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全凭王爷调遣!”

    “好!下面本王安排一下作战计划。”

    “咸嗣将军带领南路军,负责粮草。”

    “末将领命!”

    “秋将军和黄羽将军带领北路军,主要负责作战和防护。”

    “末将领命!”

    “唐将军和本王带领中军明日出战。”楚承德之所以要亲自出战一方面煞煞殇国的锐气,另一方面稳固军心。

    “末将领命!”

    “东,西两路则由申全和燕回将军带领做为策应,今夜偷袭敌方军营,主动出击,挫挫他殇国的运气!”

    “末将得令!”

    “今夜偷袭,只搓他们的锐气,不可恋战,明日才是真正的较量!”

    “末将明白。”

    “此次前来本王先率领的五万大军前来支应,拖运粮草的军队需两日后便可到达,咸嗣将军可以负责安排接应。”

    “是!属下领命”六大大将领领命而去。

    是夜,在战争四起的边境显得不那么安静,在这里不管白天还是夜晚没有一颗是能放松警惕的时候,楚承德和各路将领们商谈事宜,夏夜只好四处走走,听说站在城池上方可以看见敌方的阵营,于是她跑上城池准备去看一下古代究竟是怎样作战的。

    要是有个望远镜看的就更清楚了,夏叶趴在城池上看着约莫两里地远安营扎寨的殇国军队,突然一个火把朝她的脸袭来:“多多,你怎么来这里了?”

    “楚四?怎么哪里都有你?”城池上一个拿着火把的士兵居然是楚四:“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上来看看敌方的阵营,你呢?”楚承孝拿着火把指着敌方的营帐处说。

    “王爷在和将领们议事,我出来走走。”

    “多多,你是不是和王爷认识?”楚承孝想起今天赶路时看到的问道。

    这个楚四一直在问她到底是不是认识王爷,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原因:“不是告诉你了吗,不认识,你干嘛一直问这个?莫非…你认识王爷?。”夏叶故意放慢语速说,眼神上下打量着楚四。

    听到夏叶这么问楚承孝好看的眸子闪过一丝慌乱,结巴道:“我…我怎么会认识,那可是当今王爷,我只是看到今天赶路的时候王爷让你上他的战马所以好奇。既然不认识王爷为什么让你上他的战马?”

    还别说,仔细一看这楚四长的也可谓是人中龙凤,明眸善目,长眉如柳,怎是一个美字了得,就连粗布的兵服都难掩几分他的姿色,微风吹动竟还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势。

    “喂,看傻眼了?你一个大男人对我露出这种花痴的眼神真的很恶心你知道吗?”楚承孝打了个恶寒鄙夷道。

    夏叶吼了一句:“你才恶心!”随后一个白眼差点没剜死楚承孝:“要说王爷为什么让我上他的马,这事我说来你要替我保密。”

    “好,我替你保密。”楚承孝当即答应,一副你不信我发誓给你看看的样子。

    夏叶犹豫了下说道:“刚出发第一天我就有点后悔来参军了,所以想跑路结果被王爷发现了,后来不知道什么情况王爷非要收我当他的贴身小兵,然后今天赶路的时候我实在是走不动了,王爷怕我累死了就没人伺候他了,所以今天赶路的时候才会让我上他的战马。”

    “什么!你居然想跑路!”楚承孝惊呼一声,吓得夏叶赶紧堵住了他的嘴:“嘘,你干嘛这么大声讲!”

    “呜呜…”被捂住嘴的楚承孝发出呜呜的声音。

    “你答应我不许乱说我才放开。”夏叶捂着楚承孝的嘴威胁道。见楚承孝点头才慢慢松开手。

    “钱多多!你…你想闷死我啊!”被放开的楚承孝喘着粗气怒道。

    夏叶擦着手上的口水说道:“谁让你那么大声,你想害死我啊。”

    “你知不知道当逃兵可是会被杀头的。”楚承孝没想到这个钱多多胆子居然这么大还想当逃兵。

    “当然知道所以让你替我保密啊。”夏叶两只手食指对食指装作很可怜的样子。

    “哎,你这样真的很娘哎!”楚承孝摇摇头,真受不了这家伙。

    “开城门!”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城门打开,一行人骑马出城朝敌方阵营而去。

    “他们大晚上的这是去干嘛?”楚承孝看着走远的马队问。

    “管他们去干嘛,看样子他们已经议事完毕了,我也要回去了。”夏叶告别楚四后朝楚承德的房间走去。

    房间内,楚承德坐在桌子旁好像在看什么东西,夏叶没有打扰静静站在一旁。

    “干什么去了?”楚承德没有抬头直接问道。

    我又不是买给你了,难道还不能有一点自己的时间吗?再说了,你们议事又不让我听:“看王爷和将领们议事,我便到外面四处走了走。”夏叶心里虽然反抗,嘴上确实乖乖的回答。

    “以后本王议事,你可以在一旁听着。”楚承德仍然头都没抬一下说道。

    “哦。”擦!这厮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

    “你去看看火头营开饭了没有。”楚承德看了她一眼道。

    终于抬头了:“是,王爷。”

    出来后夏叶顺着饭香的味道一路来到火头营,火头营里的大叔正忙活着给士兵们打饭,手臂上的肱二肌和肱三肌异常发达,看来这大叔做饭也是练家子啊。

    “小伙子,有什么事吗?”大叔油光满面和蔼的看着夏叶问道。

    “大叔,我来拿给王爷取膳。”思衬许久夏叶终于想到一个比较古代化的用词,取膳!

    “哦,就在桌子上放着呢,你自己拿吧。”大叔忙的顾不得夏夜。

    夏叶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膳盒,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只烧鸡和两个素菜,再看看士兵们都是白菜炖粉条,连点肉末都没有。

    夏叶拿着膳盒往回走不禁感叹:“真是腐败!看来这腐败习俗从古代的时候就有了。”

    回到房间,楚承德还在看东西,夏叶把饭菜摆放到桌子上:“王爷,用膳。”

    “嗯。”楚承德放下手里的地形图,看到要退出去的夏叶道:“坐下一起吃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