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妻华 > 第五百零七章 情深缘浅
    为这份民意,慕婳还能再痛饮三日。

    即便皇上病着,朝野上下暗潮涌动,到侯府给慕婳送礼物的人不在少数。

    今晨胖丫和五六个婢女才把堆放在侯府门口的礼物搬到慕婳跟前,因只是百姓的一点心意,大多不是值钱的东西。

    这些礼物价值虽低,然每一份都是沉甸甸的,慕婳隐隐觉得自己受之有愧,毕竟以慕婳之身,她并没有做什么,不过是欺负一下番婆罢了。

    如此帝国,如此百姓,她如何不爱?如何不醉?

    桌上的果盘中摆着新鲜的果子,多是送上门来的礼物,慕婳捡起一个吃到口中,异常美味,卖相比不上木齐带回来的贡果。

    朝臣也派人来送上一份心意,尤其是史官们几乎不要脸面狂热登门,只求慕婳多说点太祖皇帝当年的事迹,他们已经决定重新为太祖皇帝编史了,狠狠再次提升太祖皇帝在历朝历代帝王的排名。

    慕婳一脸尴尬同史官们打哈哈,没空读史书的她哪里会知道太祖皇帝的事迹,那些话不过是她瞎编的,不过慕婳始终认为太祖皇帝在开国皇帝中的排名的确要一点才公平。

    哪怕他有诸多缺点,开国后卸磨杀驴诛杀功臣勋贵做得干净利索,刻薄寡恩,喜好美色的传说亦不少,太祖皇帝总是驱除蛮族才建国的,同只是中原义军内战稍高尚了一些。

    也因为太祖皇帝横空出世才有今日帝国,才没有让本来璀璨的中原文明被落后的的蛮夷野蛮的破坏践踏,保留下许多良好的传统。

    也因此皇上才有可能推行新政。

    “赢澈还在宫中?”

    “听说是的。”

    “咯嘣,咯嘣。”慕婳啃着果子,疑惑般眨了眨眼睛,“皇上到底要干什么?”

    “三公子会有危险?”

    胖丫有点担心的问道:“侯爷说三公子在宫中不是好事,太子殿下都无法接近养病的陛下,三公子就睡在陛下旁边。魏王殿下今日一早就进宫去了,也不知魏王殿下能不能带三公子出宫。”

    “你千万别说睡在皇上身边这话!”慕婳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扔掉果子核,擦了擦嘴角,轻笑道:“现在还没消息传出来,魏王殿下没准也被皇上留下了,横竖论心眼谁都奈何不了他,我到是无需为他担心。父亲掌着京畿重地,有消息的话,总会给我透个风的。”

    “且看着吧,这一次换谁倒霉。”

    外面雨水不停,慕婳显得有些无聊,赖洋洋找不到事情做,胖丫赶忙去把赢澈写好的书卷递给慕婳,“不如您再多背几篇文章?别辜负三公子的一片心意,我见史官看您的眼神不大对,书院的考试只是推后两日,并不是不考了。”

    慕婳直接把书卷盖在脸上,“淫雨霏霏好睡眠,何苦非要把书读?!”

    就算是她临时抱佛脚也成不了才女,那些史官失望,看清她是没有真才实学也不会再登门烦她了。

    “……大小姐不能考得好成绩,很多人都会失望的。”

    胖丫知道自家小姐已经是京城很多闺秀的榜样偶像,当然慕婳也迷住了她,大小姐身上不能有任何的瑕疵。

    不过躺在美人榻上耍赖的大小姐同备受推崇的偶像有点差距。

    “只有我能我的人生负责,他们是否失望,同我有关系吗?”

    慕婳从不曾为旁人而活,即便是女扮男装做少将军时也不是为沐翼,而是她真切喜欢军营的生活。

    侯府门口,停下一亮马车,帘子轻轻撩起一角,一双灵动的眸子看着冒雨给慕婳送礼物的百姓,骄横的声音满是不满:“她也不怕皇上怀疑她收买人心!连累本就该步步谨慎小心的……木大人。”

    掌握京畿的木齐之女受百姓推崇,御史岂会不上奏?

    往大了说,木齐有可能借此谋逆,尤其是皇上龙体有恙时,木齐更该小心谨慎,太子他们都瞪大眼睛等着抓木齐的把柄。

    这样明显的小辫子可是搬到木齐的好机会。

    “干娘,您一会可要好好劝说安乐郡主啊,父亲……木大人有今日不容易,万一因郡主受了冤枉,木大人以前吃得苦都白费了。”

    “……媛姐儿。”

    马车中的妇人穿戴齐整且富贵,不过风韵犹存的脸庞满是拘谨,手脚僵硬显得很局促不安,亦给人即便穿着龙袍也不像太子的感觉。

    “干娘忘了瑾哥哥的托付?”

    三小姐轻声宽慰妇人,“有我陪着您,总不会让慕婳太放肆,您到底是她生母,离开木大人入了承平郡王府也改不了您和她的血脉牵绊。您不过是来看望她的,又不是来吵架或是求她做什么,只是看看她好不好,关心她一下罢了,她断是不敢把你拒之门外的。”

    “可是我……我还是害怕,害怕见她。”

    田氏身体向马车深处缩了缩,慕婳给她的教训太深了,“木齐知道我去打扰慕婳,他会杀了我的,一定会杀了我,怕是连承平郡王府的大爷都挡不住木齐。”

    说着说着,泪水弥漫,田氏哽咽抽泣,“我不知道齐哥怎么会变成如今的模样,他明明是个温柔的人,以前他待媛姐儿和瑾哥儿多好?对我也很尊重温柔,从不大声同我说话。齐哥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丈夫,我……我是喜欢他的。”

    慕媛差一点没憋住嗤笑出声,喜欢?田氏的喜欢就是给木齐生下生父不详的木瑾?

    就是明知永安侯夫人换了木齐的女儿,田氏一声不吭没有透漏半句,眼看着木齐宠爱着不是慕媛?

    满京城的勋贵大臣都算上再没有比木齐更倒霉的人了。

    若这是田氏对木齐的喜欢,木齐更希望田氏恨他吧。

    “干娘说得对木大人是难得好人,对您好,对我好,对瑾哥哥也好。”慕媛压下嘲讽,顺着田氏的话,“您如今已是大爷的人了,还是皇上派人亲自把您和瑾哥哥送去承平郡王府的,木大人再好同您也是情深缘浅,你们终究无法再走到一起了。”

    ps继续求月票求订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