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啊?”听到这里夏叶差点把下巴惊掉。

    “怎么?你不愿意?”楚承德反问。

    废话!当然不愿意了,她还想着跑路呢,当然这些话她只能在心里想想,于是委婉道:“小人笨手笨脚的怕伺候不好王爷,王爷还是让小人上阵杀敌吧。”

    “无妨。”

    夏叶张张嘴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杵在那里。

    “还不熄灯给本王守夜。”

    夏叶吹熄蜡烛后蹲在角落里,不一会就听到楚承德均匀的呼吸声,虽然不能跑路了,但至少不用上阵杀敌了,情况也不算太坏!这样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睡着了。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软榻上早已经没有了楚承德的身影,枕着桌腿睡了一晚上脖子都酸了,夏叶揉着脖子走出营帐,发现大家都在收拾营帐准备出发了。

    “多多?你怎么在王爷营帐里出来了,我昨晚到处找你都没找到。”楚承孝跑过来一脸的惊讶,这个钱多多怎么从他三哥营帐里出来了?

    “管你什么事,哼!”想起昨天楚承孝说的话夏叶就气不打一出来,懒得理他,结果一扭头脖子又抽筋了,疼的她呲牙咧嘴的。

    “我哪里招惹到你了,你…”楚承孝话还没说完突然扭头就走,夏叶看着跑远的楚四刚想问他怎么回事,就看到楚承德迎面走了过来。

    “王爷。”夏叶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他就感觉手不知道要往哪里放,只好双手交叉垂放在肚子处。

    “唐将军,你去看看将士们都收拾好了没有,准备出发。”

    “是,王爷。”跟楚承德一起被唤做唐将军的男子领了命就退下了。

    楚承德看着夏叶垂放的双手一怔,这不是女子才会有的动作吗?

    感受到来自楚承德异样的眼光,夏叶赶紧将交叉在一起的手松开背在后面很不自然的干笑两声:“如果王爷没什么吩咐,小人就先下去了。”

    楚承德眼眸微眯起,看着夏叶逃也似的背影似乎在思考什么。

    离开楚承德的视线夏叶赶紧拍拍砰砰乱跳的小心脏:“吓死了我,差点被他发现了,这家伙眼睛也太毒了。”

    “钱多多,你和王爷认识?”楚四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夏叶的心脏真的是超负荷了。

    “我说楚四你能不能出来的时候带点声音,我怎么可能会认识王爷呢,倒是你干嘛一看见他就跑?”夏叶拍着小心脏一脸疑惑的样子。

    楚承孝挠挠头否认道:“我哪里跑了,我是突然想起来有东西还没收拾,军队要出发了,快走吧!”

    经过昨夜的跑路失败夏叶光荣的升级为王爷的贴身小兵,所以行军的时候她也理所当然的跟在王爷的后面伺候着。

    真是路遥知马力,这崎岖的道路夏叶感觉自己的脚都要起泡了,当王爷就是好啊,可以骑马,不像他们这些小兵小卒只能用十一路公交车。

    “所有将士原地休息一炷香时间吃些食物,天黑之前争取抵达岩水关。”唐将军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终于可以歇歇腿了,夏叶坐到一颗树下捶着腿。

    楚承德和各路将领则在另一颗树下商量事情,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所有将士整军待发。

    “上马!”楚承德看着夏叶道。

    “什么?”夏叶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马上一席盔甲帅气逼人的楚承德以为自己听错了。

    “本王可不想还没到走岩水关呢身边伺候的小奴才就累死在路上了。”楚承德说的一脸理所应当。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还以为他是枚暖男,原来是怕自己没人伺候了,既然这样她也没什么好扭捏了:“可是这匹马这么高,王爷你就这么相信瘦小的我能自己骑上马吗?”

    “真是麻烦!”楚承德下马将夏叶抱上马,然后自己又上了马,大军队出发!

    这骑马的感觉就是好啊!突然觉得这大自然的风光都变好看了呢,夏叶左看看右看看欣赏着风景,心情大好。

    这一切看在军队后面楚承孝的眼里却是一惊,难道三哥发现他偷偷跟来了?钱多多是三哥的人?

    “好看吗?”楚承德的声音从脖颈处传来,温热的气息让坐在前面的夏叶脖颈一痒,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夏叶紧了紧领口道:“王爷,你跟小人这般暧昧的说话让后面五万大军怎么看?”夏叶僵硬着身子,再也没有了刚才的轻松感觉,反倒压抑的难受。

    “本王做事从来不管别人怎么看。”虽然楚承德这样说但是夏叶能感觉到他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夜幕微垂,大部队终于在天黑赶到了岩水关城池。

    “开城门!”城池上一个举着火把的人大喊。

    城门打开后一个黑色盔甲满脸络腮胡的大汉和一个瘦高个出城迎接:“末将参见三王爷!”

    “免礼。”楚承德脸色严肃径直朝城内走去:“召五路将领前来议事。”

    夏叶跟随楚承德一起进了城,唐将军负责安排五万大军,此时天色已经全部暗了下来,城内每十米燃烧着一盆火把,城池上拿着火把仍在巡逻的士兵,虽然天色已晚他们也不敢有丝毫松懈。

    议事堂内,楚承德坐在主帅的位置,五路将领和刚刚赶来的唐将军聚集在营帐内:“秋将军,刚刚根据你所说的,殇国十万大军压我边境,连续几日攻陷我边境三座城池,看来这次殇国是有备而来。”

    “他们的主帅是谁?”

    “回王爷,是殇国六皇子拓跋善,拓跋善从小习武,生性好战。”满脸络腮胡的大汉秋则如实说道:“这个三皇子的手下有四大将领,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和八大护卫,金,木,水,火,土,雷,电,风。”

    楚承德摊开地图,岩水关的地形出现在眼前,岩水关是边境最后一道城池,地形复杂,进可攻退可守,再往南就是连绵的群山:“岩水关是我姜国最后一道防线,再往后就是我们的家人和同胞,本王希望各位将领能与本王并肩杀敌,誓死捍卫我们的国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