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五指山下欺人王
    眼见着石人王便要翻脸,破开掌中世界逃遁出来,张百仁面带冷笑,手掌猛然倾覆。

    霎时间天崩地裂乱石滚滚,地水风火朦胧重练,法则之力削弱到了极致,对于石人王来说亦压制了不少实力。

    “砰!”

    石人王身子倾覆,砸入了乱石堆中,只见那乱石铺天盖地,刹那间便化作了一座巨大山峰。

    “小子,你敢出尔反尔欺骗我!”石人王的眼中满是怒火,下一刻便见地动山摇,那石人王居然不断破开乱石,欲要自石头堆里钻出来。

    “完了!”春归君与奢比尸看着下方摇晃的大山,顿时眼中露出了一抹无奈、失望、愤怒之色。

    “小子,待我出来,便是你的死期!”不过片刻,石人王脑袋便已经自乱石中钻了出来,又过几个呼吸,胸部以上亦钻了出来。呲牙咧嘴的怒视着上空三人,眼中杀机流转,叫人心惊。

    张百仁却不慌不忙,缓缓自怀中掏出六字真言贴,随手一抛将那六字真言贴落在了山顶。

    “轰隆!”

    又是一阵地崩山摧,山川紧密,刹那间被六字真言贴牢牢封印住。

    如今六字真言贴已至不朽境界,除非真的有仙人在世,不然石人王休想出世。

    “混账!”那石人王一阵挣扎,却见山川稳若泰山,顿时急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张百仁一阵大笑,落在了山峰上:“石人王,如今你还有何话说?”

    “你这厮耍诈,故意算计于我!有本事放我出去,本王定要与你大战三百回合!”石人王怒视着张百仁,脑袋极力向上拉伸。

    这一刻石人王似乎与大山连为一体,生根发芽般,动也不能动。

    “都督果真神通广大,就连这石人王都能镇压,亏得这厮没有跑出来,不然定是天下大乱!”春归君由悲转喜,眼中满是欢快之色。

    “镇压了这祸害,可谓是四海靖宁,当真令人心中畅快!”奢比尸眼中亦是放松之色,对于张百仁又却多了几分忌惮。

    张百仁一甩衣袖,在山中站定:“风波平息,二位若无事,还是速速回归吧。”

    春归君与奢比尸听出了张百仁话语里逐客的意思,随即二话不说与张百仁点点头,各自远去。

    “石人王,你可愿赌服输?”张百仁缓缓降落于石人王身前,瞧着被镇压在大山下的石头堆,眼中露出了一抹笑容,心中却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混账小辈,你敢耍我!”石人王咬牙切齿。

    “您好歹也是堂堂上古强者,怎么如此没有风度,说出去的话却不能作数?”张百仁看着石人王。

    “你那是什么神通?”石人王面色一阵青一阵白,过了一会才无奈道。

    “掌中世界!”张百仁笑着道。

    “倒也玄妙,居然叫本王一时不察中招了!”石人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你欲要如何?”

    “前辈入我坐下听令如何?”张百仁看着石人王。

    “我呸!休想!区区蝼蚁一般的东西,也配驾驭我!”石人王面带不屑。

    张百仁看着石人王,过了一会才道:“我有一门大法,唤作是:火里种金莲,前辈不妨试试。”

    石人王不语,只是低头看着脚下石头,唉声叹气的趴在那里,眼中满是不甘。

    张百仁坐在石人王不远处:“前辈既然输了,当屡行赌约才行。”

    “履行赌约倒是可以,但你万万不可再说叫我臣服你的话,不然你倒不如一刀杀了我!”石人王哼哼唧唧道。

    一道白光闪烁,观自在站在场中,之前外界大战他也有目共睹:“不曾想到都督居然将神通修炼至这般地步,当真是惊天动地,不过……石人王好歹也是前辈,却不能轻辱。”

    “你这娃娃道说了句公道话”石人王看着观自在,眼中露出了一抹赞赏。

    张百仁略作沉吟,过了一会才道:“你的面子我不能不给,但石人王前辈既然赌输了,却也不能不接受惩罚。既然不肯屈尊,那本都督还有一个办法。”

    “你有何提议?”石人王瞪大眼睛,眼中满是怒火。

    “我有一门道功,唤作是火里种金莲,还需前辈助我一臂之力”一边说着张百仁将魔种凝结出来:“只要前辈肯助我孕育金莲,我便不与前辈为难。”

    “哦?”石人王打量着张百仁手中的魔种,露出了谨慎之色。

    “前辈修为近乎于仙,难道还怕我算计吗?”张百仁摇了摇头:“我即便是想算计,也未必能算计的了。”

    “可笑,你知本王如今是何境界?若非被你诓骗,你岂能算计于我?”石人王面带不屑:“如何孕育金莲?”

