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旭然的心情那是一个好,在回去的路上,龚瑞妮都能听到赵旭然不停的哼歌。

    要知道以前的赵旭然是绝对不会唱歌的主,怎么今天竟然会不停的唱歌。

    这是啥情况,难道是知道自己要当爸爸,然后就是各种的激动吗?

    “我记得以前舅妈提过,多给孩子唱歌,还有多读点书,孩子出生后绝对的聪明。”

    “呀,我们都是聪明人,又是有能力的人,我们的孩子是绝对不会差。”

    赵旭然表示就冲着父母各种优秀的底子,自家孩子是真的不会差。

    这是打算做胎教吗?想的不是一般的深远,还有万绮雯生孩子的时候,自家舅舅是各种的忙。

    那段时间万绮雯的情况不是很好,龚瑞妮就想出这么一个主意,希望能够给蔡鸣夫妻俩有更多的交流机会。

    其实就冲着他们夫妻俩的才智来看,他们的孩子怎么会笨。

    问题是万绮雯早就把这事给传播出去,反正龚瑞妮就记得好像那会不少人都会对着孩子不停的念叨一二。

    但是这个风气没有坚持多久,毕竟一个怀孕的女性又是忙着工作家庭的,哪有时间来这么一套。

    这么多年,龚瑞妮都以为没有人会记得这事,不成想赵旭然竟然还会记得,这让龚瑞妮是真的各种的意外。

    “妮子,你放心,我会给肚子里的孩子每天唱歌,念书,你说我给他们用中文还是英文。”

    “嗯,用英文的话,他们出生后会不会习惯英文。”

    “说中文的话,以后回国,他们应该可以很快的跟上节奏。”不要担心孩子们回到祖国,竟然还有语言这关要过。

    “但是再想想如果他们对英语不懂,以后他们工作读书都会遇到麻烦。”

    想的还真远,龚瑞妮心里是吐槽不已,“不能同时说吗?”

    这个有啥好纠结的,这么好的环境不教孩子英语怎么成。

    同时说?孩子的脑子才多大,他能接受吗?赵旭然对自家媳妇说的话,是彻底的惊呆,“同时说孩子能懂吗?”

    “他们会不会脑子混乱?”

    “然后会不会说话会中英文参杂。”

    “那样还不如就学一门。”中英文参杂在一起,那是要给孩子请翻译的节奏。

    “脑子混乱那也是你的错。”龚瑞妮表示一切有关于孩子不好的方面,那都是孩子他爹的基因不够好。

    “是是,都是我的错。”媳妇说啥就是啥,赵旭然严格的执行这么一条。

    “对了,你说我们现在去找个阿姨如何。”

    “现在就要找吗?”之前赵旭然提过,龚瑞妮想的是那是等她生了孩子后。

    没有想到竟然是现在就要去请个阿姨,“是不是早了点。”

    美国的人工费真的不是一般的贵,“还是等孩子生了后再说。”

    不然传到国内,龚瑞妮真担心有人说她矫情。

    “不要担心,爸爸妈妈他们不会有想法。”

    “至于其余人的想法,妮子你不要在意。”开玩笑了,媳妇挺着个肚子是各种的不容易,怎么能因为那么点钱让媳妇各种折腾。

    身为一个男人,身为一个丈夫,身为一个爸爸,必须要站在妻儿前面为他们挡风遮雨才成。

    在意?她当然不会去在意其余人的风言风语,人不在国内,他们要说就让他们去说。

    “我不是在意那些人的话,我就是想着我们要花钱的地方还多着,要节约。”龚瑞妮说的那是一个大义凛然,其实她的心在滴血。

    谁乐意挺着一个肚子,还要做饭打扫卫生,特别是还要去上课。

    重点她担心的是,“我们没有多少钱了吧。”之前赵光然去日本的时候,不是收刮了大笔钱出门。

    也就是留了点学费还有生活费,这时候请人的话,钱应该不够。

    “我可不想因为要请人,我的伙食标准降低。”吃还是请人,二选一的话,龚瑞妮绝对选择前者。

    家务之类的又不是喊不到人做,哪怕龚瑞智那小子忙着学业忙着研究计算机,也不妨碍让他干活。

    都已经这么大的人,不能事事都让人搞定,他就当个少爷,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媳妇是在为钱犯愁吗?赵旭然猛的松了口气,既然是为钱犯愁,这真的就不是问题。

    趁着等红灯的机会,空出一只手不停的揉龚瑞妮的头发,没有意外的得到她一个狠狠的大大的白眼后,才讪讪的收回手。

    “放心吧,你男人我也不是吃干饭的,我拿着我们的生活费,我去股市里晃了一圈,把请人的费用给赚了回来。”

    “虽然赚的钱不多,不能和光然那小子比,不过你放心,你男人我不是那么的没用。”

    虽然这些年,大家不是没有愁过钱,但那是愁的投资的钱,从来不会为生活方面的费用而犯愁。

    没有道理到美国后还会为这么点钱犯愁,赵旭然表示,“你男人我一定会努力赚钱。”

    啊,不会吧,龚瑞妮惊呆了,之前赵旭然是跟在赵光然屁股后面学习金融知识,但是龚瑞妮记得赵旭然的长处真的不在股市博弈上面。

    哪怕赵光然不停的说赵旭然如何的厉害,龚瑞妮一直都觉得那是一个迷弟对他哥的崇拜而已。

    也许还多了想不停努力的表扬赵旭然后,能够把这个哥哄开心,不会对赵光然管理的那么严格。

    没有想到赵光然说的竟然是真的,这位哥哥在股市上还是折腾了点能力出来。

    就算现在赚的钱不是那么多,不能和赵光然比,但哪又如何,只要有进步就成。

    “呀,你胆子也太大了点吧。”龚瑞妮从对赵旭然崇拜的状态中转了回来,然后猛的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也是她之前觉得怪怪的地方。

    那就是赵旭然竟然是拿着他们的生活费去炒股,“你也就是赚了,如果亏了咋办。”

    龚瑞妮真的是给赵旭然给吓的不轻,她是真的不敢想象,他们手上只有学费,这生活要如何过。

    真的是没有办法想象,不成,这样犹如赌徒的想法,龚瑞妮表示必须要禁止。

    “你可是要当爹的人,怎么就愣是这么任性。”对,就是任性,虽然看着是挺靠谱的领导人一个,但是真的胡闹起来,也是挺不可理喻。

    比如让她怀孕这事,龚瑞妮猛的联想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