溪五过去一屁股坐了。小二道:“你坐,有事叫我,比如吃啥喝啥了。”

    钱溪五今日晚饭吃的不少,也喝的不少,在那家掌柜家吃了饭,又与管家啃了烧烤,可谓是肚子撑的圆圆,又喝了那酒与水,肚子更是涨涨的。

    小二问他吃啥喝啥,他道:“不吃了也不喝了,今晚可谓吃的多也喝的多,吃不下了,也喝不下了。”

    小二问:“您是管家的工人吧?”

    “我是。”钱溪五回。

    “你既吃饱了喝饱了,应到楼上去躺着。”说到此,小二贴近朝钱溪五,小二说:“我告诉你,楼上有两个人你得注意,他俩跟你一样,也是管家的工人,一个高一矮。我告诉你,这俩人······”小二附耳与钱溪五说。

    钱溪五知道那俩人,他道:“我知道他俩,进来时,我在二楼窗户看到他俩了,那高个的叫我上去,我没去。”

    钱溪五说:“我来这坐,正是躲他俩,不然,我就上去了。”

    “你坐这是躲他俩?”一楼的小二问。

    “要是你,你也得躲。”钱溪五说。

    这管家工人说的倒不假,小二将抹布搭到另一肩上,要是他,他也不可能上去。他道:“你坐。”小二话毕去柜台,胳膊支着柜台,看餐厅的客人吃饭,有谁叫己,他立马应声过去。

    那柜台收钱的,坐在柜台里,他每天都坐着,吃饭也在这坐着,除了上厕所,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他。

    那小二在柜台前,他未与小二说啥话。

    “小二结账!”这时一桌人喝罢酒吃罢菜,叫小二结账。“来啦!”小二应一声,回头拿了记本便去。

    那小二去结账了,忙活他的事。钱溪五坐凳上,看那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的汉喝酒吃菜。他觉得那汉很稀奇,拿那大号的碗喝酒,旁边还有个大酒坛子。

    那汉喝酒吃菜瞧见钱溪五,见那娘们也似的汉总瞅他,他手端大酒碗,问:“你老瞅我作甚?”

    那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问他,钱溪五道:“我看你稀奇,拿那大号碗喝酒,咋不换个小碗?”

    “小二拿的,这碗喝的也行。”那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手端大碗,话毕喝了口。

    钱溪五问:“那大碗你装多少酒,就装那小半碗不到?”钱溪五适才去看他那酒碗闻他那酒碗,酒碗里只小半碗不到的酒。

    听那娘们也似的汉问,这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端酒碗道:“你这厮,我这碗装的满满时你未见到,这碗酒已被我喝尽一大半去。”

    “一大半!”钱溪五闻言一惊。钱溪五问:“那大碗你喝了一大半,莫不是吹的?”

    那汉喝了口酒,瞪眼看钱溪五,他道:“你要不信,俺喝了这些,倒满它,喝给你看,要是俺不能喝这些,任你咋说,要是俺喝了,我给你倒上这一大碗酒你喝了它。”这汉手端大碗与那坐凳柜台边汉说话。

    钱溪五看那汉样儿,像似能喝酒的,那汉能喝那些,他却不能。他道:“你让我喝那些,岂不喝死我也?我且信你,你不用再喝,也莫让我喝。”

    “你这汉好无能”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看那汉,觉得自己跟他说话,丢人,跌了自己身份。

    他端起酒碗,道:“你这人莫跟我说话,跌了俺地身份。”这汉话毕,便喝了口酒。

    这汉旁边那桌,仍在喝酒吃菜,那桌不怕人的,与他同桌之人。

    这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确实能喝,但这是酒,大碗酒他已喝了大半,这酒劲也大,他喝了这些,呼吸已觉得粘稠。他再喝这些,估摸就会上头了。上头就不妙了,容易喝躺下。

    那一楼小二去结了账,客人皆走了。他将钱、记本送回柜台,将这桌勾了。便拿了托盘,去收拾那桌子,将碗筷盘子酒杯,拿回厨房洗刷。

    小二往厨房端碗筷盘子酒杯,干着他的工作。他每天都这样,给客人端菜端饭端酒,给客人擦桌子收拾饭桌,这便是他的工作,给人端菜饭酒,擦桌子,刷碗筷盘子,还有酒杯。

    小二将碗筷盘子酒杯,端去厨房里,便刷这些碗筷盘子酒杯。

    那钱溪五坐那凳上,瞧客栈餐厅,那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的人,不大喜欢自己,钱溪五便不再看他,他看其他饭桌,比如他隔壁的饭桌。那是四个人在喝酒,用碗喝,还有酒杯,两种喝酒用具。

    有个人看着挺文弱,那人也在喝酒。钱溪五转了一圈,看他喝酒。那人脸已喝红,不知他喝了多少酒。钱溪五能看出来,那人,应喝的不多,那人不像有酒量的人。自己瞧他,那文弱之人也看到自己。那文弱之人与钱溪五并不认识,钱溪五瞅他,他不去瞅钱溪五,瞅桌上的菜,夹菜来吃。

    钱溪五不总瞅这人,他往其他桌去看,是个无事的人,看人家吃饭。

    那小二将盘子碗筷酒杯刷了,便又出了来,出来至柜台前,看客人们喝酒吃饭,看那客栈门口是否要有人进来。

    小二经常这么干,见客栈门口有人要进来,小二便笑脸立刻过去,请那客人进来,问他,是住店那,还是吃饭。

    有的客人直接走进来,他见了便立刻迎过去,问客人同样的话,“客官您是住店呀还是吃饭?”

    这便是小二每天的生活,盯门口的客人,待入座的客人招呼。他有时也在厨房里,不在这盯,听人喊了他便应一声,立刻跑出来,手把着肩上搭下来的抹布。

    在柜台前,不见客栈门口有客人,无人进客栈,小二便会与柜台里收钱的说些话,说一些客栈内外的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