    “只要前辈熔炼了这可火种便可!”张百仁一指点向石人王的眉心。

    石人王也不反抗,任凭张百仁将那魔种点入眉心,进入了造化之窍**。

    “前辈还需将那火种裹入魂魄内,混合为一,此事便成了!”张百仁道。

    石人王闻言一愣,猛然摇头,如拨浪鼓般:“不可!不可!魂魄乃根本所在,不可出现丝毫差错,你休想打我主意!”

    张百仁叹了一口气,围绕着石人王走了几圈:“你这是逼我啊!”。

    观自在道:“都督息怒,石人王前辈定然还有话说。”

    “你若放我出来,老夫可以帮你办三件事!”石人王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顺着观自在的话接茬。

    “前辈当真要逼我动手!”张百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慢慢解下背后剑匣:“你既然不识趣,那就只能将你喂养我的宝剑了。”

    张百仁手掌一扶,剑匣打开。

    刹那间方圆十里一片寂静,鸟兽虫鱼停止了鸣叫。

    天地万物似乎在刹那间静止了下来,一股恐怖的杀机弥漫众生心头,俱都是僵硬在地不敢动弹。

    “我有四把神兵,却迟迟不能通灵,不知斩了大王,我这四把法剑是否得大王神威!”张百仁话语里满是森然。

    “好精粹的杀机!”石人王面色严肃的看着张百仁,感受到那股肃杀万物,灭绝一切的杀机,忍不住心头一颤。

    天下万物,无不可斩!无不可灭!

    “这般纯粹到近乎于本源的杀机,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世上!”石人王逼视着张百仁。

    张百仁眼观鼻鼻观心,手掌一招,诛仙剑弹出,被其拿在了手心:“前辈要身死,还是受我火种,请前辈选一个吧。”

    “哼,我便是身死,也绝不肯受你威胁!你尽管动手便是,我若但有分毫声响,便算我输了”石人王瞪着张百仁,眼中满是不屈、桀骜。

    观自在见此连忙伸手拉住了张百仁手臂:“百仁,你莫要这般,前辈乃上古大能,岂能受你要挟!”

    一边说着,将张百仁拽到一边,二人窃窃私语,只听观自在道:“石人王乃上古大能,尊严比性命更重要,你如此做却是错了,我且过去给他一个台阶,你二人在好生商议一番。什么事都可以谈,何必动刀动枪!”

    话语虽然细微,但以石人王的修为,听在耳中犹若惊雷。

    瞧见观自在走来,石人王整理颜色,眼中满是高傲的仰着脖子,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前辈,晚生观自在有礼了,见过前辈!”

    说着话来到石人王身前,瞧着灰头土脸的石人王,心中暗自叹息。

    如今石人王虽然落魄,但却不可怜悯。若真叫石人王胜了,只怕天地间又是一场浩劫。

    好在张百仁技高一筹,诓骗了石人王,关键时刻重新将其镇压住,才免了危机。

    如今胜负成败已转,万事皆空,石人王沦为阶下囚,胜者自然有怜悯的资本。

    “前辈,您老人家天皇年间得道,苦修了不知多少千年,在这之前不知经历几千年的造化孕育,好不容易修为大成,却被人封印数千载,这是何等的憋屈!”观自在话语里满是叹息,一副‘我为你感到委屈’的样子。

    听着观自在的话,那石人王却是叹了一口气:“唉!老夫生不逢时啊。不过你如何知道我自天皇年间得道?”

    观自在一笑:“晚辈得了道德天尊传承,对于这天地隐秘,心中自有所知。”

    “前辈在上古苦苦修行,尚未来得及一展雄风,便屡次被人封印,实在是憋屈。不过前辈不知,那小子被人称作‘无生剑’,一身本事最是狠毒霸道下手不留情面!剑匣内的四把长剑更可斩万物,泯灭一切生机,这世上不知多少高手俱都死于其手。之前山中坑害那几十位阳神真人之事,想来瞒不过前辈耳目,这小子面狠心黑的很,若将其惹急了,只怕真个会下狠手。”

    “下狠手又能如何?我乃金刚不坏之躯,他能杀的了我?”石人王眼睛一瞪,吹胡子瞪眼道。

    “前辈修为高深莫测,上古大能弼安都镇压不得前辈,这小子又有何德何能?”观自在一句马屁,拍的石人王心中舒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