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哎,楚四,你说这带头的是哪位将军?怎么百姓呼声这么高?”夏叶不仅好奇的问道。

    “哪是什么将军呀,这次领兵的是当今三王爷楚承德。”楚承孝得意的说着,那表情简直比自己领兵还得意。

    “当今三王爷?不就是和她有过婚约的那个男人吗?”不是这么巧吧!夏叶偷偷瞧了一眼军队前面坐在马上穿着一身银灰色盔甲的男人,就是他吗?

    “楚四,这个三王爷是不是和相府大小姐有过婚约?”夏叶眨巴着眼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问道。

    楚承孝转过脸叹了口气道:“是啊,不过现在这个婚约已经作废了。”

    “为什么作废了?”夏叶倒是想听听,自己在别人口中究竟是有多么不堪。

    说起这件事楚承孝也替自己的三哥叫苦,摇摇头道:“因为……这个相府大小姐长的太磕碜了,而且还是百年不遇的一个小矮人,听说脑子也不好使,你说要是这样的女子你会要吗?”楚承孝一脸认真的问夏叶。

    夏叶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却把楚四全家问候了一遍。

    楚承孝继续道:“你在看看这三王爷长的玉树临风一表人才,从小征战疆场威风凛凛,怎么可能会娶相府那个矮冬瓜呢。”楚承孝越说越替自己的三哥不值却没发现一旁脸已经猪肝色了的夏叶。

    夏叶翻了个大大白眼送给楚承孝,把手里的旗杆也丢到楚承孝怀里,插队到队伍前面:“好你个楚四,居然敢这么说我,别让我逮到机会好好教训你!”夏叶双手叉腰气鼓鼓的腮帮心里恶狠狠的想着,如果楚承孝在旁边看到她这个样子怕是又要说她是个小姑娘了。

    “哎…多多?……”看着一脸气嘟嘟的样子跑到前面的夏叶,楚承孝一脸茫然,难道自己说错什么话了吗?这臭小子个头不大,脾气还不小,想他堂堂四王爷从小到大哪有人敢这样给他脸色看:“钱多多,这次本王念你不知者无罪,要不是看在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本王非教训你这个臭小子!”

    两个人各怀心思的赶了一天的路,眼看天色已晚,大部队决定安营扎寨休息一晚,明日抵达岩水关。

    躺在帐篷里的夏叶久久不能入睡,先不说会不会被识破女儿身,这领兵的还是退她婚约的三王爷,再说了这打仗拼的就是兵力,到时候到了边境上阵杀敌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可都是真刀真枪的,虽然她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奇妙的穿越了,但是好不容易来这一遭就这样死了也太憋屈了。

    都怪肚子不争气为了一口饭参什么军啊,不管了,小命要紧,趁着还没有抵达边境,先跑路算了,发现她夏叶穿越过来不是跑路就是跑路,这命运也太坎坷了吧!

    看着帐篷内都睡熟的其他人,夏叶蹑手蹑脚的溜出帐篷:“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夏叶模仿鸟叫的声音确定没有巡逻的士兵后就跑到另一个帐篷处,暮色下一个瘦小的黑影穿梭在各个帐篷之间:“怎么到处都有站岗的,想跑个路都难!”夏叶藏在一个帐篷后面看着四面八方巡逻的士兵一阵头大,两个巡逻的士兵交替时间太短了根本跑不出去:“有办法了,混进巡逻队伍去!”

    “不好,有人来了!”刚想动身的夏叶听到有动静一个猫腰躲进身后的帐篷,透过帐篷看到巡逻士兵走远才松了口气:“还好没被发现。”

    想必自己情急之下躲进了另一个营帐,看来没有被人发现,夏叶伸手擦了把脑袋上的汗准备和刚刚一样蹑手蹑脚溜出去,就在这时候营帐里突然亮了起来,夏叶保持着半蹲的姿势,双手刀郎爪子一样在胸前,身体紧贴着帐篷边。此刻她的姿势简直是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完了,这下死定了!”夏叶悻悻扭过头,就看到一个男子正坐在床榻上,慵懒的表情玩味的看着她,旁边挂着一套银灰色的盔甲。

    魅惑的眼神,精致的五官,以及敞开的衣衫露出完美的肌肉线条,夏叶没出息的咽了口口水:“居然是他!”

    “你是干什么的?”充满磁力的声音带着还没睡醒的慵懒,简直好听到爆!夏叶按耐住内心的小鹿乱撞,压低声音回道:“回王爷,小人是在外面巡逻的不小心惊扰了王爷,还望王爷赎罪。”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夏叶按照以往电视剧里的那套说辞回答,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新来的?”楚承德眯着眼,一只手托着头似睡似醒的问。

    “回王爷,是。”夏叶紧张的手心都渗出了汗,生怕被发现破绽,后来一想,这个三王爷应该并没有见过相府三小姐,退婚也是因为听信了外界的传言罢了,这样想着心稍稍放下了点。

    “过来,帮本王按摩。”楚承德趴在软榻上朝夏叶招了招手。

    按摩!夏叶只感觉血脉冲张,鼻血差点喷了出来,这样想着手脚也诚实的走过去了,夏叶啊夏叶,都是这个男人害得这具身体的主人跳河自尽,还让住在这具身体里的你成为了全京城的笑话,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啊!一想到这些手下的力道不自觉也加重了。

    “你会不会按摩?”楚承德翻过身一把抓住夏叶的手,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个瘦小的人儿。

    “王爷赎罪,小人不是故意的。”夏叶恨不得掐自己一把,好好的走什么神!

    楚承德短暂的沉思,转而问道:“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想要来参军,多大了?家里人知道吗?”楚承德不知道为什么很想要了解眼前这个瘦小的小兵。

    “回王爷,小人钱多多,十六岁了,家里人不知道,来参军是为了小人满腔的报复,如今殇国入侵我姜国边境,作为姜国子民本就应该参军报国!”夏叶一副正依凌然的样子说,心里暗自给自己点了个赞,她怎么就这么有才华呢!这些话说完自己都有些感动了呢。

    楚承德从沉思变成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这个家伙还真是有意思呢!“从现在起你就做我的贴身小兵伺候吧,我大姜国要是用你这种小兵上阵杀敌岂不是让殇国笑我姜国没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