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所有人到齐了那就开始吧。”

    来到机库以后。

    “小春,你准备好了吧?”白银说。

    “你以为你在和我说法,完全没问题。”小春说:“将这个丢到卷帘门前,应该就能让那个装置瘫痪。”

    “不会失败的。”

    “有效时间是2小时,然后有效范围是5o米。”机望说:‘如果可以让躲在里面的小吉遥控器失灵,那机械战士也会『露』出破绽。’

    “趁着小吉启动机械战士前制伏他,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要让铁锤保持在随时可以用的请。”

    “如果他乘上机械战士,就用铁锤阻止他。”林潇说。

    “嗯,也对啊。”白银说。

    “小春你怎么了,已经可以开始了哦。”

    “嗯,也对。”

    “那,开始吧。”小春说。

    小春同学启动以后丢了过去。

    防护罩没了。

    “警报装置失灵了,这下就可以靠近『操』作面板。”机望说。

    “林潇,可以拜托你吗?”

    “我知道哦啊了,交给我吧。”林潇说。

    “还只要使用铁锤就可以了。”

    就在高举铁锤的时候,发现『操』作面板到处都是刮痕。

    “快点啊。”

    “知道了。”

    然后,林潇将『操』作面板失灵了。

    “电子防护罩消失了。”梦野说。

    “走吧,快充进去。”机望说。

    “不能再让小吉同学逞心如意。”白银说。

    “觉悟吧,终于要对决了。”梦野说。

    “绝望的残党到此为止。”

    接着卷帘门打开了,为了结束一切,这场『自杀』残杀和绝望。

    然而,进去以后,却看到的是。

    “普呼呼,发现尸体了。”

    “你们快点到机库集合,自相残杀还没结束哦,绝望还没结束哦。”黑白熊的广播。

    “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动摇和宠『乱』,让人们完全无法保存冷静,就是这么绝望。

    “那摊红『色』是怎么回事。”

    “有某个人被压在起重机。”

    “也就是说只可能是百田或者小吉。”机望说。

    “你看到那个。”

    “那件衣服!”林潇说:“是百田的衣服。”

    “那么那台起重机的下面是?”

    “不对,这怎么可能。”林潇说。

    “好像有很多争议的样子,但是请到学级审判再解开这一切吧。”

    “因为这就是规则。”黑白熊;“那么现在要发黑白熊档案,我可不准你们说玩腻了,因为好玩的在后面呢。”

    “那么,这次也请全力搜查。”

    “等一下,搜查?还要继续吗?”白银说。

    “继续自相残杀,而黑白熊还在活动,那么就是说小吉还活着。”小春说。

    “既然小吉还活着,那死在里面的是百田吗》”

    “不可能,不会的,百田不可能会死。”

    林潇说。

    “冷静点。”小春说。

    “叫我冷静,你为什么那么冷静,小春!”林潇说。

    “我看过躲到数不清楚的人死去,不管是坏人还是圣人的死,事到如今也不会大惊小怪了。”

    “为什么不会大惊小怪。”

    “话说回来小吉呢?”小春说。

    “那家伙应该也在这里才对啊,难道逃走了?”白银说:“总之我们先分头找吧,彻底找找。”

    “就算多厉害的高手也不能让他逃走。”

    “等一等,还不能离开,死在这里的未必是百田。”林潇说。

    “还有其他可能。”

    “不是百田,那会是谁,死的是小吉的意思,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自相残杀。”小春说。

    “还有如果百田还活着,为什么他不出来。”机望说。

    “因为是凶手所以逃走了?”梦野说。

    “他怎么可能会是凶手,这笔他死六根不可能。”

    “在说我不觉得百田会是凶手”白银说。

    “对方可是自相残杀的主谋控制那么多机械战士,百田怎么会是对手。”

    “而且就算死的是小吉,凶手也不一定是百田吧。”林潇说。

    “你说说凶手子啊我们之中。”

    “等一下那根本不可能啊。”白银说。

    “就算你再怎么不相信百田的死,就将我们当成嫌疑犯也不对啊。”梦野说。

    可是无法相信,百田会死啊。

    “那就调查看看吧。”林潇说:“由我们亲自调查,揭开全部的真相。”

    “意思是说,要继续自相残杀的游戏啊。”

    梦野说。

    “不管如何,都会举行学级审判,虽然不知道在前面的回事希望还是绝望,总之先调查看看。”林潇说。

    “一切等到那之后再说。”没错,必须那么做,遵守和百田的约定。

    “明明答案很明显了。”梦野说。

    “我明白了。”机望说。

    “可是我们不能死在这里,毕竟都要决定要为了希望活下去。”白银说。

    “不过我担心的是在学级审判指出小吉是凶手,他会是什么反应。”

    “如果他装傻逃避我们也没办法。”

    “不过应该不可能,江之岛很重视规则的,绝望残党不会无视这一点。”白银说。

    “既然这样,那解决那家伙就容易了,只要在那学级审判上投票给那家伙就可以了。”小春说。

    “啊,的确啊。”梦野说。

    其他人都很理解,但是为什么小春也相信百田的死。

    “那么,先来确认黑白熊档案吧,林潇,这样应该可以吧?”机望说。

    “嗯,也对”林潇说。

    黑白熊档案。

    发现尸体的地点是机库,受害人被加压机压扁,无法辨别身份。

    “就只有这样,这样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无法辨别被害人身份,连这个都不告诉我们?”白银说。

    “不管如何,事实很清楚了,小吉就是杀死百田的人。”

    “等一下,小春同学现在判断还早。”林潇说。

    “现在这个情况还有一集,确实都指出小吉还活着,可是百田说过。”

    林潇说:“他保证不会有事情,我相信他小春你也。”

    “不好意思,我拒绝和你一起搜查。”

    “为什么?”林潇说。

    “现在你只是失去冷静而已,就跟全泰那个时候的百田一样,那个时候也是这样吧。”

    “光凭相信的念头没办法对抗绝望,事情没这么简单。”

    接着小春离开了。

    “对了,在这栋建筑物里面空气很不好,不只是我,大家应该也都这么觉得。”机望说:“我有点不舒服。”

    “是吗,我没这感觉。”白银说。

    “总之我先去外面搜查了。”

    最后机望也走了。

    “那么我也开始搜查”梦野说。

    “你一个人没问题吗?”白银说。

    “不用担心我,我自已一个人也没问题的。”梦野说。

    “在说最重要的是尸体那个情况,根本也不需要保存现场了,单独行动应该是没问题吧。”

    说完,梦野同学也走了。

    “梦野该不会实在怀疑吧。”

    “怀疑谁?”

    “怀疑大家啊。”

    “因为凶手变少了,当然这次肯定是小吉同学下手,但是如果和林潇同学说的一样,还有别的可能『性』。”

    “应该会这么想吧。”白银说

    我所说的,别的可能『性』吗?如果不是小吉,也不是百田,那么就第三个人。

    那个可能就是我们当中的某个人是凶手。

    “直到刚才我们还团结一致,一下子就分裂了。”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小吉才解决掉了百田。”白银说。

    “为了破坏我们的团结?”林潇说。

    “因为,如果不是这样,小吉同学根部没理由杀死百田同学吧?”白银说。

    “也灭有举行学级审判的意义。”

    “小吉同学刻意继续举行学级审判的理由,可能就是为了要让我们便的四分五裂吧。”

    “毕竟我们多多少少在以百田同学为中心团结起来,如果那就是杀死百田同学的目的呢,那我们就彻底落入他的计划了。”白银说。

    一切都是小吉的计划?

    如果是那样,确实如同他所愿,黑白熊档案真是一点用都没。

    “不过现在抱怨也没用,我也要行动。”

    开始搜查!

    先从这个现场开始。

    发现了控制加压机按钮,有升降按钮和紧急停止按钮。

    只要拥这个将升降按钮的加压机升上去,就可以确认压制了。

    虽然不管地下是谁,都不想看到尸体,但是不能不确认。

    只有硬着头皮确认了。

    但是?嗯,为什么没有启动,他按下了好几次启动都没反应。

    这么想着,看向了加压机周围,发现了一件事情。

    电线被切断了,原来如此,因为这样没有通电,正太加压机都无法启动吗。

    “应该不会是碰巧被切断明显是被凶手弄断的。”

    是这样就没办法看被害人。

    至少仔细检查一下按钮吧,除了升降按钮就只有紧急停止按钮了。

    按下这个紧急停止按钮,应该可以立刻让加压机停下来。

    不过对企图杀人的凶手来说,这东西应该没有任何意义。

    这个安全注意事项。按道理应该会感应到红外线就可以自动停止。

    自动停止吗?

    加压机下『露』出衣服的袖子,毫无疑问是百田穿着的那制服的袖子。

    这样说。

    不对还没办法肯定,仔细调查一下,只『露』出了袖子,彻底被眼泪吧。

    在『露』出的袖子部分,袖子上的小洞代表了什么?

    关于加压机,可以调查的就这个。

    只可以去找其他的线索了吧。

    这个痕迹是怎么回事,拖着加压机的方向,一直到wc的位置。

    “这次的黑白熊档案,排不上用场,如果只有这种程度她为什么要发给我们。”

    “没关没关系,只要我这个吉祥物出现,就让人心安。”黑白熊说。

    “只是想出场而已。”梦野说。

    “但是其实我的戏份比不起眼的白银同学还要少吧。”黑白熊说;“如果不能卖力出演可不行。”

    “别管它了。”林潇说。

    恢复电力的装置,还有一台机械战士。

    原来里面是这个样子。

    “啊仓口开着哈哈。”

    “我问你至今都没有提过吧。”

    只有黑白熊仔可以控制,反过来只要打开,就可以手动控制了?

    “林潇很危险不要过去,搞不好会攻击。”梦野说。

    “不会啊,这不是不会动吗。”林潇说。

    “真是的不要吓我啊,干脆用我的魔法将这玩意大卸八块吧。”梦野说。

    “不过如果小吉还活着也许还会控制。”

    但是也要小吉活着就是了。

    说到底能够遥控器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了,现在没心情和你说话。”

    “因为现在的你,不相信百田的死,感觉会说出很莫名其妙的话。”梦野说。

    “不,我没有那个意思。”林潇说。

    “找借口也没用,不要靠近我。”

    她的态度该说是变的疑神疑鬼了吗?

    说起来,百田一开始就被关在里面。

    既然如此,也有线索才对,总之进去调查看看。

    进去之后,发现十字弓的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还有一把十字弓,这应该是小春研究教室的吧。

    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一个瓶子在wc中。

    这瓶子好像看过。

    但是勉强可以看出是读,难道说这个瓶子是从超高校级侦探教室拿出来的

    。地上有红『色』,一滴一滴的持续到门那边。

    这代表着什么?

    通风的小窗口,就是当时说话的时候吧。

    这个很小的窗户人没法通过。

    但是那东西或许可以通关。

    地上还有个黑『色』的大袋子。

    那好像也是小春的东西啊。

    应该是那个时候的吧。

    这样就大致调查一遍了,线索果然很多。

    小春的十字弓箭为什么在这里,还有箭,以及读『药』。

    到底是用在什么地方的呢?

    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这可能是一个复杂的事件。

    是还需要很多线索,看样子,从这间机库开始调查吧。

    机械战士被放在这里。

    扯着这个机会去看看其他的地方。

    『操』作面板无法启动,但是那个『操』作面板的刮痕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想要靠近有警报才是啊。

    留下刮痕的人,是打算做什么呢?

    机望说:“刚才我事态了,现在感觉很好,林潇让你担心了。”

    “对,还好。”林潇说:‘那个刚才进去的时候,你说昨天晚上去叫小吉了对吧?’

    “你说你看到了很多东西,具体是什么?”

    “就是看到某个人前往机库。”

    “那个人?”

    “看到的人是梦野同学。”林潇说。

    “那是我在自已的研究教室说服小吉的文章的时候,看到她拿着一个黑『色』的袋子走进去。”

    “那个时候我以为她是去说服,而且过一阵救回来了。”

    “什么,你看到了什么?”机望说:“的确像是在隐瞒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